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高潮再来一次

床头哥 2018-04-11 07:52:30

文为第一篇黄文,写于2008年。今日重发,以示怀念曾经骚性的日子。


这几天老在嚷嚷,我要开博了,我要开博了。我嚷嚷得性趣盎然,女同事却听得漫不经心,不就是写个文章吗,犯得着搞这么大动静吗?


随后,女同事又随口问了一句,准备整什么样的文字?


关于个人性体验,木子美那样的。我眉毛一挑,表情很骚性。 


啊!女同事听了,嘴巴张得很高潮。又一个下半身写作的贱人!


女同事表情复杂,紧接着小声对我说,到时把博客地址发给我,我想看。 


这骚娘们! 




近段时间来,我对木子美显得格外的热情。她的文字,客串的节目,甚至于她的性爱录音,都苦费心机在网上统统找来随意玩弄,就差没和她本人在床上真枪实弹的干了。


对于木子美,我很欣赏这样的女人。敢想,敢做,敢写,怎么开心就怎么玩。


她敢于把自己的性爱经历公开,敢当着任何人的面说他和N个男人上过床,敢在客串的电视节目上坦言她基本上是一周换一个男人。


如此的敢“性”女,实属极品也。不像阿猫阿狗,或官员,或明星,在公众视野,显得道貌岸然,可一旦东窗事发,被媒体考古般深挖,掏出的却是奸情一箩筐。


如此看来,很多貌似正经的人,其实早已经把13装成B了。


对于性,我至今搞不懂,国人为何一直是谈而避之。古时,就有了巨著《金瓶梅》,也有了香艳无比的《春宫图》。


时代进步了这么多年,我们的传统性文化却没有得到传承。实在让人痛惜,为之沮丧! 


木子美做为人类社会进步的的一面旗帜,却招来骂声一片,更让人心寒。


你丫的有本事就和“性”字说88,我就不信饥不死你个亚当,渴不死你个夏娃。 


吃,我们可以写成美食主义,穿,我们可以写成时尚风标,而比吃穿让人更为享受的性爱,我们为什么不可说出来?


因此,木子美的旗帜是鲜明的,革命路线是正确的,是值得我们发扬下去的。



 

查看了木子美的个人资料,我竟然是与其在同一年从娘肚子里溜达出来的。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还有很多相似之处。


同样在南方生活过,同样是做媒体的,我之前也做过编辑,也写过东西(尽管在杂志上发表过的小说只有区区10万余字,但之前也时常以小文人自居)。


而对性,我和木子美,同样的追求新鲜感。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是直“性”之人。


对个人的私生活,我从来都是当做日常事件同朋友交流探讨,在我看来是这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有朋友说我这人挺龌龊。我笑语:咱俩境界不同。


做自己的爱,让别人无爱可做。 


什么是境界?这就是境界。 


综观木子美的文字,在我眼里,木子美的文学成就和思想深度是绝对不可以用阴茎来衡量的。


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那我可以告诉你两点:其一,阴茎上没有刻度;其二,木子美自身没有长阴茎。


而床头哥,比木子美多长了一条腿的人,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们手里捧的不是木子美的《遗情书》,而是床头哥写的《遗精记》了。 


也许你看到这里会窃笑:床头哥这小子太自不量力了吧。 


还是说件事吧。 


去年夏天,在QQ上和一位女性网友聊到了性。我说之前和我上过床的女友对我一直念念不忘。


女网友说得了吧,看了你空间的照片,你又不是帅逼。我说帅的男人在床上未必管用,而我还行。


女网友说,你能操多久。60分钟没问题。我说。女网友说这么久,吹牛吧。我说:可以看着表操。


女网友说就凭你这股认真劲,我信了,过两天去上你。




周末,女网友真的过来了。一个算得上漂亮的女人,眼睛长得有点像某个唱歌的明星。


于是在她脱衣服的那刻起,我就把她当成那个明星进入角色的。


前戏不说,当正式进入她身体的那一瞬,我拿起手机给她看:现在是北京时间10:26分,计时开始。


一番折腾,最后在11:39分结束战斗。历时73分钟。


在整个嘿哟过程中,女人陆续有三次爽歪歪地呻吟着说:我高潮了……


我挥一把额头上的汗,更加猛烈的冲刺,说,那就让高潮再来一次吧。 


事后,女人满脸坏笑地看着我说,瞧你瘦不拉叽的,还真有这样的能耐……


女人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满足。临走时,女人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你让我做了一回女人,谢谢!


我不想去探究女人所说“做了一回女人”背后的故事,但我却清楚知道这个“谢谢”意义所在。


尽管木子美现在已经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木子美现象绝对不会因此销声匿迹的。


原因很简单,这个社会需要这种现象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需要释放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床头哥——一个比木子美多长了一条腿的人,会用他特有的文字,为这个社会释放一些东西出来的。 


没有那个金刚钻,咱就不揽这个瓷器活儿。 


这个叫床头哥的家伙坚信一个真理:高潮是可以再来一次的。



PS:

2008年骚性奉献,写了第一篇黄文,情色江湖顿时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当时因文风尺度太大,期间被数次围剿。

2012年,删除所有黄文。封笔从良。

2016年1月20日。再次提枪出山。


床头哥——成人“做”家,个人以写性见长,文字诙谐犀利,骚性张扬,在情色之中影射人世百态。

床头哥有文化的流氓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