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月堂文集》连载之第一卷 · 梅月堂的思念|多狼的年代

文人画 2018-06-10 15:17:42

微信ID:wrhzzs『与你同行|文人画




梅月春风西古山,

布谷声里柳含烟,

相思点点如红豆,

往事欲述已忘言。



 何伯群《乡愁》 —







梅月堂的思念
卷 首 语  

  
岁月如白驹过隙,经历着磨难,也经历着成长。无尽的梦想,无尽的追求,无尽的雕琢,无尽的超越,一路艰辛地走向衰老——这就是人生。


回忆是一座桥。大秦岭的风,古洛州的云,三阳川的雨,西古山的露,梅月堂的情,似窑背梁坡头的繁星,像姬河水里的花豹鱼,闪烁于我的眼帘,游荡在我的脑际。春兰、夏荷、秋菊、冬梅,四季芳香,世界因此而美好,心灵永远是晴天。于是就有了下面一首小诗的低吟浅唱:



 青年时期的何伯群先生于洛南县文化馆练字(1973年摄)



开卷晤贤人,何来一缕魂?

月明梅怒放,浮动暗香熏。

冰冻身披翠,雪飘风掩唇。

凌寒知骨性,浴冷见精神。







多狼的年代

文 / 何伯群




家门前的那座山头,坡头的前半段,草木葱郁,曾是我小时候割草、放牧的好去处。再往后的坡体,就直接与蟒岭、秦岭连在一起,树木参天,遮天蔽日,藤条缠绕,与原始森林的景致堪有一比,野生动物也在这里栖息繁衍。


成群的小松鼠,在河流两岸的岩石缝中安家,但时常还会到村里来“串门儿”。记得小时候,我只要往家门口一站,一眼就会发现,门前核桃树上那些跳来跳去的松鼠的身影,它们相互戏耍打闹,还发出“吱~吱~”的叫声。秋晚季节,松鼠们为储备过冬的食物,会把采到的核桃之类的坚果,藏在隐蔽的石洞里。放牛砍柴的人,都有过“发现”,我也有过几次“幸运”——从松鼠“藏宝”的洞穴里得到意外的“收获”。




狐狸、黄鼠狼经常“光顾”我家的鸡舍。每当半夜里听到鸡叫,父亲会立马“嗨~嗨~”地大喊,将口头的震慑发出去,紧接着快速起身去察看鸡舍的门是否已被抓开,鸡是否安然无恙。一般情况下,只要晚上关好鸡舍的门户,听到动静后及时行动,“偷鸡贼”得手的概率就很少。


那时节,鸡白天在自家的房前屋后觅食,到了晚上才圈起来。有的人家的鸡,直接会在就近树木的高枝上过夜。所以鸡在白天遇害的可能性要比晚上高。


一次,狐狸大白天叼走我家的大母鸡。正好遇到吃饭的时候,全家人都放下了碗筷,一边呐喊一边穷追。我也跟在大人身后,拿着木棒,去助阵。追着追着,竟然发现狐狸嘴里的鸡不见了。是不是狐狸已经把鸡吃进肚子里了?我们正在纳闷,发现不远处的地里有动静,前去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被狐狸埋在土里的鸡在动。狐狸过于匆忙,没有埋严实,露在外边的鸡脖子虽已被咬断,可是半边的鸡翅膀和爪子还在抽搐着。




我家门前的大山上,豺狼袭击羊群和家畜的事情时有发生,野猪糟踏庄稼的情况随处可见。就在离我家不远的上油房的山顶上,我三叔就曾经与豹子遭遇过。那天中午,三叔在那儿打柴,看中了山顶一块大石头旁边的铁杆蒿,上前去割,谁知他刚挥起镰刀,隐藏在这里的豹子就被惊动。三叔吓得赶紧蹲下身子,那只豹子也受到惊吓,纵身一跃,从我三叔的头顶擦过,逃向远方。而那锋利的爪子,竟也准确地在我三叔的头上留下伤痕。受惊后的三叔,一边用手捂着流血的伤口,一边焦急地询问同伴:“我的头是不是还在?”


大山里的狼,常去小娃梁觅食。它们经常三五成群,在大白天,大摇大摆地从我家门前的路上走过,即使有人对着它们大喊,它们也不在乎。要是人们手上抄着家伙去追赶,狼才不紧不慢地爬上山头,隐没到密密的树林中去。


周围人家孩子被狼叼走的传闻不断,我也经常看到曾经受过狼袭击后脸上留着可怕伤疤的人。




每到夜晚,狼就在村子里徘徊,窥视着庄户人家猪圈里的猪仔。邻居家曾发生过猪被狼虏走的事件。据说他晚上睡觉前还看到自家的猪在圈里卧着,一夜又悄无声息,而第二天早上却发现猪圈的门大开着,圈里的猪早不见了。遂四处寻找,踪影全无。几天之后,猪毛、猪骨头、猪内脏的残迹,才在某一处山坳里被人发现。


我家的一头猪也被狼虏走了。我问父亲,那么大的一头猪,狼怎么叼得动?而且叼走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听到一点动静?父亲告诉我,狼不像狐狸那样,猛然扑上去咬死猪。而是蹭到猪身边,先向猪“示好”,搞亲热。在猪不反感的情况下,用嘴咬着猪耳朵,用尾巴在猪的屁股上拍打着,与猪并着肩一起走的。自始至终,猪一声也没吭,我们咋能知道?哦,原来狼比狐狸更狡猾!




