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演讲:如何更好的社交,建立有卵用的人脉

朱英楠David 2018-04-09 09:37:51
导读

9月底,受TEDxBJUT团队的邀请,来到北京工业大学做演讲分享。很多人在咨询我怎么进投行的同时很喜欢问如何通过networking或建立人脉来入行,于是我决定挑选了一个感触颇深、又对所有大学生来说较有意义的一个topic:社交和人脉



视频(15分钟):




文字整理版:


“到底应该多花时间建立人脉,还是培养自己的能力?”


这是一个在大学时期曾经困扰我许久的问题。


那时长辈们常跟我说,进大学不仅仅是为了学习,更重要的是要积累人脉。久而久之,我便开始认为,人脉比能力重要。我的逻辑非常简单,一个再有能力的人,如果没有人脉,他也很难获得成功。


事实上,“人脉”这个概念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不断的在被神话化。在网上搜索“人脉和能力”出现的第一本书叫做《人脉胜于能力》,这本书的开篇也非常典型:




神奇魔咒,金钥匙。

看到这几个字连书都不用读就会有莫名的满足感。


在Derek Sivers的一个TED演讲中讲过,这种满足感叫做“social reality”(社会现实),意思就是说人的大脑会在完成一件事情之前,通过不断的YY这件事情而获得满足感。


因此,对于资深的鸡汤婊或鸡血帝而言,躺在一堆成功学里,就感觉好像已然走上人生巅峰也可以理解了。



当年的我看着这些书需找着满足感,但并没有完全靠它们来意淫人生。既然人脉是解开人生成功大门的金钥匙,在建立人脉这件事情上必须要付之行动。


于是大二那一年,我和几个小伙伴们创立了一个专门用来建立人脉的学生组织,我们把它取名为:Global China Connection,全球中国链接(网站:www.gccglobal.org)。

创立这个组织的目的非常简单:连接全世界对中国感兴趣的学生,让他们日后能够成为互相的人脉。


经过两年的运营,GCC的分社覆盖了全球范围内60多所大学,拥有上千名会员,每年组织数百场的活动。


在取得这些初步成功后,我向学校递交了间隔年申请,决定休学一年从纽约到北京,运作GCC的对外交流工作。而我的核心目的自然是能够尽早在北京开始建立自己的人脉,为日后回国发展早日埋下伏笔。


在北京休学那一年(2010-2011)我的劳动成果大概这样:


基本上当时媒体上经常提到的名人我通过各种渠道都去见了一遍,收集到了包括马云、李开复、冯仑、任志强、潘石屹、曹国伟等各种商界巨头的名片。


和王大锤一样,我也找到机会来了一张“马云合影”:


但是,这些辛苦收集来,看起来非常高端的所谓人脉,对于我之后至今的事业、生活、学习等等方面所有的帮助基本上可以总结为三个字:


“然并卵”


为什么?


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经历去认识了这么多人,获得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厚厚一打名片,为什么还是然并卵?




人脉,与其说是通往“成功”的“金钥匙”,不如说是伴随成功而来的结果。


我们从新闻、媒体里看到的成功人士的财富、名声、人脉,其实都是成功“结果”的代名词。


那么“成功的过程”呢?往往是从媒体、成功学大师和各种鸡汤文章中传播出去的,他们根据可见的结果去放大、删减、推断、甚至扭曲成功所需的“过程”,而真正的过程或者说完整的过程,往往太过漫长、细微、复杂、甚至无聊而不被提及、不为别人所见到。



拿运营公司的思路来比较一下可能会更好理解:


一家公司的生存逻辑大概是这样的:产品是核心,通过营销渠道将产品传播出去,然后获取用户,赚取利润,通过这些结果来衡量这是否是一家成功的企业。


再从一个人的角度来看:能力就是核心,通过社交渠道将能力展现给别人,然后获取人脉、名声和财富,通过这些来衡量这是否是一个成功的人。


所以一个人的人脉和一家公司的用户一样,都是成功路上其中一个要达到的结果,是基于产品/能力所达到的一个结果。


当我们盲目的追求结果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忽略掉过程。正如一个依靠补贴建立起的O2O服务一样,不留存的用户不能算作是用户;而见过一面之后不会愿意再次应邀的人脉也不能算作是人脉。


那么今天的这个问题“如何更好的社交”,实际上应该换个问法,


“如何更好的展现自己的能力?”



