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儿童插座价格联盟

首次回应丨凤凰网“开除高管”事件追踪:当事人妻子发文“澄清”

楼主:金口娱言 时间:2018-05-27 13:24:50


        昨天早上,金口娱言发布文章《凤凰新闻客户端三位高管同时被开除,凤凰网近年来多次被约谈》,对凤凰网开除凤凰新闻客户端总经理傅泗航、运营总监蔡信、主编缪汶一事进行关注。

昨天下午,知名媒体人罗昌平微博披露,“傅泗航的妻”发布《关于傅泗航近期经历事件的说明》,对“开除”事件进行“澄清”。

昨天晚间,金口娱言联系上了三位当事人之一傅泗航,这也是傅泗航在经历“开除”风波后首次回应此事。傅泗航向金口娱言确认了《关于傅泗航近期经历事件的说明》(下称《说明》)的真实性,但同时拒绝对此事作出更多回应,“我什么都不说了”。

《说明》透露,2016年7月10日左右,傅泗航等人得到消息,凤凰网从外界招来一人要替换傅泗航,当时很震惊,也很意外,遂几次要约见凤凰网CEO刘爽,但都被一再拖延时间。7月25日上午九点,傅泗航被通知去和凤凰网副总裁陈明谈话,同时收走傅的电脑。与此同时,凤凰网给全体员工发邮件称,因人举报,傅泗航涉嫌徇私舞弊、以权谋私,停职接受调查。

经过几天的调查,凤凰网得出两条结论:一是在2015年年底,凤凰主笔唐驳虎写的十几篇关于空气浄化器的文章最后加了傅泗航夫妇运营的微信号ID。二是傅泗航在工作时间给自己的微信号做事。对于第一条结论,傅泗航妻子承认有“私心”,但仅限于刚开始的两三篇;对于第二条结论,傅泗航妻子也认为“有不妥之处”,但强调更多时候是在业余时间打理私事。

《说明》中,傅泗航妻子指责凤凰网查阅傅泗航个人的电脑信息、聊天记录,破解其个人工作邮件,在内部会议上宣扬污蔑性言论,最后办理离职时又逼迫其签订欠款合同。

傅泗航妻子称,自己丈夫生在凤凰网工作了十四年,无论对领导,对同事,对公司的业务发展都有深深的感情在,不想用激烈的言行毀了这份感情。但是,“事态的发展,逼迫我不得不站出来发声,因为心中实在太委屈太委屈。”

傅泗航妻子一方面觉得丈夫十几年来夜以继日、无公休、无假日地为公司的事情尽力,做出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对本职工作也从未懈怠过,一方面对公司以(开除)这种方式让她丈夫离开感到“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而且,“公司在知道他做个人公号的事情后,从未与他本人就此事进行过沟通”。

关于傅泗航妻子的这份《说明》,网友评论众多,褒贬不一。有人认为《说明》坐实了傅泗航等人“以权谋私”,有人则谴责凤凰网太过分了“没有人情味”。不过,更多的网友希望凤凰网也能正面回应此事,公布证据,以正视听。

昨晚,金口娱言再次留言给“凤凰新闻客户端”官方微信公众号,希望其回应此事,但截至发稿时,没有收到“凤凰新闻客户端”的回复。

附:《关于傅泗航近期经历事件的说明》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我们经历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出乎意料、超出想象,震惊、不可思议,这些感觉都不说了,总之,我们以为都过去了,己经调整好心态去做好手头的事。

  但昨天的一则新闻稿,又将这事掀起了波澜。尽管我们一直对此事持隐忍的态度,觉得清者自清,当事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觉醒、醒悟,所以不想对外界解释什么。但现在看来,有必要出来澄清一下事实,不能光是一方面在发声。

  傅泗航此前任凤凰新闻客户端总经理、凤凰网副总编辑。

  2016年7月10日左右,我们得到消息,凤凰网从外界招来一人要替换傅泗航,当时很震惊,也很意外,遂几次要约见凤凰网CEO刘爽,但都被一再拖延时间,直至7月25日,是个周一。

