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学军:别忽悠!自动驾驶离我们还很远

选车网 2018-05-15 15:31:56

导读

    一些高举着要颠覆传统汽车产业的互联网公司声称,传统汽车企业太保守了,而这恰恰给他们留下了颠覆的机会,用计算机技术、数字化技术、互联网技术改造传统汽车,为用户提供智能驾驶汽车、自动驾驶的汽车。而他们推自动驾驶的理由是,因为世界上的交通事故中,超过90%是因为驾驶者处理不当所致,而自动驾驶则会消除这些错误,降低交通事故。当然,人可以在自动驾驶的汽车上睡觉,可以享受生活,可以把办公室移到车内,都是建立在对交通安全无忧的前提之下。但从目前的情况看,他们只是讲了个科幻故事。

今年,世界超级计算机——深蓝终于战胜了世界围棋高手李世石,此举惊动了世界。有人借此推断认为,自动驾驶汽车离我们不远了。但也许他们真的不懂汽车,对计算机或许也缺乏物理常识性的理解。

首先,深蓝有几个房间那么大,工程师给深蓝输入了大量的棋谱,深蓝“打谱”打了半年时间,才战胜的李世石。其次,深蓝之所以能够战胜李世石,是因为围棋具有极理性的、逻辑性很强的基本特征。计算机的程序恰恰是按照逻辑运算而来的,而让人始终保持逻辑状态,在比赛中始终没有一丝“杂念”,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计算机可以。所以,深蓝能够战胜李世石。第三,每下一步棋需要三分钟时间,深蓝有足够的时间进行逻辑运算。与汽车的自动驾驶相比,这太简单了。

要实现自动驾驶,首先要向计算机里输入大量的“地图”,除了公路上的数据外,还有野外的数据,没有路的“路况”都必须涉及,数据量之大远非棋谱可比。与之相对应,这台计算机的容量要够大才行。其次,汽车“地图”数据不是二维坐标的数据,因为车要上下坡,所以是三维坐标的数据。所以,这比二维坐标数据的棋谱复杂太多了。第三,支持自动驾驶的计算机的运算速度不是以分钟计算,而是以微妙、毫秒计算。对于交通中遇到的问题,车载计算机只有运算速度不仅要快于人类,而且要保证正确率超过人类,才能减少那“90%”以上的交通事故。这对计算机的性能提出了极端的挑战,从深蓝和李世石对弈的情况看,深蓝目前应当不具备这种能力。第四,围棋计算是逻辑性很强的,而交通遇到的问题则往往是非逻辑性的,非逻辑运算会造成死机的。而在汽车行驶中,死机是不允许出现的问题。第五,给汽车用的计算机要足够的小,大小不能超过发动机,也就是说要把几间房子大小的计算机缩小到汽车发动机的体量,而且要具备超级计算机的能力。这需要使用比现在体积小太多的芯片,要造出这种芯片,需要突破技术瓶颈已经设计最基础的材料技术问题了,这个难度就太大了。第六,即便有了这样的计算机,其运算过程中要产生大量的热量,发动机是靠水冷却,车用计算机如何散热?计算机的运算是要耗能的,计算机占了动力系统的位置能源何来?第七,计算机对于环境要求很高,而汽车恰恰是在最恶劣的环境下使用,高温、高寒、高湿、高沙尘……因此,且不说造出这种计算机的价格要多高,就是从物理的角度讲,可见的20年时间内,这种计算机难以造出来。

对此,有互联网造车的人士解释说,我们未来将采用云计算,汽车上不用放那么大的计算机。这听上去很合逻辑。但首先,运算如此巨大的数据量,你需要多大的带宽?或者说,公共的wifi系统要多么强大?哪个政府有那么多的资金支持这么强大的无线信号系统?其次,即便你具备如此的带宽,你的传输速度是不能减慢的。众所周知,在楼群里、在野外、在有云的时候、在遇到太阳黑子的时候,无线信号是要受到影响的,这是最基本的物理常识。如果无法超越这种基本物理属性,或者说,不能保证汽车行驶过程中传输信号永远畅通、永远不减弱,那么自动驾驶的安全则无从谈起。

因此汽车行业普遍认为,自动驾驶离我们还很远。目前所能做到的仅仅是辅助驾驶,或者说是智能辅助系统,即在特定条件下的自动驾驶,例如在高速公路上。在所谓的复杂路况下,也只是制动、起步、行驶而已。当然,还可以加入自动导航,但绝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自动驾驶。从这个意义上说,并非传统车企没有想过自动驾驶,只是传统车企思考问题更理性、更严谨,采取的是循序渐进的方式。是一个系统、一个系统地解决智能控制问题,最终实现对不同智能子系统的整合。谷歌之所以终止了汽车计划,据说是因为他们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行驶速度只有每小时40公里,而且是在特定的路况下,再高的速度、再复杂的路况就超出了车载计算机的控制能力。

也许有人问,如果自动驾驶离我们那么远,为什么宝马还提出了自动驾驶的概念?对,宝马确实提出了自动驾驶的概念,但那是宝马下个100年要做的事,而不是现在。另外,无论是宝马的自动驾驶,还是奔驰的自动驾驶,都需要智能城市系统的支持,没有这个基础,自动驾驶还是个故事。而建设智能城市系统的投入,将远远超过汽车的投入,要建设智能城市,首先要解决经济上的驱动力问题,没有经济利益驱动,没人投资智能城市,包括政府。

因此,就当前而言,我们需要的是现实可用的产品,而不是科幻的自动驾驶故事。


作者简介:

1979年学汽车修理,先后从事汽车修理、汽车制造,1993年转行中国经营报,先后从业多家媒体,参与创办汽车版,先后担任过记者/编辑、主编、首席记者。其间从事咨询工作,开发了性价比分析系统、乘用车市场经济指数分析系统。年逾半百,辞职创业投身互联网,现任《选车网》总裁

精品阅读

管学军:宝马的难题奔驰给“解”

管学军:五菱汽车为什么“不灵了”?

管学军:“新车效应”短    长安如何“换挡上路”

管学军:贾跃亭在哪停?

管学军:甲醇替代石油燃料获工信部肯定

管学军:甲醇汽车或成新方向

管学军:北京应给私家车主颁奖

管学军:新能源汽车在毁誉参半中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