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副标题应为:《老炮儿:谁TM信我谁倒霉》

大读枭 2018-05-15 14:42:49

老炮和八恶人的最大区别是
八恶人里每个人尽管可恨,但都自食其力
老炮里每个自食其力的人都被主角瞧不起
交上张学军这个朋友的人全都倒霉了,但愿人生中不会交上这些老炮朋友
女人信他,钱被借走了,还被瞧不起
朋友信他,钱被借走了,人还得进监狱
陌生人信他,车弄坏了不给赔,人还得进监狱
信他你倒霉,不信你信一次试试
按规矩办事结果拿着人家东西不给,随手把人还给举报了
其实这个挺写实的,一小撮北京人就这样,虽然是西城区群众,比朝阳区也不逞多让
绝!
大!
多!
数!
北!
京!
人!
是!
好!
的!
我爱国安,因为绿色保护环境,谢谢!以下正文开始,作者卢十四


你敢砍谁呀?


卢十四


很多朋友看了《老炮儿》都感慨:马小军老了,就变成了张学军(所谓的六爷)。

但仔细一想,不是那么回事儿。首先马小军和张学军年龄不同。《阳光灿烂的日子》发生在文革前期,马小军那时十五岁上下,大约生在1955年。《老炮儿》发生在现在,张学军说他不喜欢“年过半百的老人”这种说法,可见他才五十来岁,大约生在1965年前后。这俩人差着十岁。

更大的差别在于,马小军和张学军出身不同。马小军是大院出身,张学军是胡同出身。几十年前一起打架是他们最后的交集。几十年后张学军走出胡同,还以为能和马小军掰腕子呢,结果连马小军的毛都摸不着。马小军们的儿子们,——小飞和他那帮朋友,——上来就给他一个下马威。



其实照理说,张学军应该连马小军们的儿子都摸不着的。但电影总得给张学军设置一位对头,这个角色就被硬插到小飞身上:他一开始侮辱张学军,到后来服了张学军,最后甚至和张学军有了几分惺惺相惜。他表面上看是和张学军做对,其实是张学军最得力的捧哏。张学军逗得不到位的地方,得靠小飞卖力捧,这老炮儿的包袱才抖得响。

张学军真正的对头不是任何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中国共产党以依法治国为纲领领导下的社会主义法治中国。闷三儿拘留了好几天,出来还嘴硬:“里面舒服着呢!”真舒服别让张学军借钱捞你出来呀?张学军口口声声自己年轻时打架闹事如何英勇,真英勇95年别扔下老婆孩子出去躲事儿呀?整部电影里,每当“老炮儿”们有了想打的冲动,马上就会冒出一个念头摁住自己:“那帮生瓜蛋子没轻没重。”到最后真约了架,私下商量时也只是说“到时候去盘盘道……”合着根本没打算打呀。

说到底,还是怕嘛。

怕就对了,说明心里不傻。



张学军当然不傻了,他嘴上全是规矩,心里全是小算盘。同样是欠小飞的钱,欠十万人民币的时候,他算盘一打:还得起,于是“三天内还钱”符合他的规矩。三天后欠的钱从十万人民币变成了半辆法拉利,他算盘一打:还不起了,于是摇身一变,“打架赢了就不用还钱”符合他的规矩。

请问张学军:到底哪个才是你的规矩?能有个准吗?你那规矩能不这么鸡贼吗?

那姑娘偷偷放了张晓波,还回了十万块钱。张学军勃然大怒:这钱不是还回来的,是偷回来的!

嘴上这么一说,说完就算了。他半点把钱还回去的意思都没有。嘻嘻。

也就是小飞太年轻(或者说导演安排捧哏太刻意),被张学军一唬,激发了少年人逞勇斗狠的意气,居然答应了约架。否则凭什么和你约架呀?咬死了让张学军赔半辆法拉利,张学军能咋?

是不是只能乖乖去报警了。(放心吧,以张学军的鸡贼他一定会把报警纳入到他的规矩范畴内的。)

据说在SM关系里,表面上看S是主导,但其实主动权完全在M手里。因为如果M不愿再扮演受虐角色,那么S也就没办法施虐了。张学军和小飞的关系也是一样:张学军那套有理有面儿有规矩貌似唬人,但如果小飞不尿他,就一文不值。他费尽心机,终于让小飞答应按他的规矩玩儿,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才不是什么“老炮儿”的人格魅力,而是导演安排的一张对账单。

你把对账单拿在手里,让小飞吃屎他都会吃的。这能说明“老炮儿”牛逼吗?

对账单在手,张学军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窝囊了几十年之后还能玩这么一票大的。给个许晴都硬不起来的他,此刻突然整个人都充血了。五十多岁的人了,还得靠打架找存在感,他对此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往日的荣光又浮现在他脑海里:我真的砍过人吗?一定是砍过的对吧?十人斩?百人斩?千人斩?不对不对,一定是万人斩。他剃光头,披上大氅,抽出雪亮的军刀,嗷儿嗷儿的冲上了冰面。

笔者不由想到了自己某次打架的情景:当时我正与一位老兄捉对厮杀。他的朋友在旁边大声叱责我,拿起一把刀作势要来砍。

可他那鸟样子一看就知道根本不敢动手。我又好气又好笑,只是没空理会他。于是我故意转过身,把整个后背露给他:你敢砍吗?

直到我把和我单挑的老兄打翻在地,我的后背也没遭受任何攻击。

如今看到张学军在冰面上挥刀狂奔,我不禁又感到一阵好笑:你敢砍谁呀?

那一大段镜头长得令人发指,一会儿是张学军扭曲的面部特写,一会儿是雪亮的军刀特写;他一会儿捂着心蹲地上,一会儿拄着刀站起来;那把军刀一会儿在天上挥,一会儿在冰上拖……就看他一个人演了。

小飞和他的朋友们真应该转过身去,把后背留给张学军。但他们是演员,他们不能这样做。可怜吴亦凡如此一个年轻漂亮的偶像,演艺生涯刚刚起步,演技就遭遇如此艰巨的考验,只能努力做出各种感动、震撼的表情。场面十分尴尬。



“导演!我们能做的戏都做完了!拖不下去了!到底砍谁你想好了吗?”

到最后管虎也没想好。一代老炮儿张学军挥刀做戏做了半天,最后谁也没敢砍,自己嗷儿的一声晕古七了。



好在这部电影总算没有一味为“老炮儿”们唱赞歌。尤其在电影的结尾:那个服务生小孩儿模仿老炮儿腔调,对问路的路人充大爷。而张晓波马上制止了他,转而客客气气给路人指了路。这明白无误的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老炮儿”了,他们那套所谓的规矩也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这样结尾挺好的,只是还不够简洁有力。这一点就不如《阳光灿烂的日子》了。所以还是借古伦木那斩钉截铁的两个字送给所有的老炮儿们吧:



(欢迎订阅我的微信公众号:卢十四 luuu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