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儿童插座价格联盟

【量化历史研究第91篇】审慎监管:银行危机的解药还是毒药?

楼主:量化历史研究 时间:2018-02-04 10:37:35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随着银行危机的不断爆发,人们对于监管制度对银行稳定性有何影响问题越来越感兴趣。监管,到底是银行危机的解药还是毒药?Kris Mitchener在NBER的工作论文“Are Prudential Supervision and Regulation Pillars of Financial Stability? Evidence from the Great Depression”中,利用美国各州在1920年因各州相关利益集团和公众舆论压力不同导致了州特许银行(state chatered banks)稳定性的监管标准差异这一条件,检验了监管对大萧条期间的银行稳定性的影响。实证结果表明,那些禁止银行设立分行制度、有着更高准备金要求、给予监管者更长任期以及限制监管者给予银行流动性支持的州,在1929-1933年间经历了更加严重的州特许银行危机。
一般来说,金融机构的不稳定性总是在经济受到冲击的时候暴露出来。然而,这种普遍的冲击也对金融机构不稳定性的研究受到了较多的干扰。因此,不容易将银行受到的普遍的、统一的经济冲击独立区别出来,成了相关研究的障碍。美国1929-1933年经历的严重银行危机和其独特的双重银行制度为这一研究提供了很好的实证环境。当时美国的商业银行有两种类型:全国性银行(national banks)和州特许银行(state chatered banks)。前者接受美联储货币委员会的统一管理,后者则接受州银行局的监管。由于受到本州相关利益集团的影响不同,各州在监管规则上呈现明显的区别。在这样的制度背景下,作者用全国性银行的停业率(failure)来控制普遍统一的经济冲击,从而去除了州特许银行的停业率中的系统性冲击。
作者从联邦储备系统公告(Federal Reserve Bulletin)中搜集了1929至1933年48个州的商业银行的停业率数据,采用WLS方法进行回归分析。在回归方程中,作者将不同年份各州州特许银行的停业率作为因变量,将对应年份和州的银行最低资本要求、准备金率、有分行的银行比率、监管者的任期、每个审查员审查的银行数量、以及监管者是否有给予银行流动性支持的权利作为自变量。同时,将各州国家银行的停业率作为控制变量引入回归方程,以控制各州特许银行受到的系统性的经济冲击。
回归分析的结果表明:第一,在监管者可以给予银行流动性支持的州,银行的停业率降低了3.5个百分点。作者认为由于监管者可以更快地给予银行有效的流动性支持,因而可以控制不良信贷现象加剧,防止危机在未受影响的金融机构中进行传播,从而降低银行受到的冲击。第二,监管者的任期延长一年,州特许银行的停业率则会提高1.6个百分点。这体现了任期时长影响的两面性:一方面,任期较长的监管者具有较高的独立性,因而可以降低来自政府官员的干预;另一方面,相对于政府较高的独立性,又会受到来自银行游说的影响,实行歧视性的政策,比如放松对特定银行的监管标准,这会增加整个银行系统的不稳定性。此处的结果表明,后者的影响更大,即支持银行系统稳定性的腐败假说。
第三,准备金率越高的州,州特许银行的停业率越高。其原因在于:一方面,准备金率越高,客户认为政府的监管会使银行更安全,从而降低了顾客和投资对银行监管的激励,银行系统的风险甚至有可能因此增高;另一方面,准备金率越高的银行,为了维持其自身的优势,不得不将有限的流动资金投入风险更高的项目中以获取更高的回报。第四,各州州立银行拥有分行的比率每提高10个百分点,就可以降低各州州立银行停业率1.3个百分点。这是因为分行制度可以加强竞争,淘汰那些效率低的、不稳定性高的银行,同时也可以使银行通过多样化的配置资产来降低自身的风险。
随后,作者又将各州停业的州特许银行的存款所占各州总存款的比例,以及各州停业的州银行的贷款所占各州总贷款的比例作为因变量,用前述相同的方法进行回归,发现关键结论基本不变。
针对监管制度的内生性问题,作者采用了两种方法进行处理。一种方法是,用一些社会历史变量作为工具变量。作者发现,那些利益团体组织得比较好的地区,往往引入了更加严格的监管,比如禁止设立分行制度。那些经历过1920年乡村银行危机以及试验了州特许银行存款保险制度的地区,往往有着更高的准备金率。作者根据这一系列历史事实构造工具变量进行回归分析,发现除了准备金率之外,与其他变量相关的结论不变。另一种方法,作者直接采用1929年的监管情况作为工具变量进行回归分析,发现结果仍然不受影响。
当世界各国都在想怎样改革监管制度来抗击金融危机时,这篇文章给出了一个警示:审慎的监管,不一定是化解银行危机的一剂解药,反而有可能是一剂毒药。各国政府在制定更加严厉的监管政策的同时,一定要注意其造成的市场扭曲带来的其他成本。
文章来源:Kris James Mitchener, 2006, Are Prudential Supervision and Regulation Pillars of Financial Stability? Evidence from the Great Depression, NBER Working Paper No. 12074.

原文链接: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

“量化历史研究”公众号是由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量化历史研究所组织,由陈志武(耶鲁大学终身教授、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和管汉晖(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及其团队负责。以严肃而又不失活泼的方式,向广大学界和业界朋友,定期推送有关七大洲五大洋的量化历史研究经典文献和前沿文献。本账户同时作为“量化历史讲习班”信息交流平台,向大家及时发送讲习班的最新信息和进展。喜欢我们的朋友请搜寻公众号:QuantitativeHistory,或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
关注订阅号的同时,我们也诚邀八方学人加入量化历史研究QQ讨论群或发送电邮建言献策。“量化历史研究”旨在凝聚一批对历史研究有激情、有热情的朋友,共同推动以量化研究方法研究经济史,金融史、政治史、社会史、文化史等各类历史题材,分享观点,共享资料。我们的邮箱:lianghualishi@sina.com。期待您的声音!
轮值主编:何石军          责任编辑:彭雪梅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英文原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