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最疯狂的群体是父母

奇思妙想 2018-03-12 14:56:31

点击"上方蓝字" 关注看更多精彩


21世纪最疯狂的群体是父母,但我们更应该让孩子获得适应力,而非知识。


身为心理学博士以及临床医生,我每天都在诊所中接触到不同的人。我感到,世界上没有哪个群体比当代的父母更加疯狂与愚蠢。有时我甚至认为应该把萨缪尔·巴特勒的“父母是地球上最不应该拥有孩子的人”纹在脑门上。但我很不幸也是其中一员。我想说,身为父母,最该培养孩子的是适应力,而不是各种所谓的技能。

 

■孩子的出生改变父母的大脑

 

科学显示,父母的大脑对于他们孩子的每个方面都极其敏感。神经科学最新研究表明,母亲的大脑在她第一次怀孕时就会发生显著的变化,神经元连接与重设的数量可以与青春期一较高低。

同样父亲也经历了类似但相对较微弱的大脑变化,这种变化是由母亲和新生儿的荷尔蒙(由身体释放到空气中的激素)所引发的。毫不夸张地说,为人父母改变了大脑神经元的连接,这就像重新经历了一次青春期一样。

正是这种对孩子的极度敏感,使为人父母如此艰难——没有什么东西比我们孩子的命运更能占据我们的大脑,或者更容易让我们进入恐慌状态了。

不仅如此,我们孩子的大脑也一直在变化,并对我们的每一个面部表情、声音语调、身体语言以及评价评论高度敏感。就是父母和孩子之间这种错综复杂的关联互动,为生命带来各种高兴、悲伤的瞬间。



 

■压力重重的父母东西方都一样

 

我曾经认为自己有很多知识,一定有绝佳方案来培养孩子。但和很多父母一样,孩子出生后,我还是失去了理性。当我听到孩子的同伴赢了地区拼写大赛,我的恐惧会使我把正在明媚的阳光中挖蚯蚓的儿子拽到房间里为学习能力倾向考试做准备——尽管我的直觉告诉我不要这样做!我想这也是很多父母面临的困境。

事实上,很多孩子正因为我们这样的父母而压力倍增。统计显示,现在压力和精神疾病持续上升,其中15岁到24岁之间的年轻人是最容易受影响的群体。2020年,抑郁症将会成为西方世界仅次于心脏病的第二大疾病。处方药滥用位列发达国家健康问题之首,而高校里的年轻人在处方药滥用群体中增长最迅速。死于自杀的年轻人要比他杀和战争加起来的还多。越来越多的孩子遭受紧张、焦虑、睡眠不足和失眠之苦,也有越来越多的孩子由于“过度锻炼”而受伤,因“过度学习”而产生肥胖与近视等问题。

这些压力正是父母自身压力的转移。其中一些压力自父母这个角色出现以来就普遍存在,而有些则是21世纪新出现的——比如,学校入学标准比以往更为苛刻。如今,“确保”拥有良好的教育,意味着家庭所有成员都要全身心投入到从幼儿园到大学入学申请的全过程。父母们甚至带着孩子们早早地就到他们梦想的校园里参观,所有时间、金钱以及其他资源投入都是为了让孩子进入理想的学校。

入学之战获胜之后,父母们除了要支付急剧增长的学费,抽出时间参加学校的志愿服务并监视孩子的表现,还得确保一切都有助于孩子进入下一个阶段。似乎这个过程中任何环节有了疏漏,就会让孩子的未来有天壤之别。

全球化也引发了年轻人之间的更大竞争。和我们的孩子抢夺大学入学资格或工作岗位的,不仅仅是邻居家的孩子,还有来自北京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孩子们。我们的孩子能够拼得过那些来自其他国家,只会学习、不会玩耍、擅长记忆的神童、计算高手以及拼写冠军们吗?

网络则使人更容易陷入不快乐。在网络上,真实世界被精心编辑后才出现。密歇根2013年调查“使用Facebook会如何影响快乐以及人们对自己个人幸福的评价”,发现使用Facebook越多的人,对于他们当下的感受和对生活整体的满意度越是持负面态度。受邀者登录的时间越长、次数越多,他们的感受会越糟糕。而面对面的直接沟通则不会带来这种负面的感觉。



 

■父母的行为常常为恐惧所驱使

 

21世纪最大的挑战是为我们和孩子们实现经济保障。

过去,一个孩子的成长路径非常清晰。你为孩子提供最好的教育,这能让他找到一份好工作,并使他们自给自足,成家立业。不过,由于上文提及的各种因素,如今我们无法确保教育结果。高等教育的价值空间甚至也打了折扣。现在的年轻人被称为“回巢族”(Generation Boomerang)。由于就业前景渺茫,而教育持续时间加长,很多年轻人直到二十好几岁都还在靠父母生活。那些没有大学学位的人,要找到一份好工作越来越困难。而且你连5年后会有些什么工作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够帮助孩子掌握正确的技能,保证20年后找到工作?这些不确定性令人不安。

