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霖的新梦想:买下一个能源帝国

抉择 2018-05-15 14:12:18



石油行业的海外高级“打工仔”

那是追溯到1997年,我带着21.9万美元,到新加坡去创业,帮助(中国航油新加坡)公司还清债务之后,实际上就相当于现在的150万人民币起家,后来逐步打造成新加坡的一个石油、能源企业,成为新加坡第四大上市公司。营业收入来看,至今仍然是海外最大的中资企业。(后来)又经历过2004年的一次重大的亏损事件,那么因此我也承担了最主要的责任。

选择担当,留下遗憾

到2004年12月5日,我接到新加坡当局通过航油集团发给我的一个函,请我返回新加坡协助调查,事实上我是可以不去的,因为我已经离开那里了,而且也意识到当时返回新加坡是凶多吉少。


我离开中国返回新加坡的时候,我妈妈是第六次中风。那么我返回新加坡之前,我回到老家,与她告别,我跪在我妈妈面前,我说妈妈,我忠孝不能两全。到新加坡之后,天人两隔。我妈妈在我被新加坡控制期间,就离开人世。

决策失误,轻信了下属,还是轻信了组织

没有在最佳时期把关斩仓,这是事后反思,当年犯下的一个很重大的一个失误。第二个方面,就是在后期的危机处理方面,当时我的上级机构承诺,对公司进行拯救。但是到后期,也就是在拯救了50天之后,上级放弃了原定的方案,将账面的亏损变成了事实,形成了后来的实际的亏损。

扰乱新加坡金融秩序?莫须有!

后来发生的事件证明,我当时的判断出现了重大的失误。事后证明新加坡,它的这种判决实际上有巨大的政治倾向。我觉得在这个事件过程中间,我有商业判断上的失误,我只能应该从商业的角度,来承担我应该承受的。那么至于说牢狱之灾,至于说新加坡当局强加给我的所谓的恶意扰乱新加坡金融秩序的这种说法,那是莫须有的罪名,那是商业事件政治化。


新加坡的监牢是以惩罚为主,它的一些做法是不人道的。我也看到很多囚犯,因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自杀的有,打抱不平的也有,自我沉沦的也有很多。没有自由,又不能运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种苦难没有蹲过监牢的人,是可想而知的。

领导一句话让我释然

回国之后,有比较高层的领导接见我,接见我的第一句话就讲,九霖你受委屈了。我觉得,我所受的一些苦难,这句话已经给我做了解脱。


返回央企,一个是我自己有了一个央企的情结。第二个,对再回归央企,你说是镀金也好,你说是漂白也好,你说是一种证明也好,我觉得对未来的发展都是必须的。


我觉得国企改革的核心,应该是去行政化。实实在在要把企业当作企业来办。要发挥市场在资源分配中的决定性作用。

努力摆脱过去的负面影响

我的特长,就在投资和能源这两个领域。在中央企业,坦率的讲到了60岁,无论身体多么健康,无论你多么有价值,你也总得退休,与其那个时候退休一无所事,倒不如我早一点出来在社会上打拼。


搞任何企业,困难总是伴随着整个过程的,约瑟投资也是一样。譬如说有的投资人,他们认为既然新加坡当局作出了判决,可能会有他的道理,所以在这个方面,他显得有一些犹豫,甚至有那么个别的投资人,在把资金投给我之后,还来问很多的情况。对当年的那个中国航油事件纠结不已,尽管我心里已经放下了,但是他们还没有放下。

我的梦想:买下一个能源帝国

实际上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还是步履维艰。如果说(石油领域)有(准入)机会,我觉得我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只要说有朝一日,政策上能够放得开,能够实实在在的,允许各类有竞争力的这样的所有制参与到国有企业的改革方面来,我觉得我应该是有我的优势。


未来我会做出一个有特色的投资控股公司,我会在能源领域做出一片蓝海,做出一个有爆发性的事业来。当年一个(杂志)封面人物,就提到陈九霖买了一个石油帝国。那么今天,如果再有这么一个封面杂志,可以改成陈九霖买了个能源帝国。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也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耗国。建立好石油期货市场,甚至能够打造中国价格的时候,那么我们的话语权就会有所提高,话语权提高意味着我们成本的降低,意味着我们石油安全或者是能源的安全程度的提高。



结语
几经跌宕,他将逆境当作财富,业界大佬称他为“90”后,将一切归零后,重新出发……


对话创业者一
云路课堂联合创始人兼执行总裁 刘勇

应该是找什么样的A轮的投资者?会对我们更有价值一点?