  上午九点,傅泗航被通知去和凤凰网副总裁陈明谈话,同时收走傅的电脑,并发全体邮件,内容是因人举报,傅泗航涉嫌徇私舞弊、以权谋私,停职接受调查。

  而且,傅泗航的很多同事也同时被要求待在会议室里,不许随便外出,逐一受到了公司询问。

  经过几天的调查,调查结论是,在2015年年底,凤凰主笔唐驳虎写的十几篇关于空气浄化器的文章最后加了微信号伽罗生活的ID。

  伽罗生活是我和我先生在运营的一个家居类微信号。

  2015年年底,当时北京正雾霾肆虐,我们请唐驳虎先生为伽罗生活写过几篇关于空气浄化器的文章,他也在凤凰新闻客户端发类似的稿件,在凤凰客户端发的稿件下面都加了伽罗生活的ID。

  这个事情,当时确实是唐驳虎应我先生的要求加的,我们承认在这件事上起了私心,但也仅限于刚开始的两三篇(此系列文章有十几篇),后来因为空气浄化器的文章专业性较强,我和我先生并无多大兴趣点开阅读,所以即便是加了ID,自己也浑然不知。

  另一个调查结论是,傅泗航在工作时间给伽罗生活做事。

  伽罗生活微信号是在2015年10月注册的,11月5日发第一篇稿。之所以运营这个微信号,是因为,我和我先生平时对艺术、建筑、家居都很有兴趣,也有很多积累。

  2015年,我们装修了一套房子,感触颇深,很想把一些装修经验与人分享,于是开了这个公号,这在媒体人几乎人人有个人公号的时代也不算什么稀罕事。

  我先生为伽罗生活撰写过文章,也做了一些运营的事。主要是因为他本身对这个东西就很有兴趣,另外也是因为工作上很苦闷(至于为什么苦闷不是这里要说的重点,就不细说了),想做些自己喜欢的事,调整一下心情。

  在此期间,凤凰网的两位同事也参与了伽罗生活,蔡信老师和缪汶老师,他们三人确实利用了一些工作时间,这个我们也认为有不妥之处,但更多时候,他们三人是在业余时间参与伽罗生活的事。

  这就是凤凰网对傅泗航事件调查得出的我先生两个失职之处。处理结果是开除三人,并对傅泗航个人进行经济处罚。

  在此调查过程中,公司查阅傅泗航个人的电脑信息、过去数年的rtx聊天记录(一种类似QQ的工作交流工具),破解了他的个人工作邮件,在内部会议上宣扬污蔑性言论,最后办理离职时又逼迫签订欠款合同。

  事后,又在全公司范围内传达禁止转发跟伽罗生活有关的内容,甚至有些己离职员工也收到类似警告。这些行为、言论,甚至一些诛心讨伐,在我看来都严重侵犯了个人隐私并损害名誉。

  这些事情,我们当时都选择了沉默,一是因为觉得自己确实有不妥之处,另外也是对凤凰的情义,毕竟我先生在凤凰网工作了十四年,无论对领导,对同事,对公司的业务发展都有深深的感情在,不想用激烈的言行毀了这份感情。

  但是,事态的发展,逼迫我不得不站出来发声,因为心中实在太委屈太委屈。这十几年来,我先生夜以继日,无公休、无假日地为公司的事情尽力(作为与他共同生活的人,我是颇有些微词的,但也能理解和支持他),做出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即便是自己做公号,扪心自问,对本职工作也从未懈怠过。

  最后公司居然以这种方式让他离开,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而且,公司在知道他做个人公号的事情后,从未与他本人就此事进行过沟通。

  尤其是我先生一再要求,在调查结果中要说明所犯之事、澄精不涉及经济问题,公司都不予理会,最后只发了一个措辞含糊的邮件,让很多人不明真相并心生误解。

  这些到底是用意何在?我无法理解。 写下这些,只是想让围观者自行判断是非。

  为什么由我来发声?因为我先生至今还对凤凰网饱含情感,也一再阻止我如此行为,作为家人我能理解他,但作为一个个体,我必须表达出来,至少能让我们身边的朋友不要产生误解。

  此前对公司的处理决定,我们虽然认为有极大的不合理、不合法之处,但出自职业精神的内省自疚,我们默默承受下来,但无法接受后续的一系列污名化行为。

  最后,我想说,作为一个法律专业毕业的人,我深知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必要性。

  

                                        傅泗航的妻

                                       2016年9月1日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