父亲做事,一向谨慎,他加高猪圈的围墙、加固猪圈门栏的机关。后来还听说狼怕白圈,以为那是陷阱不敢贸然造次,于是父亲就在我家猪圈四周的墙上,用白石灰水画上白色的大圈,以防狼的再次偷袭。


对我而言,与狼近距离四目相对的经历,至今想起来都让人心有余悸。


三叔比我大九岁,他从小就有力气,承担着家里放牛、打柴的任务。在我六岁那年,初秋的一天下午,祖母去河边洗衣服,我独自在家里玩耍。这天三叔打柴回来比往常早了一些,他发现祖母不在家,晚饭还没做,就带着我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叫做“后槽”的地方,准备在自家的核桃树上摘些青核桃,剥开和我一块吃。




农历七月,核桃树上还是浓荫密蔽,叶果一色。三叔像猴子一样敏捷,转眼间就爬上了核桃树,一会儿就有一大堆青皮核桃扔下来,我赶紧把它们收拢在一起。三叔跳下树,就用自带的镰刀尖,对着核桃的“屁股眼”,将其剖为两半,又用镰刀尖顺着剖开的半圆的内侧,转一圈,轻轻一剜,核桃仁就被较完整地挖出,剥掉嫩黄色的外皮,那白胖胖的“核桃腿”就显露出来了。再把它们搁在嘴里咀嚼,脆脆的、油油的、香香的,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味。


三叔不停地挖着,我不停地剥着、吃着,不时也喂给三叔吃一些。三叔低着头,一边挖着一边提醒我:“这东西好吃难消化,吃多了会拉肚子不说,身上还会长出‘洋拉子’来,让你难受得不得了。”


忽然,从对面地里干活的人那里传来打狼的叫声。三叔一听打狼的呼喊声,马上就慌神了,说:“我一个人不怕狼。今天带着你,一会儿狼真的来了,麻烦就大了。”他一边帮我把没有挖完的青皮核桃装进肚兜,一边故作镇定地说:“你也不用怕,三叔和狼已经是‘老交情’了,谁怕谁呀!”


三叔一边说一边像往常那样把我举起来,分开我的两条腿架在他的脖子上,叮嘱我,要用手抱着他的头不要松开。为了防止我掉下来,他用一只手抓住我的两只脚,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镰刀,准备回家。


听人喊打狼,我早已司空见惯。今天有三叔在,是不用害怕的。不是瞎吹,我家三叔平时就将“铜头铁背豆腐腰——打狼要朝狼的软肋处打”的口诀记得烂熟。他打狼的的本事,周围人都知道。




其实,狼早已蹲在不远处注视着我们,只是我俩没有发现而已。等我们收拾停当,三叔准备迈步时,突然发现了狼,他惊叫了一声:“这么大的狼呀,赶快打!”说时迟那时快,他举起镰刀,向前迈了几步,猛地向狼扎去。我当时也没看清,他是扎着了狼头还是扎着了狼腰。反正狼是没料到会受到这样猛烈的袭击,一下子慌不择路,从三叔的两腿之间蹿走了。三叔因用力过猛,身子前倾,狗吃食般地趴在地上,我被重重地摔出了老远之后,又从土坎之上滚到了坎下。


三叔被摔蒙了,爬起来,以为我被狼叼走了,立即粗喉咙破嗓子般嚎叫起来:“伯群!伯群!你咋啦!”当时,我也说不清是被摔疼了,还是被三叔狼嚎般的叫声吓怕了。我挣扎着爬上来,一边哭着答应,一边看着三叔那满是泥土、没血丝儿的脸,到了跟前就抓着他的手臂不停地摇晃,呼喊着:“三叔,我在这儿!”


看到我安然无恙,三叔才回过神来,仔细检查自己的伤情。身上无大碍,只是裤子的一条腿被撕去了一大绺,一下子就遮不住羞了。三叔把偏旁的裤腿朝前拉扯了一番,可是有另一条裤腿绊着,拉前来的破裤腿又复原了。一不做,二不休,三叔就背对着我,把裤子全脱下来,撕开了另一只裤腿的缝线后,又穿在身上。开缝的地方在两侧,和穿着裙子一样。




对面地里干活的邻居,看到了我们这边发生的一切,大声地询问着:“受伤了吗?”三叔回答说:“没事,只是裤子被狼抓烂了。”那位邻居还是不放心,又赶忙跑到河边,向祖母报告了这一险情。他隔河向着我祖母大声地喊:“你家老三的裤子被狼抓破了,还不赶紧回去看看!”祖母没听清楚,以为是三叔的肚子被狼抓破了,一下子被吓懵了,扔下河里的衣物,连爬带滚地赶回家里。


等我们回到家时,老人家在门口呼天抢地。看到我们,便踉踉跄跄地扑过来,立刻扒开三叔的上衣检查伤情,连连说:“肚子好好的,肚子好好的!”说完又大声哭诉起来:“没错,就是那只该死的狼!没错,肯定是它!刚才还在河边谋我呢(打我的主意),转了一圈,又去后槽谋我的三儿!”


