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恒刘剑冰:专注于政府法律顾问的诗意律师

智善 2018-04-19 07:57:16



刘剑冰,现任湖北典恒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早些年在政法机关里工作,后来去中国人民大学上了研究生之后,思想就转变了,想要换种生活方式,于是就转去了自己感兴趣的证券行业。再后来,由证券行业转到法律行业,成为了一名律师,但曾经的证券知识依然得到沿用,也因为这次证券职业的经历,让他明白了接案子也要进行风险控制。


刘剑冰律师面对镜头没有什么紧张感,拍摄前我问他做律师是不是特别辛苦,他说律师确实需要好的身体素质,前几年做了心脏瓣膜置换,置换了两片瓣膜,自此以后就比较少熬夜了。不过如今的他恢复得还算不错,以前又是学武术的,为身体健康还是打下了一定的基础,现在从外表看,完全看不出他身体有何异样。


也许正是这些经历,才让刘剑冰律师的人生态度都比较平和一些,不会主动找别人介绍案子,接案子时也会进行评估,虽然是保守了些,但也算是秉承了刘律师祖父的道家思想:“道法自然”,大道以其自身为原则,自由不受约束。


没做律师那些年



(智善访谈-刘剑冰-1)


主持人我知道您从1984年在法院工作长达11年,这期间是行政审判走上法庭的开始,您觉得在这期间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刘剑冰:关于行政审判,我感受最深的是我们国家把民告官纳入了整个国家正式的法律体系,这个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像我们国家封建社会结束得比较晚,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很难、很稀奇的事情。现在民告官能够通过法律来打官司,老百姓有了一个说话的地方,有一个平台,这意义是非常重大的,特别是对于中国来说,我觉得它的意义非常重大。


主持人:那后来您怎么没有继续在法院工作呢?


刘剑冰:当时是夫妻分居两地,要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就从法院离开了。


主持人:那您当时在哪儿呢?


刘剑冰:当时住的地方有点远,也不太方便。另外一个就是我后来到人民大学上了研究生,出来之后思想发生了些变化,因为长期在法院工作,觉得生活没有波澜,一天就是八个小时按部就班,每天做同样的事情,重复劳动,就像机器人一样。对于我而言,按照现在的话说就是有创新创业的冲动,想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所以当时从法院出来之后就到了证券公司。那个时候我们国家证券市场刚刚开始起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新鲜事物,想要尝试一下。


主持人:您后来在证券公司呆了八年,对投资、股票等这类高风险行业有很多成功的经验,那您对怎么防范这类风险有什么建议么?


刘剑冰:这个风险确实很大,属于高风险、高收益。这之中分得比较细,其中风险最高的应该是期货,期货现在大家懂的不是很多。股票市场也是一样的,股票市场也是风险比较大的,另外还有投资,股权投资,包括现在的风险投资、天使投资,都属于风险比较高的行业。正好现在这个行业需要我们来规避风险,所以我这个法律背景到了这个行业也还是能够起到作用。


主持人:司法改革一直是十八大以来的重点,那您能结合司法改革的现状谈谈其顶层设计的状况吗?


刘剑冰: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以来,我们国家确定了依法治国、建立法治政府的目标,其实依法治国提的时间比较久了,也不只是在十八大,在之前也提了很久,真正进行顶层设计,落实到实际,应该是从十八届四中全会开始。后来陆陆续续出来了很多相关的政策、配套的文件,顶层设计实际上是形成了体系,现在主要是落实的问题。


主持人:我们知道司法改革以来,法院也做了很多调整,司法独立是现在一个比较热的话题,那您对于行政审判列入司改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刘剑冰:列入司改范畴的不仅仅限于行政审判,司法改革是一个全面系统的工程,其中当然包含了行政审判,但它只是其中之一。而司法独立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我先谈一下大家熟悉的,我们国家的司法独立。司法独立在我们国家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和西方三权分立中的司法独立还是不太一样的。我们所说的司法独立是指人民法院、司法机关不受任何单位、个人的干扰,自己可以独立依法办案,但这个所谓的独立还是有一定相对性的,我们国家的司法机关还是要受人大和社会的监督,这就是我们的一个特色。西方的司法独立,是完全独立的,它的法院不受立法机构、行政机关的干预,不受任何限制,对有些法律,包括总统都进行审判,这个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一种体制。而我们国家司法独立是一种制度,体制和制度是有区别的。


法之近观



(智善访谈-刘剑冰-2)


