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浪嘿~~~

Miffy的小饭桌 2018-04-15 13:20:05


今天心情很好。因为小时工来过。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爱干净的人,家里基本上就是一个有房顶的垃圾堆。以前,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环境,觉得没什么不好。婚后,虽然我丈夫是个轻微洁癖,但因为我俩分房,加之他对我极为宽容,所以,“在垃圾堆里生活”的习惯,仍然保持了许久。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无论如何都不对劲,每天回家都想找茬吵架。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可以化解的方法,最终决定收拾一下房间。据说这是风水转运的一种方式,不知道真的假的。


我丈夫说他来收拾。我说算了,请小时工吧。


小时工来之前,我其实很紧张。因为家里太乱了。真的。你们无法想象的乱。很怕小时工甩手走人。朋友说过一个真事儿:她的一个男同学,家里乱,请小时工来收拾。人家进门之后看了一眼,带着哭腔说:大哥,我能走吗?这活儿没法干。


后来,刘姐来了。进门就开始干活。从中午干到晚上。


扔了不知道多少破烂,感觉家里多了十平米。


从那一刻起,刘姐成了我生活中治愈系前三名。


我是一个特别讨厌的人,有很多坏习惯和怪癖。比如,从小就见不得别人干活。每个星期天,家里基本上都会大扫除对吧?我真是如坐针毡。帮我父母干活吧?一千一万个不愿意;看着他们干活吧?他们肯定会骂我眼里没活儿;在房间里假装学习吧?根本没心情,烦得想杀人;躲出去吧?你以为一走就是一天,回来后能不挨骂?


长大以后也是如此。我丈夫一干活,我就骂他。他说,我又没让你干,我干也不行吗?我说,不行,我见不得别人干活。你要干活可以,趁我不在家的时候。


可是,刘姐干活,我就一点都不觉得不自在。我可以睡觉,可以跟她聊天,有时候甚至帮一点小忙。


真是奇怪。


不管什么关系,自在最重要。


我是分割线


本来没想这么早去看《鬼怪》的。昨晚实在无事可做(因为公号在中午就推送完毕),心想,那就看一集呗,反正本来也是要看的。我是金高银妹子的路人粉。


打开一看,妈呀,80多分钟一集。这是想干嘛?


第一集的前50分钟,难看疯了。


但是我仍然坚持看下去。为什么?


有时候我说某某某剧难看,有人会对我说,你再看看,熬过了多少多少集,就好看了。


我通常会回答:不想浪费时间。


其实,正确的回答应该是:我可以浪费时间,但是,要看我愿意不愿意。


把时间浪费在《鬼怪》的第一集前三分之二里,是可以的。


第一集结尾,豁然开朗,瞬间好看了。


请允许我试着用一种我完全陌生、全凭想象的经历来描述这种感觉吧:就好像是你跑步,刚开始几公里,或者几天,跑得想死,根本不想再跑。但不知道为什么,每天仍然穿好装备,认真做准备活动,跑完之后还咬着牙用最后一点力气做全套肌肉拉伸。然后,突然有一天,跑到一个节点,你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和酣畅。


《鬼怪》第二集的观感,基本上全都是快感,起码是舒畅。


你只需看着导演在花痴男主的路上奋力狂奔就行了。无论什么情节,如果不给男主五个以上、各个角度的特写,就不可能结束。






貌似所有人都站男一男二这对CP。但我肯定是站男女主的。金高银妹子和孔侑,非常有化学反应。


妹子太萌,以及想买同款红围巾。

头两集里的名场面。男主的大衣比男二的好看。

无论弹幕怎么爆炸,我仍然站定男女主那对CP。



一切都是套路,我当然知道。可是,能把套路编出新意,编得让人高兴,就是牛逼。


另外,其实很想说几句不那么中听的话:看韩剧,一点都不丢人;不看韩剧,也根本不代表你有多高级;被俗套的情节打动,一点都不丢人;嘲笑情节狗血和被打动者的那些人,不见得自己有多脱俗。


最后,请答应我,看的时候把弹幕关掉。


我是分割线


今天北京仍然好天气。


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望一望,
这世界还是一片的光亮。


最后的分割线


周二是求死day。希望你们的明天会好些。


 

Miffy的小饭桌

微信:chizuida


合作事宜请发邮件:

miffyquu@sina.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

   关注这个账号的人,都会过上不劳而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