许多父母由恐惧所驱动,无法意识到真正的选择。回忆一下你最近做过的5个违背直觉的养育孩子的决定,估计几乎所有的决定都是由恐惧驱动的。

我认识的许多父母深受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的《异类》(Outliers)影响,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书之一。他们痴迷于其“一万小时定律”,但他们忽视了格拉德威尔所讨论的一万小时锤炼法是在现实中由激情与好奇心所驱动的环境下进行的,并非在敦促及威胁下的参与程序性活动。

过度干预的父母越来越多,除了“虎妈”外,“直升机父母”“割草机父母”或“扫雪机父母”“气泡纸父母”越来越多。甚至有一位母亲告诉我,每本教科书她都买两套,这样孩子就不需要把额外的书带回家了。他的生活已经被保护到不需要带书回家,他该如何独自面对大学生活呢?

这些家长们都认为可以为“成功”开方子并通过逼迫、贿赂或者给孩子洗脑强迫孩子遵从特定的设计路线。而另一类受到所谓亲密育儿法蛊惑的家长则总是纵容,他们避免对抗,几乎没有明确的规矩。当需要他们说教或采取一些行动时,这些父母选择“视而不见”,因为他们想要成为孩子的“朋友”。他们不对那些诸如尊重权威、社交礼仪以及个人价值等方面有明确的期待。



 

■父母教给孩子的应该是适应力,而不是死知识

 

那么,身为父母究竟该培养孩子的什么技能呢?

10年前,200多所大学和公司共同做了一项关于“21世纪最重要的技能是什么”的研究。答案包括创造力、合作能力、交流沟通能力、批判性思维、感知能力。但是所有的这一切其实就是适应力,这才是家长最需要培养孩子具备的能力。

这也是现在大学最青睐的一种能力。我们如何培养具有这样的适应力的孩子呢?这就是我所要说的海豚式育儿。

作为海豚式父母,需要跟孩子建立紧密的联系,然后以正面的形象引导孩子,而非通过指导、催促这样的方式。海豚式父母对孩子的期望也非常高,但并非在学业成绩上,而是关于整个人生中的表现。这样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独立的,能够自我激励前行。50多年来的研究表明,只有在孩子自己知道如何自我控制,并且有机会自己解决问题,才可能有更多的独立能力和自我激励的能力,这样才可能面对变化。

因为孩子在自己解决各类问题的过程中,必然需要跳出固有的框框来思考,这能够使他们有更多的批判性思维和创造力;也因此他们有机会与他人交流,从而形成更多的合作、交流的能力和感知能力,所谓感知能力就是超越自我的思维。对于父母来说,放手让孩子去做这些事情,在一开始也许很困难;但是从长远来看,会使得养育孩子更简单,因为孩子在解决自己成长问题的过程中,会形成自我激励的动力。



 

■有三项生活内容孩子必不可少

 

要做到这一点,我有一个四步锦囊。首先让自己平静下来,停止吼叫。第二步就是要对他们产生同情,或者共情,让他们知道,我们理解他,并且跟他站在一起。第三要确定孩子的目标是什么,而不是你的目标是什么。第四,要有信任,相信他们会取得成功。

让孩子养成平衡的生活方式也非常重要。有三项内容,不单孩子,很多父母也是缺失的。第一项是玩耍,这超过了其他一切。越是聪明的动物其实越会玩耍,因为玩耍能激发起我们脑部的复杂反应。通过玩耍,孩子能够发展很多技能,解决问题、试错、谈判等都是这样形成的。不要评估孩子的玩耍,也不要给他提供过多的玩具,包括乐高套装——我认为这些都是“玩耍界的垃圾食品”。

第二项是建立与他人的连接。临床上发现,很多人的抑郁来自于压力,竞争失败的压力。好的父母应该让孩子明白,竞争并非为了取得第一。竞争是因为如果自己成功,可以获得快乐,也可以为这个社会贡献更多。

最后一项东西方孩子们都缺失的,就是休息。足够的休息会给我们脑部带来一系列变化,增强问题处理的能力。

这些说起来容易,但是要做到并不那么容易。当我成为母亲时,我知道所有的这些道理,因为我自己就是研究这些的医生。但事实上,我有了孩子之后就开始进入恐惧状态,做出了很多错误的选择。现在,我想要说的是,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愿天下父母共勉。


(作者为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加拿大哥伦比亚大学儿童和青少年精神健康协会项目的医务主任,2015国际图书大奖家庭教育类一等奖《海豚育儿法》作者。原载20151120日《文汇报》、2016年4月《教师博览》文摘版)

图文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告之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