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 | 我们到底为什么谴责虐狗者?思考新疆男子打狗事件

笨狗狗精选 2017-12-06 20:00:12

新疆一名男子,因为野狗向孩子吠叫,将狗打成重伤,引起了许多人的口诛笔伐,甚至被人肉搜索。其间的过激举动已经遭到了很多批评,小编不想多说。

但这个事情还让小编思考起另外两个问题:谴责这个男子,到底出于什么理由?怎样的谴责不会过激、过度?

这两个问题很重要。因为,一方面,面对普通人的质疑,保护小狗的人们往往拿不出特别严密的理由去为自己带有强烈情感的行动去辩护;而另一方面,面对虐待行为时,我们有时又不知道揭露和谴责限度何在,以至于反而失去了他人的支持——显然在这次新疆的事件中,我们绝对没有收获同情。且不说对隐私和财产的侵犯,现场的标语就让小编又失望又捉急,足以证明保护狗的行动还没有足够理性的基础。

这些标语有过分夸张的:

“北京爱心动保人士强烈要求严惩虐待动物狂——王X”

有荒唐不着边际的:

“奎屯百姓强烈要求虐待狂向全国百姓道歉

有封建迷信的:

“善待伴侣动物,为子孙后代积德

有有借机卖精神大力丸的:

“拒吃毒杀猫狗肉,活到一百九十九”。

还有含义空洞,经不住推敲的:

“生命平等 尊重生命”


愤怒不少,道理不多


如果你有关于善待小狗的信息要传递给大众,不妨先说给态度中立的朋友听听,看他们有没有被说服或打动。可别又写出上面的那些文字,不仅让人感到可笑,甚至反而觉得保护狗的主张没了道理,损害了这份事业。

其实有一条标语是说得通的:“一个对动物残忍的人,也会变得对人残忍”。

孟子说: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三百多年前,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John Locke)也曾写过:

折磨杀戮动物的习惯将会逐渐冷酷孩子们的心灵,甚至在对待他人时亦然。以低等动物的痛苦和死亡为乐的人,将不会以丰富的同情心或者善意对待自己的同类。[1]

因此,无论是拉条幅,还是发微博、朋友圈,言语的最终目的是传播善待动物的理念,预防减少残忍的行为。根本上说,它的受众是普通人和那些有可能施暴的人。表达者必须保持冷静,否则他言行就很容易沦为低级的情绪宣泄。


最后,小编还有一个疑问。狗受伤很重,是不是打狗的人也一定残忍?考虑两个例子:对狗的习性一无所知的人(这样的人并不少)误以为狗要攻击儿童而致其重伤,算不算残忍?军队的训犬员只因为野狗的两声吠叫而将它重伤,残忍不残忍?

我想第一例很难说残忍,第二例则非常残忍。因为前一例有两个“从轻情节”:保护孩子的动机和对狗的无知。而后一例则有两个“从重情节”:他肯定知道不用暴力驱赶狗的方法却不使用,而且作为训犬员他对狗本应有更多爱心。

回到新疆男子打狗的事情。借助这个机会宣传爱护动物的理念没什么不妥。然而,如果一定要给这男子下个判断,说他到底有多残忍,那就必须考虑到所有可能“加重”或“从轻”的因素。千里之外、素昧平生的我们,或许还是多一分沉默为好。


[1] John Locke, 1693, Some Toughts Concerning Edu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