主持人:刚刚也说到您在金融方面有着不一样的经历,那您觉得这个经历对您后来执业中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刘剑冰:我觉得最大的影响是风险控制。我认为我们人类社会有四大黑洞:监狱、金融、政治和宗教。这四个我个人认为风险是比较大的,其中金融是很重要的。当我们没有进入金融这个行业时根本不懂,好像大家都认为金融行业是很严谨的行业,因为金融就是讲的数字,与数字相关的就是钱,别人说的钱不就是一个数字么,但是这个数字里面太复杂了。金融里面的风险,黑洞太多了,防不胜防。像以前的国债事件,把证券公司弄垮了,国际金融行业包括一些大的投行也垮了,一垮就引起了整个国际金融的动荡,风险是比较大的。那么把这个风险意识带到我的律师行业也是比较有好处的,我现在做案子都比较谨小慎微,案子有风险的就尽量不要去接受委托,然后不要做那种跨越红线的事情,要依法代理案件。


主持人:您现在也一直在担任政府法律顾问,那您觉得政府采购法律服务的一个困难点在哪里呢?


刘剑冰:谈到政府法律顾问的采购问题,确实有些难点,这跟我们目前的政府法律顾问服务市场的现状是有关系的。特别是我们武汉市这一块,我个人感觉,政府法律顾问这个市场应该是比较大的。刚谈到国家顶层设计已经出来了,这个市场潜力应该是无限的,市场蛋糕是越来越大,但是我们怎么能开发这片市场,也就是说,像政府采购,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


现在就是武汉政府法律服务市场,各个律师事务所律师个人都是各行其道,相互之间没有交流,没有合作。第二个就是我们律师没有自己独特的政府法律服务的产品,这个产品需要研发,需要通过时间证明其有用性,而且很实用,政府也喜欢。这种成功的产品,不光现在我们律师没有进行开发,律所也没有重视,在为政府提供法律服务的时候都是很随意,而且很被动。政府需要我们做什么事情,打电话来了,提什么要求,我们就主动去适应它,做出来的效果肯定不好。因为你没有准备,就是用自己存量的知识,你知识没更新,即使有新的东西了也要临时来找,这个服务的质量与水平肯定是很难达到要求的。另一方面政府也不知道利用我们律师来做什么事情,哪些方面需要律师来提供服务,这些他们也不太清楚,当他们遇到什么事情,可能会想到律师,但是怎样利用律师,他们也很困惑。


两个市场没有进行对接,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导致政府法律顾问采购市场尴尬的局面。比如涉及到很低价的问题,政府法律顾问要采购,采购就相当于采购产品,我们律师服务也是一个产品,按道理来说是我们投标,我们有个产品,进行投标、报价,他们来采购最后来决定价格。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我们没有产品,就更谈不上价格,政府那边也不知道我们能做什么。


最近我们在北京参加了一个全国政府法律顾问联盟,参与的目前有175家,我们所也是这个联盟的一个成员单位,他们目前已经有了成熟的产品,就是为政府法律顾问提供服务,涉及到各个方面。这个产品是各地优秀的律师事务所通过他们的实践研发出来,然后跟政府进行合作,被证明是效果很好的产品才拿出来。我们这个联盟下一步还要成立一个研究院,专门研究和开发这种产品,制作之后来向全国各地推广。所以我下一步就是想把这十几个产品拿到武汉市来推广,与政府进行接洽。政府也看了这些产品,特别满意,下一步可能要从这个方面来进行深入合作。我们所里面就是把这作为一个重点品牌来打造,为这个事情我还特意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


主持人:您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组织策划并成功举办了武汉首届政府法律顾问的一个论坛,您能介绍一下当初这个论坛的活动情况么?


刘剑冰:我为了做这个论坛做了很充分的准备,到北京去了两次,参加了人民大学法学院下面律师学院举办的政府法律顾问的一个培训班,另外还有一个中国法学会的培训班。通过这两次培训班的学习也认识了很多老师专家,我的目的是去考察一下,为了筹办这个会议,请一些专家来讲课,先甄别一下老师专业讲课的效果、水平、质量等,进行综合考核,做个铺垫。接下来就是跟他们联系把时间确定下来,再就是跟武汉市政府法制办、武汉市司法局,以及武汉市律师协会进行沟通联合,以三家的名义来联合举办武汉市首届政府法律顾问论坛,由我们湖北典恒律师事务所来承办。我是武汉市律协行政法专委会的主任,以行政法专委会的名义来参与举办这个论坛,这就是整个过程。


主要内容就是如何为政府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然后让政府知道我们武汉市有这么一股专业的力量,能够为政府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另外就是让我们走进政府,双方进行一个很好的沟通和对接,以便下一步工作的开展。我们邀请了全武汉市政府法制办的领导,以及市属各部门分管的领导和法规处的处长,还有一些对政府法律顾问感兴趣的律师也参加了这个活动,规模大概有200多人,当时我们律协的办公室已经坐无缺席,后面都站满了人。


主持人:那当时是什么原因让您去举办这样一个活动呢?您举办这个活动的目的或者出发点是什么?