我的第一个建议是,找准定位


在年轻的时候,我们可能不够具备足够的社会资源去在各种各样的场合、社交圈都能够产生价值,因此找好一个符合自身能力的切入点非常重要。而这个切入点就是自己稀缺度高的那些领域或场合。


  • 稀缺度:一个东西的稀缺度越高,价值越高。


  • 社交强度:社交强度越高,意味着耗费的资源就越多(时间、金钱、精神消耗等等)。


当能力不稀缺的时候,可能要花费很多时间去社交才能够让别人了解和认可你;而当能力非常稀缺的时候,可能不费吹灰之力就有很多人等着想要认识你。


所以,找准定位就是在于找到自己稀缺度高的市场。

一是去找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去充分发挥,二是可以看到市场上的稀缺需求去学习相关的能力。


举几个栗子:


学生典型的稀缺度低,因为技能使用时间短,缺乏经验。学生如果想离开学校在社会上开始建立人脉,社交成本是相对较高的,也就是为什么我休学时认为我在建立有效人脉,但其实并没有。


时尚博主/职业电竞玩家:这些新兴的“职业”,通常是由于兴趣爱好开始的。典型的找到自己擅长的事情,挖掘自己拥有稀缺性的市场。


学计算机的学生: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程序员处于稀缺度高的时期,找工作、积累人脉都会相对容易。



第二个建议,注重线上社交,恶补线下社交。


正如公司需要通过线上和线下渠道推广产品一样,个人能力的推广也可以通过线上和线下来共同完成。



线上社交:互联网时代的新兴事物,能够广泛社交而且成本低,具有可控和高频次的优势。


  1. 可控性:发布内容可以充分准备,发过的东西可以删掉/重发,让新认识的人回头看历史帖的时候看到你最想展现的东西。

  2. 高频次:单聊、群聊、朋友圈留言、点赞等多种互动方式,有效提升印象。


注重线上社交应该很好理解,一方面去充分利用互联网的简单便捷和传播,同时要控制发布内容维护个人形象。


线下社交:渠道有限,而且成本较高(时间、金钱)。因此线下社交需要更注重效率,随着年龄增长线下社交会变得越来越有目的性,因为随着工作、婚姻、家庭的到来,时间成本会越来越高。


为什么说大学生需要恶补线下社交?

因为绝大多数大学生没有太多机会和步入社会的陌生人交流,更没有销售过什么产品,所以也不太会销售自己。无论是求职还是求偶,当第一次见面的时间非常短暂的时候,绝大多数人缺乏迅速建立良好第一印象的基础,迅速将自己的能力价值(value proposition)解释清楚,获得对方的认可。



第三个建议,能力是1,至少要让自己的能力达到1。


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可以理解为能力是1,其他都是0。正如产品是一个公司的核心一样,能力也是个人需要用于体现价值的最终衡量标准。


但在这里我想讲讲另外一种理解。



以这张图来简单的大概展现能力和有效人脉之间的关系:不是线性而是指数的;0不是最差而是可以变成负向的。


首先,当能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社交才开始变得有效。

假设这个一定程度是1,在同等的社交强度下,能力超过1越多,就会获取越多的有效人脉;相反的是,当能力低过1越多,有效人脉的流失也就越快。


社交在这里扮演的角色是可以使这条线更steep:频繁的社交可以让能力大于1的人迅速获得更多有效人脉,但是,频繁社交却会使能力小于1的人迅速流失更多有效人脉。



所以不要再纠结人脉和能力哪个更重要,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问题。


一个好的问题可以是:如何通过社交找到认同个人能力的有效人脉?





结语

其实无论是进投行还是任何一个行业,过分依赖人脉都是不好的。仰仗networking来找工作甚至可以说是下策当中的下策,因为真正有能力的人通过少量的社交,即可获得充分展现自己的机会,得到入行的通行证;而过分依赖人脉的人,通常在能力上就存在硬伤,应该花更多的时间恶补能力,而不是一味的networking,等待奇迹。




©朱英楠David 2015 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有意转载请联系微信:dyzpublic 或者回复公众号后台。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Gap Year一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