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铿:转型升级之际的经济形势

中商视点 2018-06-19 15:02:53


11月24日,由中国商业联合会和中国商报社共同主办的2016(第四届)中国商业创新大会在北京举办,本届大会以“新供给,新经济”为主题,将邀请政府领导、行业专家、零售企业、制造业、投资领域的大咖们就眼下大家关心的新制造、新零售话题进行分享讨论。



中国商业创新大会现场

以下为嘉宾演讲实录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贺铿关于转型升级之际的经济形势发表讲话


贺铿:女士们、先生们、新闻媒体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会议组织者希望我讲一讲转型升级,这个时候的经济形势,对于我来说有一点难度,过去的东西相对好讲,现在的东西相对难一点,尤其是明年的事更不好说。


我想讲三个问题。第一个是什么是转型升级。这个词大家都讲得很多,我想简单地讲讲我的体会。第二个是明年的经济形势。第三个是政策建议。我讲的东西主要是个人学习体会,不一定能符合领导、主要的新闻媒体的观点,因此只供大家参考。


什么是转型升级?简单地说,我认为产业结构向高端化发展,大力退行新经济、新产业发展。那么新经济这个词,大家也讲得比较多,要列举的话,我们的理论家、新闻媒体列举了很多。但是在我看来,主要是包括信息产业和智能化的制造业,另外还包括现代化的农业和现代化的服务业。未来,或者我们正在面临的的第四次技术革命将是以信息产业、智能产业为龙头的产业,它的将来的特点应该是机器人在很大程度上代替自然人。这个转换将来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因为现在发达经济体,包括我们这个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成本已经成为增长的一个重要的制约因素。当机器人在大面积上代替自然人的时候,与第一次技术革命由机器做动力代替人和兽做动力的意义,我认为是同样的。


所以说在这些方面产业的发展应该是经济转型升级的最核心的问题。


服务业方面,我们在座的应该说都是服务业、流通方面,它的新的业态,互联网这个工具的应用在这个方面已经做得不错,尤其是国家在这方面的发展,在世界上并没有太落后,但并不是说这个做得就很好。产业结构要高端化,核心的问题是创新,创新当中最主要的是技术创新,比方说互联网的使用,在流动当中的作用都是非常明显的,但是这毕竟不能解决最根本、最实质的物质产品的生产问题,不能真正地在实际经济生产力提高方面发挥根本的作用,所以说创新最核心的问题应该是技术创新,而我们在这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落后不是差一点点,而是差很多。


要创新,产业要升级最关键的需要好的政策做引导。这两年我们的改革在这方面虽然有成绩,但是很不够。法规、制度的保证没有给创新有力地支持。要创新,措施主要是要加大对创新企业和小微企业的减税,在这方面没有实质性的措施,只是口头上喊要减税,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个人认为,我们的减税已经说了两三年,还是说的多,具体的措施,具体真正要落实到要扶植的企业,要解决中小企业的困难,在这方面是很不够的。所以税制的改革应该提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


2017年,如果在这方面没有大的进展,那我们的创新可能还是停留在口头上。


我对转型的理解,包括体制转型和结构转型两方面。理论家提了六七个方面,我说有的是附属于这两方面,有的跟转型关系不大。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体制转型和结构转型。


体制转型,说到底是要由计划经济体制转到市场经济体制上来。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要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也讲了二十多年,那么我们现在的思想是不是真的就是市场经济的思想,我们的各级领导、各个部门领导是不是真正理解了市场化的基本原则呢?我认为还是有欠缺的。或多或少、或明或暗,计划经济由人来决定经济当中的具体问题,插手于微观经济太多了。


我在财经委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因为我走了一些省、市,我们现在的经济体制可以这么来看,那么地方的书记就是那个地方的“董事长”,那个地方的省长就是那个地方的“总经理”,这样一种管理方式形成的结果是企业家和政府官员之间不正常的关系。这样的关系既不是个计划经济的思想,又不是市场经济的思想。这是阻碍当前进一步改革,阻碍生产进一步发展的很关键的问题。所以我们的体制、制度必须要转换。


这个制度转换当中要改革的最重要的一项便是是国有企业这种体制和农用土地。如果不市场化改革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世界各国的经验证明,国有企业的效率是不高的,这不是中国独有的。过去美国、美国、德国、英国等国家,他们的国有经济在25%到30%的比例。经过四十年代、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几十年的发展,证明怎么改也不行,必须市场化。我们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我认为是没有太好的办法,必须市场化。


