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别人家窗口?摄影师说这能促进人际关系

全球摄影人 2018-06-12 15:32:23


巴黎第十一区,2012年10月

图:Gail Albert Halaban 文:白薇


都市是非常迷人的。


但当感到孤独的时候喜欢向窗外看去,可能住过高层的人都有这种体验吧:窗外高楼林立却仍是精彩的世界,一扇扇窗子都在讲述一个个故事。



卵石山,纽约布鲁克林区,2007


摄影师吉尔·阿尔伯特·哈拉班(Gail Albert Halaban)开始拍摄《窗外》系列,则是基于午夜失眠经历:


工作的灵感来源于当我还是一名年轻母亲时那些失眠的夜。


午夜时分,我在窗口抱着孩子,目光掠过那些窗口想要消解自己的寂寞。我并不是唯一一个望进那些窗口的人。像波德莱尔在《窗户》那首诗中说的那样:‘我们在阳光下看到的远不如窗格后发生的更有趣,在那窗后,在那黑暗里或是明亮处,生命正在充满活力、忍受痛苦或是饱含梦想。’对我而言,窗口是陌生到熟悉之间脆弱的防线。


窗口也是戏剧性的舞台,在这里那些熟悉的家庭场景一览无余。城市生活总被认为是很寂寞的,而我认识到即使孤身一人也不必感到孤独。这正是我拍摄的核心。



摄影师吉尔·阿尔伯特·哈拉班


哈拉班从2009年开始在纽约拍摄该项目,持续拍摄5年,集结成《我的窗外》(Out of My Window)一书出版。之后,吉尔又获邀于2012到2013年在巴黎拍摄一年,项目名为《面对面,巴黎》( Vis-à-vis, Paris),并出版了新书《巴黎视角》(Paris Views)。



纽约西村,新建筑,2008


无论是在纽约还是巴黎,哈拉班的镜头都面向自己窗外的邻居们。她说:“我喜欢透过窗户‘偷看’别人的生活。”透过她的照片,可以看到,“普通人的私人空间也欢迎这个观察者”。



巴黎第十区,2012年10月


除了在自己家拍摄,哈拉班还会挑选一些适合拍摄的窗口。在拍摄之前,她要在被摄者家里架设灯光设备。这个过程也让她真正认识自己的拍摄对象,邻居们也认识了她。当她从对面的窗口完成拍摄时,被摄对象也同哈拉班一起开瓶庆祝。



纽约切尔西区,2008




越来越独立的都市人不是不需要与周围人建立密切的人际交往,只是面具戴得太久,需要一些契机来建立联系,哈拉班说:“我希望我的照片能激发人们去建立比较密切的社群关系。”



中国城,火灾逃生,2008


无论哈拉班的偷拍视角照片带来多少积极意义,还是有人对它不能接受,认为这侵犯了隐私,甚至是违法的。


这一点在巴黎要比在纽约更为明显,因为“法国对于隐私的重视远高于美国”。所以她每次拍摄前都要事前征求被摄者和拍摄地点主人的同意,在技术上,她尽量不使用长焦镜头,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



巴黎第十区,2012年10月


1996年,哈拉班在耶鲁大学获得了美学硕士学位,她希望自己能够融合纪实和戏剧化两种风格。


另外,她喜欢戴安·阿勃丝,“因为她真的通过照片同陌生人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



巴黎第十区,2013年5月


说到真实,不禁想起之前听到一则新闻,说日本某处地铁有人卧轨自杀,围观的人纷纷拿出手机拍照。这种做法引起了民众的争论,大家指责拍照晒图的人太冷漠,晒图的人却说,自己要告诉大家自杀多么不负责任,耽误多少人的出行。别人的生死却还不如拍照发到社交网站或正常上班更重要。他们的回答比行为还要冷漠。



纽约上东区第三大道,2008


紧张的都市节奏,攀升的房价,堆积如山的公务是否已经让我们忘记去关怀自己和身边的人。


望望窗外灯火通明的城市,此时是否也有一个人正从对面大楼寂寞地张望。我记住了哈拉班的话:“城市生活总被认为是很寂寞的,而我认识到即使孤身一人也不必感到孤独。”也许只是一句寒暄、一个微笑,一次挥手就能改变这一切。


如果有一天哈拉班带着她的项目来到北京,希望你也能敞开家门欢迎她的拍摄,也许你也能认识很多邻居朋友们。

注:本文转自 摄影世界,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最底部有评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