我觉得要找投资,要找到切合自己的,也要找到符合对方需求的,从这两个方面去考虑。所谓适合自己的,也不是说有钱就一定是好的投资人。因为有的人他急功近利,今天结婚,明天就想生孩子。

针对互联网教育,像高科技或者是跟文化,包括跟我们有关的这个产业链里面,您觉得哪几个,可能会是我们下一步要找的投资对象?

你现在的收入,各个方面,你的规模还是有限的。所以这个方面,我觉得还是要找适合于你自己的,就是你找到一个比较适中的,又有一些规模的,而且比较粗放的这样的投资人。然后到下一阶段,等你做好的时候,做的比较大的规模的时候,然后再找一些更大规模的,更有实力的投资人。

那么在这个教育的大市场里面,您怎么来看待?

我觉得教育,中国有很大的市场,但是这个方面的参与者也是很多,创业者非常多,竞争也是很激烈。那么在这个方面,我觉得应该怎么能够做得成绩出来,可能你要在细分领域,围绕细分领域要做出名堂来,比较容易一点。



一个初创的创业团队,就可能还没有做天使之前,对于像这个股权结构设计,还有他们的进入与退出机制,这块有什么好的建议?


在创业初期的时候,作为创业团队来讲,你要保持有一定的话语权,我上次到加拿大看一个项目,他那个公司做的不大,结果我看一个创业团队才百分之十几的股份,我觉得那个企业肯定搞不起来。我马上就不看它第二眼了。因为我觉得你这个创业团队,你很快把股份稀释出去了,而且你事业又做得不大,至少说明你这个能力上面还是有限制,或者是说明未来你的动力不足。



对话创业者二
北京云舒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曹郁

我们继续向前发展,还会遇到很多优秀的投资人、股东,进入我们的公司,然后我想了解,我们除了在公司章程、投资协议之外,我们还应该做到哪些,可以让投资人更认可我们的团队?

我觉得很重要的是,投资人他要投的还是你的未来。一定要突出创业团队,尤其是领军人物的亮点,你的核心优势。第二个,就是你这个领域,你要分析你的前景,然后你在这个领域中是什么样的一个地位。然后第三个,就是你的商业模式和发展战略。

作为一个在体制内工作时间比较长的年轻人,同时我们又有创业的想法,又有自己的梦想,我们应该在哪些方面注意实现自我的突破?

这个是要发自你内心的东西,你是想当官还是想创业。我个人的判断,中国学而优则仕的传统都有,因为别人说到你想当官,你马上产生共鸣,实际上发自你内心的,你还是有当官的需求。但是你要考虑到未来,我觉得在中国,你要当官,跟风,也还是有前途的。我觉得既然你走上了创业的道路,那你还是先集中力量,先创出一片天地来。



本文系《抉择》原创

其它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腾讯财经《抉择》。

抉择改变人生轨迹!

《抉择》是一档针对高端财经人物的,有品质、有深度的谈话类节目。节目定位于重现财经人物职业生涯中做过的最艰难的选择,或所经历的最艰难的时光,反思“抉择”中所经历的内心变化和冲突中的“舍”与“得”,分享成功的路途中可借鉴的经验,为年轻人提供指导。“抉择”折射价值观,“抉择”更是一种指引。

节目将以“脱口秀”+“mentor”的形式呈现。脱口秀部分聚焦于财经人物,通过自身真实的案例来分享人生艰难抉择成功或失败的经验、教训。“mentor”部分则是选择一位年轻的从业人员、创业新人、或者普通的上班族,与“大佬”面对面交流,提出他们在“抉择”中的困惑,以获得“大佬”的指导。我们相信,这档节目除了可以成为财经大佬心路历程的历史留存,更可以为年轻人提供帮助和指引,以传递正确的价值观和行为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