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擎·观点 尹明华:最可能的失败是输给时间

复旦引擎 2018-04-18 09:15:29
导言

“互联网带给社会的是基础性、结构性、颠覆性、超界性变化,任何行业、体制、机构和个人都无法置身度外。”今天,新技术冲击了新闻业,也同样为新闻教育带来了挑战。那么,新生学子踏入新闻传播学科的第一天,作为新闻教育者,如何告诉他们最为最为重要的时代经验?


在2016年9月6日的新生开学典礼上,复旦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尹明华的答案是“最可能的失败是输给时间”。本期,《复旦引擎》刊登尹明华院长的致辞全文,分享在互联网浪潮前沿,一位新闻学院院长的思考与忠告。

 


各位同学:


热烈地欢迎你们的到来!

 

没有用上洪荒之力,你们就成为复旦人。这并非复旦新闻学院的门槛不高,而是表明你们的优秀。

 

有许多优秀的年轻人希望能做到像你们一样,却只能无助地接受失望和失败——失败于自己未能发现的某一短板之处。木桶原理告诉我们,关键时候的选择,往往是由对短处的有效管控而非仅仅是发扬长处决定的

 

每年,我们都会在这里,以极大的喜悦迎候不同寻常的你们。但是年复一年的经历告诉我们,能够进入复旦校门的学子,其实大可不必担忧最终的圆满结果。只要不出意外,将毕业证书收入囊中是迟早的事。

 

比结果更重要的是过程。人生中所有可以存入记忆、被长久回味的精彩,是你正在经历的、看似平淡无奇的时辰,无论好与坏,都不再具有重新捡拾的价值,错过就错过了。为此,不用犹豫,向曾经被辜负的旧日时光道歉,抓紧在这里的几年时间好好努力,这将决定你们今后长久的人生。

 

互联网时代,不用介绍,你们也可以知道这所学院的不同凡响;无需重复,你们也已经熟知这所院校的光荣历史。毫无疑问,这些名望和声誉来自于一代代优秀师生的努力,并会给后来的加盟者增光添彩,但却未必会完全如人所愿。

 

因为,互联网带给社会的是基础性、结构性、颠覆性、超界性变化,任何行业、体制、机构和个人都无法置身度外。今天,传统媒体正在遭受新媒体无情的“血洗”,数以千万的媒体人已经先行“逃生”,传统媒体的融合声势浩大、转型争先恐后、前程扑朔迷离,鱼目混杂的社交媒体席卷乾坤,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夺人在先。

 

无动于衷地面对这一现状,显然不是一所著名院校的选择;前人深思熟虑目光高远的经典教诲和精彩指点,似乎已经难以概括说明天翻地覆的变化。与这一变化相对应,新闻教学研究领域自然面临着必须改变、加快改变和如何改变自身的问题。

 

作为新闻传播的研究性大学,我们既在改变的队列之中,又需要用不一样的方式,对已经发生的改变作出解释甚至有所预见。那些我们引以为自豪、曾经被同行认为是历史性的开拓创举,假如还想维护它持续向上的高度,保持它遥不可及的意义,闪烁它不可泯灭的光芒,也只有通过改变来获得拥有。

 

一个人的幸运,从来不在于进入历史性的存在而在于身处存在中的历史。正在发生伟大变化的存在,在它成为历史之前,必然铭记着每一位参与者和创造者的经历。所以,希望你们明白,你们不是进入一所大学,而是进入一所正在改变中的大学。理所当然,用自己的方式,你们无疑应该是这一改变的参与者。

 

恰如诺奖得主、著名的英国经济学家哈耶克曾经指出,当代种种事件不同于历史之处,在于我们不知道它们会产生什么后果。互联网时代的改变呈现的就是这样一种不确定状态。所以,我们能够满足你们的需要但不会是全部的需要,我们能够提供许多资源但未必是所有的资源,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但未必都是有效的努力。

 

在需求定义提供的今天,提供的确定性迫切依赖于需求的确定性。学生从来就是教育的需求方。所以,假如你们需要更多和更好,为教育提供方明确需求的任务,就需要你们多多担当了。通过抑制短板来做大优秀已经成就了你们入学的愿望,通过强化优势来跨越短板有可能获得改变的成功——一种教学相依、齐生并长的成功!

