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 唐长红:家国情怀和文化自信让中国大飞机翱翔蓝天

中国航空报 2018-06-12 15:57:51

唐长红

一位即便累吐血了也从未在研制一线退缩的总设计师。他19591月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科技委副主任。1982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空气动力学专业,1989年获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固体力学硕士学位,历任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专业组长、研究室主任、副总师、总设计师、副院长,中国航空工业副总工程师。长期从事飞机气动弹性、结构强度、总体设计工作。先后担任“飞豹”飞机总设计师,运20飞机总设计师。


3月4日,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科技委副主任唐长红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了《中国航空报》记者专访。他从“大运”为起始,探讨了中国航空工业在技术、人才、文化领域的发展。唐长红说,航空工业跨越式发展所折射出的,是国家工业水平的强大、是人才实力的提升,更是文化自信的展现。


唐长红接受《中国航空报》采访


大运是工业文明发展的代表之作
大型运输机对一个国家发展所起的作用,不单单是运输;航空装备制造业作为工业文明的代表,它的意义也绝不仅仅在于造出了几架新飞机。航空工业的跨越式发展折射出的,是国家工业水平的强大、是人才实力的提升,更是文化自信的展现。

2016年,运20从军入役,憨态可掬的外形,却有着轻松矫捷的身姿,大家对这个“胖妞”身上的先进技术充满了好奇。


谈及这背后的创新,唐长红表示,航空产品蕴含很强的竞争性和对抗性,它往往是一个时代最尖端技术的代表,不光是大型运输机,实际上每个新型号的研制中,都伴随着设计水平和制造水平的大幅提升,甚至航空文化的大幅提升。同时,航空工业是一个集成型产业,其覆盖面非常广,不只是一两家厂所的事,所以伴随新型号而来的,还有整个航空产业链条以及相关辐射领域的提升。在大飞机的研发过程中,既要考虑它的材料耐久性,又要考虑整体结构,还要考虑到大功率设备需求,这就会对材料、电子、化学等相关领域提出新的需求,激发出新的技术创新潜力。


再难也要做
大飞机再难也要做!大飞机是新中国几代人的梦,是航空工业追求了几十年的目标,我即便累吐血了,也没丝毫松过劲!大运又发起新追求的起点,我们还要赶超对手!从发展的角度上来讲,每研制一架飞机,都是在今天的基础上向明天迈进一大步

“五年首飞,八年交付”,“大运”的研制进度创下了“中国速度”的纪录。为什么这么拼?唐长红的回答斩钉截铁:“为了改变我国多年来航空装备发展受制于人的状态,为了国家国防安全和人民生命安全。”


在被问及研制大型飞机难不难时,唐长红表示,任何新型号的研制都非易事。首先是技术上的障碍,“航空技术发展本身有很多客观规律,虽然我们的技术水平一直在提高,但是型号研制产生的需求也在不断提高。研究工作中,我们一直在反复进行认识、实践、提升的过程。”再有就是认识上的困难和管理上的磨合。


唐长红认为,就是在这个螺旋上升的过程中,我们的研究手段和研究方法得以不断完善,航空工业技术水平得以不断向前,最终实现整个工业体系技术能力的提升。


无法延长时间长度,但可拓展它的宽度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让国家强盛的梦大家的力量合到一起时就是排山倒海的力量

谈到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大运的研制、生产、装备经历时唐长红非常感慨:“攻坚团队把晚上的时间用起来把休息的时间用起来在长达几年的时间中没日没夜没黑没白。他们没有计算过用了多少时间只关注在每一个节点大家能不能干出来不是大家傻不知道累这就是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有的家国情怀。


“我们无法延长时间的长度,但是可以拓展它的宽度。”唐长红和他的团队,正是完美诠释了这句话包含的真意。


大家为什么这么拼唐长红说因为这是航空工业多少年来几代人的共同梦想就是要把军队建强大就是要赶超世界一流目标。这就是我们航空人的航空报国情怀。他说每个人都有实现美好未来、创造美好职业前景的潜力。如果有一项工作可以把这些潜力与个人理想、国家发展、社会责任结合起来那就最完美不过了。而航空工业正完美实现了这种完美结合。他说我很享受自己的工作。



本期素材来源于中国航空报

文/高飞 马倩 吴斌斌 

图/高飞

编辑/汪鑫鑫

监制/孙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