结构转型。一般理解结构是具体的产业结构、产品结构,我认为不是这个东西。产业结构、产品结构,什么多了,什么少了,这个应当由市场来决定,不应该由发达国家决定。这种产业结构的调整,甚至提出任务,我们的什么东西要减多少,我们的什么东西要削减多少,这个我们有过教训。


比方说二十年前,我们要把电控制住。朱镕基老总就说我一个电厂都不能批,要减,结果没过两年、三年又电荒了,要拼命建电厂,所以主题的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只能由市场来决定,人是决定不好的,人去调整是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最后揉的这团面就不成名堂。


结构调整主要是技术结构、企业组织结构、区域分布结构。


技术结构要让低技术、原始的技术赚不到钱。高技术、技术越高、产品质量越高那么就赚得了钱。技术结构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不能老是中国人多,劳动力成本也不很高,靠这样来发展生产,一定要靠高技术。


企业组织结构,现在也面临很大的问题,我们说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但是直到今天我看没有真正的建成。我们的国有企业存在问题,我们的民营企业在企业组织结构上也存在问题,家族式的管理现在恐怕是相当多民营企业的管理方式。家族式的管理在如此激烈竞争的情况之下是肯定要失败的,必须到现代企业制度。所以说企业制度组织结构的改革应该摆在议事日程上来,真正要怎么改,怎么实行现代企业制度。


区域分布结构,领导也重视了,一降一补其中也包括这个内容,补短板,我们的东中西部,我们同一个省的城市和农村,我们的农村落后地方和发达地方差距很大,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当然它们的禀赋有问题,禀赋不很好,自然资源、生产条件,甚至包括劳动者的文化素质有差异,但是我们的政策扶植上也有问题。我们很长时间对于西部、农村、山区重视不够,实质的措施采取得不力。包括今天的精准扶贫当中也存在不少问题,所以在这方面应该转型。这是我对经济转型升级一个粗略的理解。


转型过程当中一定要以提高我们的生产力水平为标准,我们的生产力水平如果还是一个原来的水平,那是不行的,生产力水平的直接表现就是劳动生产率,劳动生产率必须大大地提高,我们这方面跟发达国家差距太大。应该有具体的安排、措施,因为转型升级是1995年9月份,十四届五中全会提出来的,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喊的多,做的少,所以这里面必须要有具体的政策措施。


第二个问题是当前的经济形式以及明年发展的趋势怎么来判断。


总的来看,国际经济应该说基本稳定。不定的因素,今年、去年都比较多,明年可能不定的因素要少于去年和今年,基本稳定。国内经济新常态的特征明显,所谓新常态就是发展速度是中高速,不是高速的高速度,各个方面都不能绷得太紧,都要有平常的心态,依我看我们的经济保持6.5左右的增长就是新常态,当年中央的估计应该是6.5-7,好像6.5是不可突破的下限,我一致认为降到6.5以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现在进入到这样一个常态非常明显,因为我要说,我们的经济下行是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2010年我们的经济增长是10.6%,2011年降到9.5%,降了1.1个百分点。2012年降到了7.9%,降了1.6个百分点。2013年降到7.8%,又降了0.1个点,2014,7.3,再降0.5个百分点,2015,16.9,又降了0.4,今年的数字不推算也差不多了,一二三季度6.7,第四季度也高不到哪儿去,高一个百分点或者低一个百分点,也还是6.7,当然这个6.7,如果是真有质量没有水分,是一个不错的增长速度,在世界上的前列。第三季度的数字出来以后,我参加一个老部长的座谈会,有一位老部长就问我了,老贺你来了,我说迟到了一点不多。你们统计局的功劳很大呀,6.7呀。这话里面有话,我说功劳大也跟我没有关系,小也跟我没有关系,我离开那儿十多年了。你相不相信6.7?我说我也有一点打嘀咕。那么有人说,你相信什么数字呢?我说这也不好说,国际商各种各样的数字我都看了一下,我认为一个数字是比较靠谱的,那就是3.7。大家说你真是敢说,你一下去了3个点,我说我说的这个不为依据了。