 

大学能够教会学生知识,教会学生思想,但却难以帮助学生完成全部人生态度和价值立场的构建。时间承载着有限的生命长度,态度铸就着不同的生命质量。同一长度单位里资源体的质量和能量,取决于对待存在环境的认知程度而会出现显著的不同,取决于自己的独立判断思考和行动而能够区别于常人常态。

 

每个人来到这世界没有选择。如同《北京折叠》所揭示的,一出世就输了,这是你爸妈的事。但就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大学是你的第二出身,大学教育是不同阶层实现空间优质转换的最有希望的杠杆。是的,百年名校复旦的校门只为优秀者打开而不问英雄出处,但是走进校门后的人生折叠,几乎又与教育无关而主要与受教育者对待教育的理解和态度,有着太密切的关联。

 

在这个崇尚任性、追求颜值的时代,在这个表象平和、内蓄狂野的社会,有多少诱惑在轻而易举地转移单纯而正确的人生视线,有多少艰难在促使前行速度和方向一致的完美努力猝然丢弃,有多少炫目光彩香味飘逸的心灵鸡汤在迷幻着一颗颗年轻的小心脏!

 

知识的殿堂里,从来不缺乏形形式式人生态度的精彩历史案例,永远堆放着如山似海名人的名言名句和名思。即便如此,又有谁能够保证前人的某种光芒万丈的说法、做法和方法,一定能充分适用于当下并且行之有效呢?

 

但我还是喜欢捷克作家卡夫卡说的那句话:“生命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它会停止”。正是任何人无可阻挡无可回避的这个“停止”,使的光阴不可虚度。而在这之前的每一天的价值,就在于它被如何对待——在不同的待见中呈现出生命特有的色泽。仅活了41年的卡夫卡三次解除婚约,焚膏继晷地写作, 最终在他支离破碎的生命之塔上,是一座后人竖起的独一无二的“现代派文学宗师”丰碑,还有时刻翱翔在我们头顶上的3412号 “卡夫卡”行星。

 

对社会学也有深刻研究的哈耶克还说,“如果从长远考虑,我们是自己命运的创造者,从短期着眼,我们就是我们所创造的观念的俘虏。我们只有及时认识到这种危险,才能指望去避免它”。最新的量子科学声称,迄今人类创造积累的全部知识,仅仅认识了世界的5%。假如真是这样,那么,究竟有多少至今无从知晓的暗物质能量,能够被我们这个时代发现认识,并被运用于难以想像的改变呢?

 

人类未知的空间如此巨大,远远超出互联网给于我们的想像。仅凭已知判断现知、推断未知,恐怕不是有效的可依赖路径。因为处于动态中的现实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一定是大于静态的历史的复杂性,历史的结论只能归因或归结于历史。黑格尔说,人类从历史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现实不会是历史的完全重复,当然不排斥在现实中,会因人而异、因事而异地从历史中获取某种启示和推动作用。

 

我们就处于这样一个时代:未必是最好的,但一定是机遇多于挑战;似乎是无序的,但许多成功都是有轨迹可循;需要的也许不会缺乏,但为我所用时必须具备一些重要的前提:正在链接的未来充满希望,但并非触手可及。还有,通过努力可以成为最强大的自己,但其终极价值必然要与社会认同、国家前途、人类命运纠缠勾连。

 

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时刻,我要坦率地说,除了表达欢迎之情,除了如实相告我们正处的挑战机遇同在、守正创新并存的既有状态,对于如此优秀的你们,我无法再给出任何关于今后人生态度、人生立场的忠告,也没有其他公式化的希望、要求、叮咛和嘱托。入门已此,全凭自己了。

 

我只能提醒:你们经历的生命时段有着最宝贵的拥有,那就是时间;你们拥有的宝贵中蕴藏着最简单的容易,那就是浪费;你们最辉煌的开始不是明天,而是现在; 你们最重要的能力不是拼抢,而是释怀;你们最需要的努力不是战胜艰难,而是超越自己;你们最可能的失败不是输给对手,而是输给时间

 

诸位,且行且珍惜!

 

谢谢!


(本文为尹明华院长在2016年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经过作者本人授权刊登)




 引擎出品,必属原创,欢迎关注,自由分享。


【我想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及网站链接:j-engine.fudan.edu.cn;媒体机构(含各类网站及微博、微信平台)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联系授权。

【我要投稿】请将您的原创稿件投递至邮箱j_engine@fudan.edu.cn,小编将与您取得联系。

【我愿加入】请在后台留言:姓名+学校+邮箱+手机号,我们期待您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