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独家】协会标准化工作之曲折道路与光明前景(上)

CPCA印制电路信息 2018-05-18 11:37:59



1

产业做强需要标准支撑 


“标准是为了在一定范围内获得最佳秩序,经协商一致制定并由公认机构批准,共同使用和重复使用的一种规范性文件。”这是国家标准对“标准”的定义,也等同于ISO/IEC对“标准”的定义。简言之,标准是对重复性事物和概念所做的统一规定,标准是衡量事物的准则,标准是处世处事之规矩。没有规矩成何体统!没有标准市场经济将混乱不堪,标准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技术保障。标准是产业发展的重要技术支撑,印制电路产业同样如此,必须有标准的支撑才能使产业强盛。


自国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印制电路产业快速发展,近十年来一直保持PCB产量世界第一的地位,并且所占百分比不断增加。但是开放初期依靠引进设备、引进技术、吸引外资,跟随国外技术发展的局面基本没变,因此中国是PCB生产大国而不是强国。印制电路产业强的基本点是技术先进,技术先进性也体现在标准水平。


标准的落后也是我国PCB技术落后的一个标志。我国印制电路板标准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制定了一批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达到国际标准(IEC)水平。可是二十一世纪以来,政府标准化步伐明显放慢,甚至几乎停顿,不进则退。2000年后我国印制电路产业说到执行标准几乎全是“IPC(美国标准)”,没有国家标准(GB)和行业标准(SJ)的声音了。 美国的印制电路产业在萎缩,而IPC却仍能凭借标准引领PCB技术发展。标准是市场竞争的制高点,标准是他人的,我们的产品技术只能跟着他人后面走。


在印制电路产业安全认证就是一个实例,缺少自己的标准或标准落后,只能跟着他人(UL)走。在国际市场PCB产品要得到安全性认可,必须按照UL标准通过UL实验室认证。记得2012年时针对FR-4覆铜板有卤素与无卤素的分类,UL设立小组代表听取意见和进行投票(类似于一些涨价前的听证会),结果还是UL说了算,唯我独有,你只能交钱求我认证。这是典型的技术标准壁垒。相反,在我国的国家质量认证中心也有PCB质量认证,而PCB产品检测认证所引用标准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GB标准,是早就过时的行业没人采用的老标准。这种质量认证有何意义?除了钱财利益外是自欺欺人,这种认证证书只能骗骗外行人。


2

行业协会的标准化之路


我国印制电路行业内许多人为没有实际有效的GB和SJ标准而痛心。在2003年中国印制电路行业协会(CPCA)建立了标准化工作委员会,全称:中国印制电路行业协会标准化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CPCA标委会),作为二级分会组织得到国家民政部批准,为的就是振兴中国印制电路产业标准。


CPCA标委会组建起就聘请行业内老专家及国外的PCB标准专家为顾问,首批自愿申请与资格审核批准的标委会委员约30名。自成立起就订立了《CPCA标委会工作条例》和《CPCA标准制修订工作程序》,进入规范化运作。在条例中规定了工作职责、组织机构和活动准则等,显现了一个团体标准化组织的规范; 在标准制修订工作程序是参照国外先进标准组织的工作程序,规定了标准立项、计划、起草、征求意见、审查、报批、发布等一系列工作程序,并规定CPCA标准的编写应遵照国家标准《标准化工作导则》、《标准化工作指南》、《标准编写规则》等,保持与国家标准一致。 


这样一个为振兴行业标准,做强印制电路产业的协会标准化工作组织,在社会上遭受的是“黑户”待遇。30年前发布至今仍存在的国家标准化法规定:我国的标准种类是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企业标准四类。此行业标准是指政府主管行业部门的标准,如电子行业(SJ)标准原是电子工业部现属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标准。因此,CPCA标委会一成立就遭到责问:你们CPCA标准属于哪一类?合法吗?


在行业内许多支持CPCA开展标准化工作的同仁们也存在疑虑。有的虽然参加了CPCA标委会,参与标准制定工作,还常会提出:我们的CPCA标准有用否?

