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等你和《Zodiac》携手共犯

藝來藝往QAF 2018-06-12 16:32:44
点击上方“藝來藝往QAF”可订阅哦!



《Zodiac》,今夜首演。

绝对的,不容错过。






莎妹剧团 《Zodiac》

 

演出时间:2016年9月30日(周五)19:30

                   2016年10月1日(周六)14:30

                   2016年10月1日(周六)19:30

演出地点:北京朝阳9剧场 TNT剧场

演出票价:A区200、B区150(元)

购票方式:直接点击“阅读原文

 



“2016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压轴剧目



《Zodiac》
 
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
20周年经典重现・王嘉明作品
  
当杀戮如此真诚
在恶意面前,我们都是孩子

影像与剧场的携手共犯,虚拟与真实的跨越潜逃


自Zodiac犯罪人的独白开始

我们便与演员、导演玩着一场视觉的游戏




《Zodiac》导演阐释




《Zodiac》观剧推荐:


Zodiac》以轻松的态度,多角度解读、重构手法,处理自闭杀人犯题材,突破一般推理剧叙事结构上的巢臼。在简单的人物及场景中,透过及时影像,将剧场空间拉至外界世界。

 

运用对话及独白,以及人物与影像画面的互动,产生剧场中视觉与听觉的新语汇。在空场的处理上,导演运用简单的声音延续及前后因果关系的铺排,让观众对若有似无的情节,产生联想,表现了剧场的想象力,并将观众带入创作者想象空间的趣味。

 

作品中呈现创作者顽皮幽默的一面,具有相当大的年轻活力,虽为简单的小品,却仍然可以创造新的剧场视野,是具有相当潜力的作品。

 

——第一届台新艺术奖入围理由

 

 

Zodiac》是少见的多媒体剧场中十分难得的成功运作;它细腻地思辩了剧场与媒体如何作用于我们的视听感官、以及如何再现并建构“真实”经验。

 

旺盛的实验企图,尤其明显地表现在它对剧场与媒体再现功能的辩证上:它既深刻的思考又热切地迷恋两种媒介的再现企图,它既可以让剧场与媒体互相辩证又可以让它们狼狈为奸。

 

——周慧玲(国立中央大学英美文学系教授)

 

 

 

Zodiac,黄道十二宫,美国60年代一位连续杀人狂的自我代称。他真实的身分、杀人的动机、密码信、对媒体与司法权力玩弄手段的方式、他各种挑衅行为所建构出的逻辑世界,一再强烈地吸引人们的好奇。

 

Zodiac》不直接呈现这个真实的个案,而是透过追溯杀人犯的动机和个人背景,以及社会机制和不同语言、意识型态如何形构杀人犯,多者间的辩证关系,探讨在这价值观多元、混乱的社会与迷离浩瀚的宇宙中,关于自我认知华丽的虚无感。演出由两位演员,一位扮演杀人犯,一位扮演围绕在杀人犯身边的各种角色,以剧场和影像不同的时空为交错坐标,玩耍出不同的视听觉美学型态。





讲座回顾:《Zodiac》与王嘉明的剧场美学



没能来到讲座现场听听导演谈谈这部让人期待值爆棚的作品,那就往下看吧!







陈然:我是在从07年第一次看到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的作品之后,就一直对“莎妹”这个名字非常古怪的团以及王嘉明导演有非常非常深刻的印象,然后在无数个正式和非正式的场合都安利过这个剧团。其实他们在台湾已经太有名了,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安利,但是在大陆的话,因为我们可以看到的他们的作品比较有限,所以我进行了一个比较不错的人际传播吧,所以就成了今天的主持。

 

我想说一下,2007年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莎妹的戏是在北京的国话的先锋剧场,当时也是一个戏剧节,后来就没有了,但是当时的戏剧节请来好几部在当时非常重要的剧场创作者的作品,07年我非常偶然的情况下看到这部戏,因为也是乱买票,不认识就看哪个节目的介绍比较有趣意思一些,我就挑了《Zodiac》这部戏。那一年我是在中央戏剧学院读大一,可以说那部戏是对我至今来说非常重要的作品,改变了我对剧场的观念,到这么严重的程度,毫不夸张。

