学术之争非关道德人品

中国花卉报 2018-04-15 13:43:36

经济学界最为热闹的事情,莫过于北京大学林毅夫教授和张维迎教授就产业政策问题的争论。其实,张林之争已十年有余,孰是孰非,难分伯仲。学界有争论是件好事,纵观历史,众多重要的经济思想都是在争论或相互批判中获得发展的,没有批判和争论,学术圈就是一潭死水,时间一长,会出现恶臭味,这是有目共睹的。

今年花艺界已经冒出了不少质疑批判之声,对前辈的观点提出不同意见,同时摆明自己的观点,难能可贵,应该给予掌声。



笔者赞同花艺界不同风格之间的相互批判,不是隔岸观火,也不是幸灾乐祸,而是深感花艺界的争论实在是太稀缺了。很难想象,如果花艺研究统一了思想,那还会有发展、进步吗?还会有新思想出现吗?我想肯定是不会的。插花艺术探索是无止境的,而探索过程就是批判地继承过程——或是批判别人使自身理论更加严谨,或是接受别人的批判使得自身理论更加完善。




极其悲哀的是,目前花艺界一种令人担心的倾向:把学术之争看成是人品道德层面的问题。这些人自小受的教育就是二分法,谁是正派,谁是反派,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不懂得说理、争论和观点不同,才是真正做学问的基本方法。如果我们真正感兴趣他们的争论,先不要急着去做什么人性的研判,而应先去看看他们的观点、批判的依据和论证的逻辑,是不是禁得起推敲,是不是真正在拿学问和道理说话。恶意的人身攻击毫无价值,除了能够证明自己缺乏良好的素养,并不能够证明其他任何东西。




还有一些“老师”,从来不敢怀疑、批判历史和前辈的观点,因为自己水平不高,或者具备一定水平,但怕提出不同观点和看法后,在这个行业混不下去,怕参加比赛拿不了奖。这些都扼杀了花艺师的思想,也阻滞了花艺的发展。笔者认为,那些人云亦云的所谓“老师”,那些只会给别人做注释的“老师”,只不过是不动脑子的学术混混。




我们应该肯定和提倡真正有思想、有立场、有论证的花艺老师,他们敢于和善于拿起学术批判的武器来质疑别人的观点,并捍卫自己的学术理论。这方面我很佩服谢明、倪志翔等老师,他们敢于批判和探讨的精神,值得花艺界发扬。


总之,笔者迫切希望花艺界多些争论和相互批判,花艺大师们要起到引领作用。中国插花花艺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不够,不是花艺师不努力,而是缺乏争论,缺乏相互之间的理论批判,更缺乏派别间(这里是指有定义、有特点、有理论体系、有教学体系的流派)长期的、立场坚定地、持续地进行学术研究和理论论战。




笔者衷心希望业者能够在各抒已见、百家争鸣的良好氛围中,得到应有的提升和发展。


(作者系浙江省花卉协会零售业插花花艺分会会长)


更多资讯请订阅《中国花卉报


2017《中国花卉报》全国各地邮局(所)均可预订 


订阅代号: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