刘剑冰:刚才说举办这个活动的目的,是要推进我们武汉市政府法律顾问的工作,我们这块的工作在全国来说还是比较弱的,做得不太好。我走出去之后,发现外面的政府法律顾问市场经营得如火如荼,有声有色。不仅他们当地律协对律师的看法比较好,而且还获得了政府的肯定,实现了双赢,对整个法治社会的建设、国家顶层设计目标的实现都有非常大的意义,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所以我借这个机会造个势,大家的思维要转换一下,不仅我们律师思维要转化,包括政府有关领导也要转换一下思维,他们可能还停留在原来的思维上,尽管有顶层设计,但是他们的积极性不是太高。不太高的原因刚才也说了一些,他们可能对我们的产品和服务不太了解,不知道我们能干什么,到底做得怎么样。所以说我们举办这个论坛的反响很好,后来媒体也都进行了报道,包括政府、律协和司法局,以及参会的人员都反映比较好。通过这个论坛之后,我接下来就是需要一步步的来抓紧落实为政府提供法律服务。


主持人:那您是属于从机关出来的,现在有很多人说从机关出来做律师,办案子可能很多时候是靠关系,以您的经验来说,您觉得在您的律师职业中靠关系接到案子的机率是怎样的?


刘剑冰:这个我说出来大家可能不太相信,我从法院出来之后,没有一件是通过法官介绍的案子。我也没有跟他们讲这个事情,也没有人来给我推荐,这可能跟我个人有关系,我也不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接案子。


因为法官给你推荐案子的话,案子到审理当中肯定是有问题的,不利于案子的公正审理,这是很不好的现象。当然推荐案子不是坏事情,如果案子推荐人不是这个审判法院的,或者他对这个案子不进行干预,他只是进行推荐一下,也是可以的,就是谈案子还是跟当事人谈,得到当事人的认可。我从来没有通过我的这层关系去影响案件的审理,我很自豪能做到这一点。我觉得这个没必要,从我性格来说我不愿意这样,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对律师这个行业是一种损害,是一种不正当竞争,对行业伤害是蛮大的,这样很不好,我做的案子基本上都是通过其他的渠道获得的。


良好的祖训可以流传千古



(智善访谈-刘剑冰-3)


主持人:我看您的朋友圈偶尔会写一些诗,写得都挺好的,也挺押韵的,意境也有。那您平时做得最多或者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刘剑冰:写诗就是业余爱好,古人说诗言志嘛,都是有感而发,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写的。就说这个触景生情,包括个人的情绪、当时的处境、情绪的渲染,不能是无病呻吟,所以我写的诗不是特别多,想写就写,很随意,不是专门把它作为一个事情来做。通过写诗能够抒发一些自己的感情,这也是爱好,通过这种载体、形式体现出来。


主持人:我知道您祖父以前就是学道的,您现在的这种生活方式是不是受他的影响呢?


刘剑冰:有,这个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我祖父以前是学道出身的,后来我也研究了一下,原来我也是不懂的。他是属于道医的范畴,他把道和医结合在一起。现在也有道医,不过很少,道医这一块是比较神奇的,它治病的方法和中医不太一样,但也是中医的范畴。他以中草药来治病,年轻的时候都自己上山采药,然后自己制药,他80岁以后还在上山采药,他身体特别好,他这一生都没有生过一次大病。他从来不到医院去治病,平时有一些小病,都是不治而愈,自己调理的,他有很多保养方法。他治疗这个疑难杂症,因为他采的药是有限的,所以一般的病人是不收的,就是如果你到医院去看病,医院如果不收他就给你治,就节约他有限的资源。而且他治病也不耽误你,就给你三副药,治不好你就不要再来找他了,治好的你也不要来找他,他也不收你的钱。所以他一辈子就过得很舒坦,去世的时候是无疾而终的,去世前三天他自己给自己洗了澡,换了衣服,很平静的去世,没有任何遗言。


主持人:那您现在做事情是不是像他一样,就是比较洒脱?


刘剑冰:是这样的,是受他影响,我对很多事情看得比较淡,说实话我不是主动的。


主持人:就是不怎么功利性是么?


刘剑冰:对,实际上就是道家,自古以来道家就是无为而治嘛,这个无为,就是顺其自然。我觉得就是这么一个心态,无欲则刚,大家觉得我比较正直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主持人:这么多兴趣爱好,都是特别中式、古典的,那“互联网+”的话是一个比较新的潮流,您有关注互联网+法律么?


