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儿童插座价格联盟

所有的孩子都是美好的, 他们的父母也都是美好的

楼主:少有人走的路 时间:2017-11-13 22:25:17




“所有的孩子都是美好的,他们的父母也都是美好的”这个观点可能令你们感到迷惑。这怎么可能?这涉及非常深远的维度。因为这同时也是在说我们曾经是美好的孩子,我们现在仍然美好。这也是在说我们的父母也是美好的,因为他们曾经是孩子,他们曾经是美好的孩子,现在作为父母,也依然美好。



所有的孩子都是美好的, 他们的父母也都是美好的

作者 | 德]伯特·海灵格
声明 | 文章内容节选自《洞悉孩子的灵魂》


隐藏的爱

“所有的孩子都是美好的,他们的父母也都是美好的”这个观点可能令你们感到迷惑。这怎么可能?这涉及非常深远的维度。因为这同时也是在说我们曾经是美好的孩子,我们现在仍然美好。这也是在说我们的父母也是美好的,因为他们曾经是孩子,他们曾经是美好的孩子,现在作为父母,也依然美好。

 

除了肤浅的谈论,我想说点关于这句话的背景。当我们说“但是孩子做了那样的事情,父母做了这样或那样的事情”时,他们是做了,是的,但是为什么呢?那是出于爱。

 

我现在深入地解释这点,我将和你们做些练习,这会帮助你们在灵魂里感知到底什么是很美好。当然结论是——我创造了“所有人都是美好的”这个先入为主的表述。而且,人们正是如他们所是的那样美好。因此我们不必为我们自己担心,或者为我们的孩子担心,或者为我们的父母担心。无论他们是好是坏。有时候只是因为我们的目光暗淡,因此我们看不到自己的美好,看不到孩子的美好,看不到父母的美好。所以,首先我想要在我们开始体验之前,从整体上澄清这点。



书名:《洞悉孩子的灵魂》

作者: [德]伯特·海灵格
出版社: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所有的孩子都是好的

灵性场域

我们都深植于一个更大的系统,一个家族系统,这点通过家族排列显现出来。不仅仅是你的父母和他们的兄弟姐妹们归属于家族系统,祖父母、曾祖父母及他们的祖先,都归属于家族系统。还有更多的人归属于这个系统,因为他们由于某种特殊的方式归属于这个系统。比如我们父母或者祖父母早期的伴侣。在这个系统里,所有成员都被一个共同的力量所引领。这个力量遵循着特定的规律。

 

这个家族系统是一个灵性场域。在这个灵性场域内——正如我们通过家族排列所经历的一样——每一个人都与他人共振。有时候这个场域失调。当有人归属于这个系统,却被排斥或者遗忘,失调就会出现。这些被排斥或者被遗忘的人是与我们共振的,他们提请我们现在去关注他们。在这个场域里涵盖一切的定律是:属于这个系统的每一个人,都拥有同样归属的权利,无论怎样,没有人可以被排除。

 

没有人会在这个场域里走丢。每一个人都对这个系统产生影响。如果有人被排除,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这个人将被家庭里另外一个人所取代。在这个场域的影响下,通过这种共振,另外一个家族成员将被选择去代表被排除的人。然后这个家族成员,比方说一个孩子,会表现怪异。


也许这个孩子会吸毒、生病、具有攻击性或者犯罪。他或她或许会变成一个杀人犯,或者精神病,这些都是可能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人怀着爱看着某个被排除的人。这个人通过他们的行为迫使我们去看那个被排除的人,怀着爱。这就是所谓的坏,甚至可怕的行为,其实是一种对某个被排除的人的爱。

 

现在,看着这个孩子,替他担忧,尝试改变他,正如你所知,根本不起作用。还有更大的力量在这里工作。我们最好和这个孩子一起来看看我们所归属的这个场域。通过孩子的眼睛,直到我们在孩子的引领下,看到那个被排除的人在哪里等待我们。


这个人需要我们去看到他或她,把他或她放进我们的灵魂里,放进我们心里,放进我们的家庭里,放进我们的群体里,甚至放进我们的民族和国家里。所以,所有的孩子都是美好的,如果我们允许他们美好。这意味着我们不仅仅去看着他们,还去看他们怀着爱所看的地方。



在家族排列里,很棒的体验是不去担心孩子或者其他人,而是想着这些孩子不可思议的行为。我们看着和他们在一起的那些被排除的人,把他们放回我们的家族系统里。一旦这个人或这些人被包含在父母的灵魂里、家族的灵魂里和集体的灵魂里,这个孩子便会发出如释重负的轻叹,并且最终从纠缠里解放出来。


一旦我们了解这些,我们可以等待,直到我们作为孩子的父母或者其他家庭成员知道这些行为都要将我们带向哪里。如果我们和孩子一起走,也带上另外那个人,这个孩子就不再会在行为和感觉上都像另外一个人。那么还有谁也自由了呢?我们,作为父母或者其他的家庭成员。


突然,我们改变了,我们感到更富有了,因为我们在心中给了那曾被排除的人一个位置。每个人都可以表现得有所不同了,都可以更加全然地活在当下的人生里了,带着更多爱、更多轻松、更多宽容,超越我们浮浅的好与坏的区别。这种区别让我们很容易假设我们比较好,其他的人比较糟糕。