 

后来2009年的时候,嘉明导演的另外一部作品《请听我说》,也是第一次来北京,是在星光现场,很奇怪是一个LiveHouse 的场地,但因为我是莎妹的铁粉,所以还是穿过重重的阻碍找到了这部戏的演出信息并且买到票去看,仍然是非常棒。非常高兴的是在最近的这两年,因为“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再度把王嘉明这两部可以说是比较早年间的非常非常重要的剧场创作又再次带来和北京观众见面,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

 

 

王嘉明:《Zodiac》其实是15年前的作品,不过一直到现在,它的变动不大,包括影像的设计跟它的语言的部分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变动。我们原来在制作中的设计是到各个城市巡演的时候就会拍这个城市的风景,还有一些剧场空间的一些影像,到哪个剧场,我就在那个剧场找地方重新拍其中的一段的表演,所以到时候你们就可以看到这些。

 

其实《Zodiac》是我当时编导的第一个长篇的本。常常说这是我的巅峰之作,之后就走下坡(笑),《请听我说》是第二个,因为早年开始做戏,当舞监、制作人、演员......大家知道的做各种的工作。早期的演员数比较少,《Zodiac》有两位,《请听我说》有三位,最多加上现场音乐是四位,巡演起来比较方便。之后我的戏都挺大的,像去年演出的《理查三世》演员19位、临时演员30位、现场乐团6位,要全部再加上技术,所以就更难巡演。

 

对我而言剧场有趣的地方反而就是其实不见得会因为数字上的大跟小而有所谓的好跟坏,对于我来讲这是一个思考的逻辑,其实也包括旧的作品不见得就不好,年轻的作品不见得生嫩。 我觉得在剧场这个领域里面有一些会受到这样子线性的直线观,比如说从幼稚到成熟,从年轻到老,所以作品会越来越好;从一个小空间到一个大空间,观众越来越多,所以东西越来越好。

 

所谓后来陈腔滥调的尝试都会在我们脑中,或许我们在小时候会有,或在我们四五十岁、七八十岁还会有,所以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一句话,我们18岁之前学的都是一些偏见。我觉得这是一句很有趣的说法。每个地方价值观的偏见都不太一样,不是说价值观对或不对,而是对于价值观简化的看法,所以可能会变成似乎最正确有时候反而是最大的偏见。各地的文化、社会、政策的影响下都会有许多有趣的差别,所谓的有趣是可以挖掘的、可以玩耍的、创作的素材。

 

 

 


陈然:莎妹剧团,我说他们是比较先锋实验的一个剧团,但是我这么说的时候去年嘉明导演阻止了我,他说,说“实验”有一点太正式了,应该都是乱来、乱搞吧。蔡国强老师讲过一句话“好玩要会玩,乱搞要会搞。”这句话虽然听起来有点乱,但其实很有意思,要做一个有意思、好玩的点子的时候,你要掌握当中的规律,而嘉明导演就是给我这样的感觉,他是一个非常非常会玩的导演,而且他没有两部作品是相似的,没有在重复自己,做剧场的话是需要源源不断的创意的补给,我也问过他的这些稀奇古怪创意的点是哪里来的,他形容是“像八爪鱼一样乱抓。”

 

 

王嘉明:我反而会觉得我的戏其实东西都只是同样一个核心的东西,但可能在以不同方式长出来。比如说金士杰的表演,你会想要看他表演,看他诠释不同的角色,你也知道他就是同一个人,一样、不一样这个事情有时候不是那么二元的,它是发生在一种诠释上面,它的处理方式上面,你会想去看。

 

