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儿童插座价格联盟

辉山乳业股价暴跌谁来接盘?菲仕兰与伊利可能性较大

楼主:奶业新闻 时间:2018-04-02 08:13:30

  谁来接盘辉山乳业

  谁来接盘成为辉山股价跳水事件之后的新难题。3月28日上午,辉山乳业发布公告澄清表示,此前市场上关于公司财务造假等传言不实,随即,市场中传出荷兰皇家菲仕兰公司(以下简称“菲仕兰”)有意接盘辉山乳业,但随即被否认。面对辉山乳业高企的债务,谁来接盘仍是谜局。

  否认和确认

  3月28日,辉山乳业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否认了此前关于大股东伪造单据及挪用资金投资地产的传闻,但也确认了分管财务和现金业务的副总裁葛坤失联,并有多笔贷款还款逾期。最让辉山乳业头疼的则是短期内背负的巨大债务,引入战略投资来解燃眉之急,或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据多家媒体报道,3月23日,辽宁省政府金融办便已经组织辉山乳业的相关债权人进行商讨,会议主题是维稳。会上,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但他宣称,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解决资金问题。

  辉山乳业公告中证实了上述“维稳”会议,并表示,辽宁省政府建议辉山乳业考虑采取措施,使得逾期的利息可于两周内支付,且辉山乳业的流动性情况可于四周内改善。中国银行、吉林九台农村商业银行及浙商银行于会上表示,将继续对有超过60年经营历史的辉山乳业保持信心。

  谁来接盘

  谁会向辉山乳业伸出援助之手尚不清楚。据报道,目前菲仕兰与伊利有较大的可能接盘辉山乳业。

  据了解,2016年荷兰合作银行发布的世界乳业排名上,菲仕兰公司排名第六,年收入123亿美元。2014年,辉山乳业和菲仕兰正式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运营完全垂直整合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供应链。作为首家在中国本土生产、推广和销售婴幼儿配方奶粉的中外合资企业,双方各自持有该合资公司50%的股份。两家公司仍将继续独立运营各自现有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业务。截至目前,该合资公司的产品已经上市,并且已在多个城市试水。因此,菲仕兰被看做是与辉山乳业联系最为密切的企业。

  对此,菲仕兰大中华区高级副总裁杨国超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并无此计划”。但也不否认会有所行动,“我们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如果需要,我们会采取必要的行动,来保证合资公司的可持续运营”。

  伊利与辉山乳业关系也曾十分密切。2013年9月19日,伊利股份通过在香港的全资子公司伊利国际发展以2.67港元/股的价格认购辉山乳业1.45亿股普通股股份,约占辉山乳业总股本的1.08%,投资金额5000万美元。伊利方面称,本次投资有助于公司加强与辉山乳业之间的战略合作关系,并通过与辉山乳业的长期供奶合同,稳定东北地区原料奶供应。但据伊利股份2016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6月末,伊利股份已经不持有辉山乳业股份,而在报告期内伊利股份持有辉山乳业的损益为1.8987亿元。

  谁会接盘辉山乳业?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表示,菲仕兰可能性更大。菲仕兰目前在中国的产品并不只是奶粉,未来菲仕兰还会发展液态奶业务,如果借助了辉山的渠道与优质的奶源,未来的市场拓展并不会太累,甚至做得更好。对比来看,伊利近年来发展迅速,成为国内奶源掌控最多的企业,因此对辉山的奶源需求并不强烈,加之此前伊利已经将辉山的股份出售,因此综合来看,菲仕兰更有可能接盘,不过,20多亿欧元的代价对菲仕兰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菲仕兰接盘也并不一定全盘接收,参股辉山乳业更现实。

  政府加速“营救”

  除企业层面外,政府也已有所行动。据报道,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召开了辉山乳业债权银行工作会议,当地政府正在联合多方力量“营救”辉山乳业。

  据报道,政府要求辉山乳业让出部分股权以获得足够资金,争取两周以后恢复付息能力,四周以后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政府会通过花9000多万元购买辉山的一块土地来为辉山乳业注入资金,帮助辉山乳业渡过难关。政府还要求各金融机构对辉山乳业这次欠息作为特例,不上征信不保全不诉讼。成立债权委员会,并由最大债权人中国银行担任主席,第二大债权人九台农村商业银行担任副主席,目的是维稳。

  辉山乳业是东北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涉及80多家公司,4万多员工。有分析人士指出,辉山乳业规模巨大,涉及4万多人就业问题,倒闭的可能性极低。不过,辉山乳业的百亿规模债务,对于当地政府而言很难负担,只能积极引导和推动社会资本进入。

  乱盘怎么接

  辉山乳业股价跌入谷底,政府全力支持,使得不少企业看到了投资的希望,但是高昂的负债,又让人们望而却步。辉山乳业这个大盘怎么接考验着投资者。

  宋亮表示,辉山乳业有150亿元的资金缺口,需要资本重组,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债转股的方式解压是个不错的选择。由于辉山乳业需要偿还债务,企业还需要正常的生产经营,因此,股权置换是必经之路。同时,这种方式对于品牌、产品等方面是不会产生影响的,只是公司内部股的股权发生变化。辉山乳业相关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正常运作,员工正常上班。

  但另有分析师持不同观点认为,新的战略投资者以股票的形式进入辉山乳业的可能性并不大,未来应该会从债权入手,如发新债券部分替代旧债务,其中,部分用于维持辉山乳业经营。在辉山乳业经营稳定后,股价回升,再通过偿还债务或者债转股的形式退出或持续,当然,也不排除战投方直接通过增资的形式来完成。不过,已经债务高企的辉山乳业能否顺利发出新债券还是未知数。北京商报记者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截至2016年12月31日,辉山乳业资产负债率69%,总资产341亿元,总负债217亿元。另有媒体报道显示,辉山乳业目前负债合计418.82亿元。

  宋亮也指出,辉山乳业较低的股价、优质的奶源都具有一定的诱惑力,但目前国内奶业市场发展趋势不明朗,接盘者应该在这样的背景考虑后再做决定。

  北京商报记者 孙麒翔 王子扬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