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诗★评论】未弋:《物我相融的宁静与纯美——内江诗人古石与现代禅诗》

现代禅诗欣赏 2018-06-12 16:42:40

古石,现代禅诗研究会基本会员,“现代禅诗流派论坛”总编辑,微信公众号“现代禅诗欣赏”主持人,四川省内江市作协会员。作品收录于:《星星诗刊》《诗选刊》《绿风诗刊》《诗潮诗刊》《中国先锋诗歌十大流派》《中国网络诗歌前沿佳作评赏》《中国网络诗歌年鉴》《中国诗歌年鉴》《现代禅诗探索丛刊》《世界现代禅诗选》《美好的事物那么寂静》《当代汉诗》《和合诗刊》《诗生活月刊》《黄河诗报》《芙蓉锦江诗刊》《城市诗人》《新诗大观》《抵达诗刊》《新海上风诗刊》《火种诗刊》《安徽文学》等书刊。《简单的事情》等作品被多家教学机构选为“材料作文”材料或诗歌教学案例。

现代禅诗选读


物我相融的宁静与纯美

——内江诗人古石与现代禅诗


未弋


我市威远诗人张伟,笔名古石,在内江诗坛独树一帜,本世纪初,他就开始致力于现代禅诗的创作,是现代禅诗研究会的资深会员,当下颇具影响的“现代禅诗探索”论坛总编辑、驻坛诗人,《现代禅诗探索》选刊轮值主编,微信公众号“现代禅诗欣赏”主持人,最近,被评选为“现代禅诗流派”代表诗人。多年来,他创作了大量的富有禅趣禅意禅境界的诗歌,这些别具含蕴的诗歌和其见解精到的点评常在上述论坛、选刊、微信公众号发表。此外,他的此类现代禅诗还在《诗潮》《当代汉诗》《新诗大观》《安徽文学》等有影响的文学刊物选载,很得诗坛同仁的赞誉和读者的喜爱。

中国现代禅诗由古代禅诗演变和发展而来。中国古代禅诗渊源久远,自达摩祖师于南北朝时期将佛法引入中国始,即已有之。其时都以偈的形式存在。譬如流传至今的禅宗慧能六祖著名的偈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而在后来的文人诗作中,亦有不少的禅诗,或称为带有禅趣禅味的诗歌,如唐代诗人王维的《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其实,禅诗,就是禅与诗的有机结合,或表现宗教禅理,以一种直觉的“机锋”,圆融通和,生发对人生、生命的某种顿悟;或以禅者目光观自然万物,呈现出一种空灵玄妙、清幽淡远的诗歌意境,以蘊含禪理禪味的抒写和体味,传达出禪悟的境界。

而中国新诗诞生以来,具有禅趣禅意的诗也不时出现,比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卞之琳、宗白华等诗人,以及五十年代以来周梦蝶、洛夫等台湾著名诗人的一些诗歌,在诗与禅的虚实动静之间,呈现出内心生命情感的丰盈与安详。

中国现代禅诗的兴起,是著名诗人南北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诗歌创作中有意识地将佛教中禅的意趣所注入。之后,他在1997年的《现代禅诗一瞥》一文中,正式提出“现代禅诗”的概念。经过十几年悉心的探索和实践后,他注册创立了“现代禅诗探索”论坛,并于2007年发起成立了现代禅诗研究会。很快,吸引了一批有志于现代禅诗探索的诗人,最终形成了当下蔚成风气的现代禅诗流派。

所谓现代禅诗,是用现代诗的形式和表现手法写作的具有禅味禅意禅境界的诗歌。它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禅”,使古典诗质与现代审美意识在传统美学精神的观照下呈现出古老而又新鲜的精神旨趣。它置身当下日常生活的现实写作,关注和表现当代人的精神和心灵诉求,以纯美高洁的诗写境界,抵牾当前存在的浮躁、低俗、颓废的不良诗风。

古石的现代禅诗大多清新、简洁、内敛,诗中的意象单纯而鲜明,诗人常常以自我宁静的心理,在抒写自然界纯静的本质存在状态中呈现出物我相融的自然淡定的禅悟境界。他的诗歌往往在动静情态的对立统一中,既回归生命与自然的本真,又表现出生机蓬勃的生命律动。

如他的诗歌《一阵风从我面前吹过》:“一阵风从我面前吹过/一匹马从我面前驰过/一列火车从我面前驶过/一只蚂蚁从我面前爬过/天空高远  大地辽阔/我看见自己从我面前走过/像一阵风一样/像一匹马一样/像一列火车一样/像一只蚂蚁一样/天空和大地静静颤动”。诗中,天地之间,各类有形的和无形的,有生命的和无生命的物体,都在以各自的生存情态生生不息地行进运动着。“我看见自己从我面前走过”,在观照自然客体的同时,诗人把自我融入其间进行观照,而感知着自己也像一阵风、一匹马、一列火车、一只蚂蚁一样。物我相融,自然世界就是这样和谐共存与发展。诗歌以其所具有的空灵阔远,动中寓静,升华出人生所悟的一种禅境。

再如,诗歌《一样的雪一样的月光》:“北京在下雪//多么地白啊——/天上的雪/也会下在华盛顿,也会/下在首尔//月光照着北京//多么地静啊——/天上的月光//一样会照着华盛顿,一样会//照着首尔/月光里,一只白鸽/在飞,在无边无际的/天空//静静地飞”。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世界大同”的写照与象征,尽管世界各国充满欲望与利益的纷争,诗人却超越了这些政治世俗的蒙蔽,看到了生命物体存在的最自然的本真,浩大的世界里“一样的雪一样的月”。诗人以自我心灵的洁净,通过雪的洁白和月的光辉遍照世界,升华出对世界和平美好的祈愿和象征。而诗中的白鸽,诚如现代禅诗流派诗人、评论家碧青予以的精到点评所言:“无疑是一只象征和平的白鸽。它正在无边无际的天空,静静地飞。这是人类世界最美的风景!”

在对自然景物与自我本真进行观照体悟中,古石喜欢以一种缓慢、宁静的氛围与状态予以禅意满蕴的表现,这或许还原了自然世界本真的面貌,也表现出自我对生命情态的一种审美理想与追求。这在当下浮躁喧嚣的人心欲求和社会生活而言,无疑是难能可贵的。如,在诗歌《一切都在缓慢中趋于宁静》中,诗人以一种宁静而安详的禅心,使这种缓慢宁静的直觉思绪得到了充分的抒写与表现。“和我一起同行的蚂蚁” 、“清溪河的流水” 、“河面流动的船只” 、“在清溪河上空滑翔的鸟儿” 、“被风吹动的树叶”等等景物,都在缓慢中趋于宁静,并在组合中表现出一种缓慢宁静的意境之美。

其他,如《爬山》,以人的缓慢登爬与鸟的快速飞翔抵达,而引发出对“远近”的心理感觉。“人在仰望/鸟在俯瞰/风,在吹拂 ”,在人与鸟无言的交流中获得一种禅悟。《石墩》,则以动静场景的对比抒写,通过自然环境中一种万物生态平衡的禅味直觉,表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融下的自在与安详。其他的《低语》《消逝》《一只鸟飞来又飞去》《风吹过来的时候》等诗,都通过诗人对世间景物的直觉感悟,抒写出一种平常而本真的生存状态,在物我相融中,表现出纯净而空明、宁静而高远的禅意境界,提供给读者一种纯粹的审美享受。

现代禅诗欣赏

中国第一个现代禅诗微信公众平台,您的光临是对我们的极大鼓励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