我和三叔的伤全在脸上,破了几块皮,往外渗着血,尤其是鼻头和嘴唇。三叔的肚子没事,只是裤子变成了长裙而已。祖母平静了一会后,就把她在河边的遭遇也叙述了一遍。




原来,祖母在河里洗衣服时,河岸边树上的喜鹊、乌鸦一直叫个不停。根据她的经验,那一定是鸟儿发现了野虫什么的。她向四周瞅瞅,没发现什么,可是心里老是有些惶恐不安,她加快洗衣服的速度,打算早些回家。


猛然间,她瞥见河对面蹲着一只狼,眼珠子正随着着她手中棒槌的起落而转动。祖母毕竟有经验,她急中生智,顺手抓起身旁的石块向狼掷去,没想到不起作用,狼还是原地不动。她又站起来,扬着手中的棒槌,做出要投掷的样子,狼这才往后退几步,可是并没有走远。当她又低头洗衣服的时候,狼再次走上前来蹲在原地,随时都有趟水过河的可能。祖母慌了,不敢再低头洗衣了,只是高举棒槌和狼对峙,声嘶力竭地呼叫着“打狼!”


狼是不怕女人和小孩的,你再喊,它也无动于衷。就这样,双方僵持了好长时间,正当她筋疲力尽、难以支持的时候,河对面正好有人经过,听到求救的声音,也发现了河边的狼,就大喊:“打狼呀,好大的狼!”那只狼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听出是男人的声音,这才慢腾腾地爬上了窑背梁。


那只狼离开祖母后,从山头上又发现了我们俩,于是就上演了上面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本文 终)


特别推荐点击:

吞吐大荒|先生何伯群

读《梅月堂文集》

《梅月堂文集》连载之第一卷 · 梅月堂的思念|三阳川

《梅月堂文集》连载之第一卷 · 梅月堂的思念|小娃梁









書影








《梅月堂文集》(何伯群 著)

开本:16开,定价:68.00元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 出版发行

购书电话13098235888;13087580598;














何伯群先生个人简介



何伯群,字敬夫,号梅月堂主,笔名古山月,陕西洛南人,著名生于1943年10月,曾历任洛南县文化局副局长、副研究馆员、黄河书画研究会会长、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现任日本国青山书道院名誉院长、中国书法学术研究院院长、中国书法学术报总编、新加坡新神州艺术院荣誉院长作品曾多次参加国际、国内多项大展并获奖,曾在日本、新加坡、美国、法国及香港展出。数以千件书画作品及文章在《》、《》、《》、《中国书法》、《书法报道》及日本《秋萩》、美国《人民中国》等报刊杂志上发表。部分作品被美国哈佛大学、英国牛津大学、日本京都大学、神户大学、等国内外博物馆、纪念馆、艺术馆、大专院校收藏。1987年、1997年曾应邀赴日本、新加坡、泰国访问讲学,2005年又应邀在北京荣宝斋举办个人书法展览,得到国内外专家的高度赞扬。曾16次举办个人书画展、7次组织中日书法联展。其事迹多次被中外报刊报道,并被收入《中国当代书法家大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文艺家传集》等20余种典籍中,出版有《何伯群书法艺术集》。先后在故乡洛南县和北京宋庄建有“何伯群书法艺术馆”。


何伯群先生 作品清赏


 何伯群 书《自古画师非俗士此地风物属诗人



 何伯群 书《惊天动地继往开来》



 有书真富贵无墨倍凄凉


 曾历雄关漫道再造奇峰异景



 高处何如低处好下时还比上时难



 何伯群 书《福》


▲ 何伯群先生书《诸葛亮诫子书》



何伯群书法艺术馆

联系电话:029-87259267



-END-


延|伸|阅|读

从宋画中飞出的珍禽

林则徐《佛说无量寿经》

竹林七贤

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

哭之笑之|独步古今的八大山人

远近山川  咫尺千里|《游春图》

笔底春秋|文人书法清赏

读一次《枯树赋》,流一次泪。

雨过天晴云破处 这般颜色做将来

诵明月之诗 歌窈窕之章|苏轼《前赤壁赋》

灵山一会 俨然未散|释迦佛灵鹫山说法图



编辑|出品

文人画刊

_____

投稿邮箱

wenrenhua@163.com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我在这里等你|每天喜悦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