另外是“创意”这个词其实我平时都会蛮质疑的,我反而会用另外一个方式去谈,是我们怎么样让自己看不到身边的事情?其实很多东西出来之后,你会说这个我有想过哦,想过为什么没有做出来呢,差别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你忽然你就看到,然后有些你就忽然看不到。也就是说我们有各种方式让自己看不到社会里面的事情,然后突然这个东西拿出来,大家觉得好厉害啊。它不是用新旧去区分,而是一种揭开吧,揭开某种纱的方式。像赖声川老师有一句话,“限制越大,自由度越高。”其实大家写过作文都知道,老师懒得出题随便让你写的时候最难写,前半个小时都在想我到底要写什么,所以有时候并不是说命题作文就是不好,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错误的语言带来的幻觉。所以对我来讲做剧场其实就像是面对生活中很多幻觉,包括幸福、成功啊、然后蓬勃发展、经济的欣欣向荣啊、很多很多这样的价值观,其实这些幻觉是怎么建立的?然后我的工作就是如何去破除这些幻觉,但是破除并不见得就是破除,而是重新有一个什么样的能量去面对这样的一件事情。对我来讲做剧场,表现什么其实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在剧场中看到人,这件事情在当代其实是蛮重要的。

 



 

陈然:去年看到江苏省话剧院的《南柯梦》,无意之间看到导演是王嘉明,我特意去查了一下是不是我知道的那个王嘉明。确认了以后我就决定去看一下这部戏。其实最近几年在北京看了很多各种大导演跨界来做的一些戏曲,有昆曲、京剧等。大家都很希望在传统的基础上能够让自己被观众看到,不只是传统戏曲本身。那我发现嘉明导演做的《南柯梦》是非常的不“王嘉明”的方式,看了之后是一出很舒服的。嘉明导演也讲过他的戏剧启蒙之一是昆曲。

 

王嘉明:对我来讲剧场启蒙最重要的其实是昆曲,大四的时候我有一个学姐,她没办法去看一场昆曲就把票给我,我那时候也是觉得这有什么可看的,讲得就是忠孝节义、爱情这种,但一看完全被吓到了。昆曲很多很有趣的地方是,比如它把我们瞬间一分钟内生气的事情,把一分钟里面密密麻麻的肌理纹路拉长到二十分钟,让你慢慢感受里面细腻的情感,我觉得剧场就应该是这样的一桌二椅。

 

所以我才会说我其实没有那么爱影像,虽然用得也很多(笑)。因为我慢慢也觉得,像影像这件事情它已经是像剧场中的电脑灯,已经算是剧场里的配备之一了,只是说怎么思考。对我来讲,其实影像这件事情,第一个思考的绝对不能是影像的内容,绝对不能是。对我来讲,它第一个思考的是光,第二个是被投物是什么,跟空间有关,再者是关于影像的社会性是什么,影像不只是内容,是社会性是什么。

 

 

陈然:嘉明导演使用影像,不见得是很先锋的表现形式,或是要撷取观众的眼球。我觉得是他认为这个地方有一些拓展空间的必要或者是其他的需求。我觉得《zodiac》这部戏,影像用的非常成功,可以说是四两拨千斤,用了很经济、很有简洁的方式,达到了效果最大化。而且是为了戏的内容服务,不像很多导演为了炫而做了影像。

 

王嘉明: 所以很多时候,其实形式、内容、意义、议题、技术在剧场都是混合在一起的,他不像语言被区分四块或五块的东西。包括刚刚提到为什么要做莎剧,我那时候很多人问我,我也没有回答,我也不知道么回答。我自己很喜欢莎剧,我觉得它很演出本,他的文字就是为了演出。但我觉得很多人对莎士比亚都有很大的误解。例如昆曲、传统的东西,我总觉得是很多人没有看到他们的好,而不是他们不好。

 

陈然:虽然现在说到莎士比亚,但今天主题是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我想说他们的戏我想说脑洞大开,但我觉得形容得有点不准确,但总是一个可以为自己想表达的内容找到一个相对应的形式的一个剧团,我觉得真的很厉害,因为不是你每次想找都找得到,他们每次都能做得到。嘉明导演都可以找到匹配一个形式、一个很好的语言去传达。

 

今晚19:30,朝阳9剧场 TNT剧场。

《Zodiac》和王嘉明的剧场美学,等你来发现。





往期文章推荐阅读:






2016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剧目信息:

(点击以下图片即可阅读)




《四情旅店》两岸三地四导演一部戏




《解UNDO》无差别杀人事件的警世寓言




《美丽小巴黎》一则农田长出巴黎铁塔的都更传奇



《Zodiac》与那个Youtube尚未出现的年代











‘阅读原文’最后抢购《Zodi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