所以说经过了六年的下行通到,明年还下行不下行呢?我刚才认真听了张部长的估计,还不敢说明年就稳了,就到了底,我赞成这个观点。


国内新常态的特征非常明显,是不是明年比今年还要下呢?我认为现在趋稳的迹象还是有的,明年比今年更坏,特别是坏很多,我认为这个是不太可能的。


国际国内,当前的领袖下来看,经济下行正处在筑底的阶段,就是说这已经是底了,但是能不能够到这里就能够稳了,还需要加石头,处于筑底的阶段。根据这个情况来看,2017年的经济工作主线还是坚持扩大总需求,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这里加了着力两个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着力了,不能再说说。如果说今年的经济取得了不少成绩,还存在一些问题,那么存在的最大问题,我们的改革步伐不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面临许多问题,甚至观点看法还不一致,这是一个大问题。


经济发展的目标和宏观政策,我认为与今年相比的话,明年不要变化太大,宏观政策要稳定,经济目标要温和,如果比今年提的低一点更好,但不要太高。我有以下一些具体的分析。


第一个分析就是明年的外贸,我认为明年外贸趋稳的迹象是明显的。这几年外贸都是很吃紧的,下降的。明年应该说是趋稳的,但人民币的币值,明年仍然面临贬值的压力,而且人民币适当贬值对于我们没有坏处,对于我们的外贸只有好处。做这样一个判断是根据发达经济体的去职来看,三大发达经济体经济总量占到全世界经济总量的61%、62%。第一个发达经济体是美国,2008年世界金融危急之后,它采取三次量化货币宽松政策,应该说这几年它的经济一直处于复苏过程当中,经济增长率由当时的零增长到了现在接近3%的增长速度,低于美国最想得到的4%以上的,不高于5%的增长率。


现在从特朗普竞选成功之后,他在竞选当中的话很多是不能作为依据的,但是他代表了民粹主义的思想,要把重点放在美国自己的发展,尽量地少干预世界的问题,这个大概还是会在执政当中体现的。这个体现可能是两方面的结果,一个结果美国的经济进一步向好,第二个结果我们跟它做生意可能更难。这是美国的情况。


从欧洲来讲,欧洲金融危机之后经历了欧债和去年的英国脱欧这么两个对它很有影响的因素之后,现在我觉得欧洲的情况至少明年比今年不会更快,但是我们跟欧洲做生意呢,一直还是不很痛快,对于我们的市场经济,它的承认度是不够的。对于我们许多出口产品它是限制的,所以欧洲应该说先于美国民粹主义,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不顾别人的利益。


我们跟欧洲的生意在它的经济趋稳情况之下,我觉得我们明年的生意不会比今年差,有可能比今年好。


第三个发达经济体就是日本,日本经过了二十多年的衰退,通货紧缩,安倍经济学之后,这几年总体上是有复苏向好的迹象,我认为明年它可能会向好。中日的贸易份额也不小,居第三位,在这三个发达经济体当中。我们跟日本是出口多、进口少,我们是逆差。在这个情况之下,日本很愿意跟我们做生意。如果明年它的经济比较稳定,再加上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也许我们的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会稍稍地平稳一点,在这种情况之下,安倍也是愿意跟中国做生意的,应该说在中日贸易当中,我们不会比今年更坏。


第四个是一带一路,我们明年肯定会进一步加强。从今年下半年,我的观察和我参加的会议来体会,一带一路,特别是通往陆路的方面,进展还是比较顺利的,也得到了有关国家的支持。一带一路涉及的44个国家,占世界一半以上的人口。一带一路战略,这几年不晓得受什么原因的影响,我个人认为没有预想发展的好,明年是关键一年,我相信一带一路对拉开中国经济增长会发挥积极的作用。 这是对外贸方面的分析。


第二个分析是财政货币政策。当前,财政货币政策继续扩张的空间受到了限制。财政货币政策进一步火杖受到限制,内需已经不大有可能明显反弹。因为内需无非是居民的消费需求,无非是投资需求,那么我们的投资从去年开始,基本上是国家的投资,国有企业和财政投资唱主戏,而且这个投资的过程当中,明显地看到效率越来越低,也就是说投入一块钱基本的产出也是一块钱,过去投一块钱,它带来的产出可能是九块、十块,又加上我们的财政越来越吃紧,再在这上面扩张,空间就受到了约束。