为了消除疑虑,争得“户籍”,即使是临时“居住证”也好,CPCA总部领导和标委会主任多次去北京政府主管部门及标准化机构沟通。向主管领导们汇报CPCA标委会情况,希望CPCA标准化工作得到政府主管部门的肯定与支持; 希望CPCA标准化工作得到官方标准化机构的指导、帮助,甚至领导; 希望CPCA标委会能与官方标准化机构合作,共同开发PCB行业标准; 希望CPCA标委会能承担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项目,并且可以是无偿的服务。结果得到的是冷漠或敷衍,种种希望皆落空。


如政府主管部门告诉国家标准项目或行业标准项目每年都可申报,经审批后列入计划。为此CPCA标委会在2006年至2010年五年间每年都向政府主管部门申报制定PCB标准项目,每年的申报项目少的三四个,多的七八个,结果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见到有的PCB行业标准项目给了行业内不知名的小厂,而拥有六七百个会员和大批技术专家的CPCA却接不到政府的PCB专业标准项目。(CPCA制定或参与的清洁生产、污染物排放、厂房设计和海关单耗等国家与行业标准来自环保部、海关总署等,均非来自本行业对口的政府主管部门。)

按标准化法实施条例规定,标准要报政府主管部门备案,标准不备案的做法有违国家标准化法规定。由于CPCA标准不能归入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及企业标准,为了合法化,CPCA向政府的标准主管部门提出了标准备案申请,结果也没有理睬。备案无门,只能背上不合法之名。


在一些CPCA标准项目完成后,有些主办单位(公司)向当地政府部门申报标准项目成果,希望得到奖励,却应没有备案无从查证,当地政府部门也不认可CPCA标准。因此在行业内出现一些公司在制定CPCA标准同时或以后,又向政府部门申报同样的标准制定项目,也有不愿参与CPCA标准制定而只向官方靠拢争取标准项目,因为政府给的项目才是科技成果,并有经费拨给,才会有名有利,这是实在的。因为CPCA标准没有名份,又不能得到官方的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项目,于是有些PCB企业向当地政府申请立项PCB地方标准,也被当地政府批准进行标准制定。要知道,地方标准对象通常是当地特有的产品,PCB显然不是,PCB地方标准出台虽然合法,但在跨地区的PCB行业能有多少有效性?当然,标准制定企业和政府主管部门可以不顾以后效果,反正是有科技经费或基金,不花也是白不花。对这种事CPCA标委会的看法并不是妒忌,而是支持,支持PCB企业申请制定PCB地方标准,鼓励CPCA标委会成员参与PCB地方标准制定,希望PCB企业能从政府机构得到实惠,同时在行业内有标准出现终比没标准好。


十多年来,CPCA标委会工作和CPCA标准遭到非议和排斥的情况还有许多,在此不再多议。


面对CPCA标准“不合法”这局面,CPCA标委会是退缩还是前进?唯有实干自强才是出路!我们认为“不合法”不等于“犯法”。国家的标准化法规定了四类标准,并没有规定不允许其他标准出现,其他标准只是得不到政府认可罢了,但也没有取缔。


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印制电路产业标准极其薄弱,与PCB产量世界第一的大国地位极不相称,产业要做强必须有先进的技术标准。现状是国家标准(GB)、行业标准(SJ)的制定权被行政主管部门把持,受“权”与“利”驱使CPCA被排除在外,正如有的工程师所言:报国无门。中国印制电路行业的有志之士是不甘心自己标准之空白或落后的,因此政府不承认,还是要做标准化工作。制定CPCA标准目的不是为得到政府承认和得到拨款(当然若得到政府支持更好),而是为行业做贡献,得到行业内的认可就是成功。CPCA标委会就是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开展工作的。


CPCA标委会坚持努力,十多年来完成制定了20项CPCA标准,其中早期的有的已进行了修订再版。这20项PCB专业标准中,大部分是没有国内外类同的标准可参照的,填补了PCB行业标准的空白。有的CPCA标准得到了标准工作先进的美国IPC和日本JPCA看重,已在转化为IPC标准或JPCA标准。我们要大力宣传CPCA标准,在行业内广泛了解与采用CPCA标准,不希望出现墙内开花墙外香状况。


这十多年来,CPCA标委会还完成了6项政府部门下达的标准项目,如《清洁生产标准 印制电路制造业》; 还有制定了12项与JPCA、IPC的联合标准,及5项国外先进标准翻译出版。CPCA标委会的力量也在增强,标委会委员人数已达60多名,比十年前增加一倍多。


CPCA标委会的活动经费主要依靠CPCA总部拨款,每年经费极其有限基本只用于会议和标准出版开支,于是每个CPCA标准的标准主办单位也提供必要的资助。大量的标准工作靠的是标委会成员们义务投入,从标委会主任到委员都在为PCB行业标准做义工。虽然艰辛曲折无酬工作,而为取得成效深感欣慰。


【未完待续】  

请下期继续锁定:协会标准化工作之曲折道路与光明前景(下)


【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7年1月13日 微信日报

欢迎投稿至:pcinews@cpca.org.cn

微信服务热线:021-64139487-310 毛文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