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特工先驱者娄梦侠烈士传(13):难忘依姑坟(作者周唯一)

文化佳园 2017-12-06 18:57:29

   

  课外活动时,娄梦侠来到了办公室门前,他高声地喊道:报告!

   陈亚峰老师正在批改作业,他抬头一看,见是娄梦侠,就高兴地说:“进来!”

   娄梦侠来到办公桌前,恭恭敬敬地行了鞠躬礼,然后说:“陈老师。”

   陈亚峰老师将红笔放下,手指桌前的椅子说:“你坐下。”

   娄梦侠坐下后,正好与陈亚峰老师面对面,他睁大两眼望着老师,似在询问。陈亚峰老师笑着说:“国文课上,你给我的印象很深,具体地说有三点:第一,你的口才不错,朗诵课文很好,可以说绘声绘色;第二,你的理解能力比较强,对课文意思的理解比较深刻;第三,你的预习工作做得好,还看了课外书。现在,我想知道:你在课外看了哪些书?”

   娄梦侠挺直身子说:“我看过北京传来的《新青年》、《国家与革命》、《共产党宣言》”

   当听到《共产党宣言》五个字时,陈亚峰老师眼睛一亮,他立即询问说:“你读过《共产党宣言》?”

娄梦侠:“我读过。”

“全书共有几章?”

“共有四章:一、资产者与无产者;二、无产者和共产党人;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文献;四、共产党人对各种反对党的态度。”

“书后的号召是什么?”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娄梦侠的对答如流,使陈亚峰老师震惊了:这个来自农村的学生,竟然能自觉地阅读进步书刊,接受马列主义的教育,这种精神多么可贵呀!作为教师,作为学生运动的领导者,他应该给这样学生特别的关注。于是他把话题引近了说:‘娄梦侠,你看过《赤潮》没有?’

娄梦侠说:看过。

‘那就是我和几个同道编的。’

娄梦侠本来就对陈亚峰非常尊敬,现在又听说他竟然是令人喜读的《赤潮》的编者之一,不由就更加肃然起敬了。

陈亚峰老师接着说:“《赤潮》旬刊,是我和郭子化、解慕唐等人一齐筹办的,意在宣传马列主义。”

娄梦侠听到‘郭子化’三个字,心里就动了一下说:郭子化,我听说过。

“你听说过”

“对,他是我们土山南郭宋庄人,很有名气。”

“怎么有名气?”

“他从徐州七师毕业后,同许守信、宋学端等七人创办‘巨黄树艺公司‘,计划绿化巨山、黄山。宋圩团总宋席珍为了霸山从中作梗,乘黑夜风高,偷偷放火焚烧了郭子化等七家的房屋,酿成著名的巨山火案。郭子化、宋子端等七人具情上告,县公署迫于民愤、撤销宋席珍团总职务,并赔偿损失七千块银元。郭子化等人用赔款建了一所学校。”

听了娄梦侠的讲述,陈亚峰老师知道和他一起在徐州闹学潮的郭子化,毕业后又在乡下大干起来了,他非常高兴。于是就鼓动性地说:“郭子化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咱们要在邳城也干出点事业来。”

娄梦侠点头说:“我,一定好好学。”

陈亚峰进一步交代说:“你还可以与进步同学孙文源、姜景义多接触,互相了解情况。”

娄梦侠说:“噢!”

从办公室出来,娄梦侠感到浑身都是劲,学习的积极性更高了。

 

有天傍晚,娄梦侠从教室里走出来,正巧遇见孙文源。

孙文源说:“现在有事吗?”

娄梦侠说:“没有。”

孙文源高兴的说:“那好,咱到山坡上散散步去。”

娄梦侠说:“好”

于是两人又约了几个同学向城北门走去。

出了城北门,只见高度只有百米的城山,岭势平缓,树木稀疏,绿草漫坡。他们踏上山间小道,边走边谈。

说笑中,众人来到一个比较平坦的草地上。在草地的当中,有一座突起的土丘,土丘上长满了茂密的野草。

娄梦侠指着土丘说:“这怎么像个大坟子?”

孙文源笑着说:“你的眼力真来劲,它就是个坟了。”

娄梦侠接着问:“坟子,谁家的坟子这么大?”

孙文源说:“要问这坟子,为什么这么大?这里面还有一个生动感人的故事呢。”

一个同学问:“坟子还有故事?”

另一个同学答:“坟子怎么没有故事,多着哪!”

娄梦侠说:“大家别打岔,让孙文源同学讲。”

孙文源说:“光绪九年,依剌通阿被任命为邳州知州,他带着独生女儿来上任。可是,这个知州不好当啊!”

“难道他当了知州后出事了?”一个同学问。

“对,依知州来到邳城不久,一场罕见的大暴雨,便铺天盖地的下了起来。运河、加河、祁家河、武河等大小河流泛滥,顿时,洪水陡涨,城河突然决口,把邳城给淹了。这大水无情,一时间大街小巷,到处都是避难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