货币政策由于受到高杠杆的影响,经济金融风险正在积聚,所以货币政策也不可能太基金,经济工作会议马上要召开了,我相信在财政货币的提法上还是积极的财政,稳健的货币,但是这个积极、稳健,稳健不等于明年不增发货币,还得要发一些,要保证适当的流动性,财政积极受到了限制,不可能再扩大多少赤字,所以说两个方面来讲,现在是一个受限制、受约束的状况,内需增长,内需很快的反弹,我不持积极的看法。


现在财政收入支出的压力非常大,货币当中经济杠杆,去年经济工作提出来去杠杆,这个杠杆在这一年来没有去多少,有的甚至更恶化,我们的地方政府债务保守的估计是20万亿,我们的企业债务主要是国有企业债务,保守的估计是120万亿,我们的房地产66.8亿平方米待销售,而且房地产开发商主要的钱是银行的钱,购买者主要的钱也是银行的钱,处在这样一个状况之下,经济的风险、金融的风险谁都看得到,再在这方面滥伐货币就要出大问题,所以说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方面,我们应当有一个冷静的估计,它对内需的影响我们也要有冷静的估计。


第三个分析是2017年的最大任务,即“三去一降一补”,也是压力最大的任务。去产能、去库存,我认为现在正进入到攻坚阶段,不好办。去杠杆进入到了风险加大的阶段,不重视、不解决不行,要解决、很快地解决也不可能。所以在这当中,恐怕最核心的问题也是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僵尸企业,我们的企业杠杆相当多沉淀在僵尸企业上,它们自身造血的可能性很小甚至没有,之所以它还活着就是贷款输血,这个问题不解决会长期拖累我们的经济,也拖累我们的改革,要解决面临那么多人的再就业问题,面临许多问题需要金钱去处理,我们的财力、物力,要解决这个问题是有一定的困难。


所以说从这三点来讲,我们对于2017年的经济,第一需要看到趋稳的迹象显现了,应该说处于筑底,再坏的可能性也不说一点没有,主要是看我们的经济金融危机问题、杠杆的问题,明年不一定乐观的了,所以我们的各种措施,包括企业家的经营策略都应该考虑经济实际情况。在质量上、在科技方面、在企业的改革方面应该抓住这个机遇,多下力气。


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政府还要提6.5到7,但是我认为最好是提6.5左右,放松一点,不要太着急,我们的人民币贬值也要放平心态,我认为1:7到7.5对我们的经济有好处。我认为明年不会出现大的通货膨胀,按照今年控制在3%的数字上应该说没有问题。就业保持在新增就业一千万个岗位应该也是可以做到的,因此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稳定在今年的基础上,最后把心态摆的平和一点更好。


最后是关于政策的一些建议。


第一就是目标减压,要把防止资金过度地外逃作为明年一个重要的任务来抓。在这个情况之下,我建议我们的银行利率适当地提高,以阻止资金过度地外逃,因为大家都认为美元走强,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就明显了,它升值加息,我们贬值低利率,资金加本金,资金外逃的可能性就加大了,应该采取一些措施。


第二是财政要由扩大基础设施的建设转到支持去产能、补短板上。去产能要解决僵尸企业的问题,补短板要有资金补得上去,这都是需要财政开支,与其把钱大量地放在基础工程上,不如解决当前面临的实际问题,减税的力度又不能不变,减税就需要财政收入降低,这个问题应该采取好的办法。


第三是要抑制资产泡沫,资产泡沫抑制一定要有明确的措施,行动要坚决,关键是房地产和股市一定要回到自己的职能位置上。权威人士已经说过了,房地产就是盖房子,改善居民的居住条件,股市就是为实际经济需要资金而融资的,因此过分地炒作、投机,这个行为必须遏制,而且进行打击。使我们的股市、房市健康发展,为实体经济服务。我们的房价如果降20%到30%不会有大问题。


第四是创新创业要有具体的政策支持。我建议对于新产业、新产品,不要直接采取财政补助,要减税,直接财政补助老是出问题,我们的新能源汽车就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直接补给它,把税率降低一点就行了,所以要转变这样一些观念。


第五是要坚持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不能在市场化改革上面有退缩。今年的情况我不多说,我觉得是有一点向回退,一定要坚持我们的三中全会决定,市场化改革一定要坚决,一定不能向回退,要让我们所有的企业家有好的、广阔的发展天地,才是我们的实体经济逐渐恢复到健康的轨道上,谢谢各位,我就讲这么多。





 
公众号
zgswcn_com
 
中商视点
随时随地了解商业热门资讯~
您身边靠谱的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