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儿童插座价格联盟

冬天里的五针松

楼主:凉山与暖秋 时间:2018-05-28 18:00:45


冬天里的五针松

文/海珺


       北京的初冬分外热闹,那种萧条的气氛远比深秋还要浓厚。

       傍晚走在海军大院的路上,听到“啪嗒”一声,梧桐叶落在了我肩上,才意识到,漫天落木又纷飞,多像入冬来的第一场雪啊,顷刻间已铺满甬路一层。

        那一刻的世界安静极了,这一节令的北京,很多时候都饱含这种安静。静得一阵轻风起,像从耳边泛起汹涌的涛浪。我也被落叶的“沙沙”声,惊得心里颤颤抖动,环顾四周,像是遁入了冬天的圈套,惶惶然。又一阵风,草木皆兵。

       第二天的清晨,我睡得好饱,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开窗,目睹昨夜的战场。不由得深呼吸一口,我看到还有满目落叶的悲怆。像征战中倒下的将士,醉卧沙场,恬静安然。使我无从想象,每个暮秋深处的夜晚,都要经历惊心动魄的征战。

        梧桐叶落,飘零的姿态恶形恶状,与银杏树的金黄扇叶搭配一起,绿黄相间,仍是美丽的,依然有人间的诗意,还有画的庄重与温暖,就连冷空气里,踏叶采摘白果的情侣,也不失浪漫。我守住银杏延伸到窗前的那段秃枝,根本就不相信它因战败而乞降,所以总是不忍将窗前的凌乱收拾干净。亲眼目睹无数生灵,它们悄无声息的脱离枝丫,自由舒展着零落成泥,似以一种傲然乐世的风姿直面风雪。


        北京的初冬,无时无刻都能听到落叶的声音。是那种干脆决绝的离去,绝不拖泥带水,等不及枯干与焦黄,每一片叶子都带着油脂与温润就甘愿选择了离开。那一幕,飞舞于我眼前,总是鲜活而壮观,它们似生出翅膀,似凤凰磐涅,似浴火重生。

        我也不喜欢一种树,栾树。 它树形扭曲,不太成材,用作观赏,却也鲜有个性,与寒冷对立,期期艾艾,总似一种唯诺的形象,不纯粹,不干净,自然也不讨人喜欢。

        院子里,只有五针松,总以常绿的姿态挺拔站立,不开花,不飘絮,春天隐没于众,冬来含蓄无声。曾有一棵五针松,我目睹了它的死亡,那模样与生前无异,树干呈现一种更显庄严的黑色,每天我都从它身下走过,依然不掉枝叶。我不得不对它深怀敬畏,那种英姿华发的极端与刚烈,表里如一。

        我感受风卷残云般,一股落叶的风暴,视为银杏与梧桐演绎一场极舞,蔚为壮观,会不觉拍手欣欢。可我更爱五针松的苍劲挺拔,从不低头,从不依存,即使死亡,从不凋零,从不败落,多像是军人的气质,不露痕迹的站立在风霜冰雪的酷寒里,告诉整个世界:威武不屈。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