刘剑冰:我关注得很多啊,现在我们律师行业有很多是做“互联网+”的,有这几种模式,或者说几种流派吧。一个就是非法律的人来做法律方面的“互联网+”,最初的大部分做的都不是我们法律界的人士,而且做的还比较大,后来就是法律人士的加入,他们两者的结合。还有一种就是纯粹的法律人在做,比如说我们智善这一块,就是我们自己法律人在做的自己的媒体。那这一块呢,我们自己法律人是有些滞后的,别人抢占了先机。我们法律人自己做互联网、新媒体有自己的优势,但是有一方面,互联网方面专业知识的严重不足,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把两者结合起来,把两者做好。


对互联网这块我是觉得对律师行业有推动,但是要针对我们行业来推进这个事情,我也没想好,但我感觉我们律师行业更像现在所说的是一种工匠行业。李克强不就提出要有工匠精神么,我们律师主要就是匠心独运,大家都是做什么案子,都是自己很欣赏自己,自己做得最好。那么律师是一种载体,就是所有的智慧都是通过人来表达出来,人具有不可替代性,所以我们律师要做到一个很通用的产品,比如说像麦当劳一样的是很难的。我们要推广产品就是要把这种产品进行一种加工,这个也是蛮难的。刚才我提到我们有十几个产品也是在朝这方面努力,只有形成这样一个产品进行规范以后,然后才可以进行推广。互联网就是一个平台,我们仅仅就是自己的一门独门暗器来进行推广,个性化太强,我觉得还是要两者结合,只有这种产品去推广也不行,会同质化,没有独门暗器的话,你自己没有专业的知识,也很难在市场上立足,就没有差异化的服务。所以既要有普通的、规范化的产品,也要有这种独立的专业知识。


律师是一个规模化、专业化的职业。要有很多成功的产品,才可以做规模化。规模化不仅是人多,如果人多,每个人都各自为政,那也不叫规模化,这样的规模化我觉得要打问号。专业化也是一样的,专业化就是以某一个专业或几个专业为主打,现在我们所也在走一个专业化道路,因为规模不大,所以我是先把政府法律顾问作为一个主打产品来进行经营。


主持人:也就是要走一种专业化的道路?


刘剑冰:对,我们也是希望通过互联网来进行推广。不光是我们所,可能也要联合武汉市一些其他的所来共同做这些事情,因为这个市场太大了,我们自己一个所也做不了。


主持人:我们之前有做过一些关于法院和律所之间的排名,那您觉得这些排名是否有必要做呢?


刘剑冰:这个排名还是有必要的,我觉得排名实际上就是大数据开发的一个结果。我们法律人对法院或者律师的看法都是千差万别的,都是自己认为怎么样,那不一定准确。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每个人看法角度可能不一样,而大数据应该就是比较客观的,看到之后就知道我的看法和你们这个排行榜的看法是不是一致的,有哪些差异,所以排名还是有必要的。


主持人:那您对我们智善未来的发展有没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刘剑冰:对于智善法律新媒体,我觉得现在你们做的还是比较专业的。我就说两个建议,第一是要坚持,一个是要从时间维度上面长期坚持下去,另一个就是要坚持你的内容、专业。做媒体不能说面面俱到,要有自己的特色,现在新媒体比较多,要脱颖而出,专业化是很重要的。第二个就是我觉得你们这个人物专访做的比较多一点,人物专访主要是来谈个人的,我觉得以后有必要对专业问题进行专门的采访和推广。比方说我们刚提到有个产品,如果我要对某一个产品来进行详细的解读,通过你们这个媒体把它宣扬出去,如果我跟哪个人当面讲一次,他不一定懂得了,因为每个人时间有限,正好你想去约的时候他没时间,通过媒体的话那随时可以看得到。


主持人:就是专业问题?


刘剑冰:对,专业问题,还有就是比较典型的案件,大家可以找一些专业人士,三五个人在一起来发表各自的观点,谈谈看法。包括一些时事政治、新出来的法规、法规施行之后社会的反应、热点事件等,特别是热点的法律事件,或者热点事件的法律分析,从法律角度怎么看热点事件,紧跟时代,紧跟热点。这样新媒体才有看点,影响才会扩大。不与现实结合,老是来谈阳春白雪,比如说像谈我这个古诗词,根本没人看的。要跟现实结合得紧一点,这是我的一个想法。


主持人:这也确实是一个问题,我们之前也想过关于这个专业方面,只不过现在确实是做得比较弱,我们现在主要就是着重突出人物的个性。那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了,谢谢您。


刘剑冰:因为你之前说要采访,对我们智善新媒体,我也作了一首诗送给你们。




《智善真好》


高心若水
敛法如山
谛渡苦海

人得清安


政结秦晋
严学子产
新多妙谈
旧难循攀



文字|郭婵

责编|方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