虽然那些我们认为的坏人只是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去爱,浮浅的好坏区别会让我们很容易去假设我们自己是好人,另外那些人是坏人。当我们和他们一起去看,看他们所爱的地方、他们所爱的方式,我们关于好坏的区别便消失了。

 

另外一个结论当然是,我们的父母也都是美好的。在任何我们想要反对他们的事情背后,那是一种不同的爱在工作。这种爱并没有流向我们,然而,它去了另外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我们的父母看起来还是孩子,他们爱着某个渴望回归家庭的人。当我们开始在内心给予那些被排除的人一个位置,我们就会和我们的父母看着同样的方向,他们的爱去了那个方向。突然,我们会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完全不同的情形,我们学到了爱到底意味着什么。



一切

在我们开始一个练习之前,我要为你们读一点我自己一本书里的内容,这是我仍然觉得珍贵的一本书,书名叫《移动中的真理》。在这本书里,有一小段浓缩了我刚才所解释的内容,从一个哲学的角度。这段文字叫做“一切”。

 

一切之所以能成为一切是因为它与一切相连。一切都与另外的一切相连。没有什么是分离的。分离在这个意义上也是与一切相连的。一切都在一切里呈现。因此,同时我也是一切。没有我,一切不可能成为一切,没有另外的一切我也不能成为我。

 

这对我的生活方式又意味着什么?对我所感知的方式意味着什么?对我的存在方式又意味着什么?在每一个人身上我都看到所有人,因此我也在他们身上看到我自己。在我的内心我也感知到所有人,如他们每个人所是的样子。所有人在每个人那里遇见我,我也在每个人那里遇见所有人。

 

我怎么可能在拒绝他们任何事情的同时,不拒绝他们中的我自己呢?我怎么可能为他们开心的同时,不为他们中的我自己开心呢?我怎么可能祝福别人的同时,不祝福我自己和所有其他人呢?我怎么可能爱我自己的同时,不爱所有其他人呢?

 

当我们在每个人那里看到每个人,我们也在他们那里看到我们自己,我们在他们那里遇见自己,我们在他们那里找到自己。当我们伤害他人,我们便是伤害我们自己。当我们帮助他人,我们也是帮助自己。当我们阻挡别人的时候,我们也阻挡着自己。当我们贬低他人的时候,我们也贬低自己。那些真正会爱的人,爱所有人。

 

当我们真的爱他人,我们爱所有他人。因此,爱你的邻居便是爱所有人,包括爱我们自己。这是纯净的爱,充分的爱,因为一切包含了一切,尤其也包含了他自己。



伟大

最后,共振意味着:我爱每一个人。当我们和某人不和或者是抗拒某人,我们便与整体失去共振,我就无法在与整体的共振中进化。那么解决方案是什么呢?我把我抗拒的一切放在我的内心。这便是爱每样事物、爱一切的方式。通过这样的爱,我变得伟大。这里的伟大又意味着什么呢?我承认我和所有其他人一样,他们也都和我一样。因此,我便和整体联结,因整体而伟大。



冥想1:我们的疾病在看谁?

现在你们可以闭上眼睛了。我来和你们做个小小的冥想,通过这个冥想你会自己体验到共振意味着什么,以及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内在的。进入到你的身体,感知那让你觉得伤痛的地方、有疾病的地方,或者不是特别舒服的地方。很显然,伤痛或者不是很舒服便是与身体的不和谐。我们来和这些疼痛、疾病、这些器官一起躺下来。


我们来感知这些疾病、这些器官、这些疼痛所凝视的地方。这个疾病在与谁共振?在和哪一个也许被拒绝、被遗忘、被看成魔鬼或者被评判的人共振?我们等待,一直到我们可以进入这个移动,直到我们开始共振。也许,我们突然看到疾病所凝视的方向。


比如,一个早逝的孩子、夭折的孩子、人工流产的孩子或者被送人的孩子,或者是被我们评判为罪犯的人,我们希望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或者我们的家庭不希望和他有任何关系的人。


我们看着这个人,把他当成我们中的一员,和我们的疾病一起对他说:“现在我看见你了。我和你一样。你也和我一样。现在我在我的灵魂里和在我的家里,给你一个位置。现在你又和我们在一起了,你是我们中的一员。在一个伟大的力量面前,你不比我们更好,也不比我们更坏。在这个伟大的力量面前,我们如同棋子,这个伟大的力量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运用棋子。我们承认,你和我们一样,我们也和你一样。”

 

也许,我们还可以去看一些人,那些我们拒绝的人,那些让我们生气的人,那些让我们愧疚的人,那些伤害我们的人,我们对他们每个人说:“可以。”我们再去感知我们身体的、灵魂的、爱的变化。



冥想2:作为孩子的我们在看着谁?

这是发展一种最终的共振意识的第一步。共振在我们内在起了什么作用?我们如何能通过共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去经历那些从前我们关闭的东西?

 

现在我们可以根据一些结论来继续我们的练习,请再闭上眼睛。你看着仍然是孩子的自己,以及你作为孩子的行为。有时候你的父母为你感到担心,他们也许想:这个孩子好像哪里有点问题。他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她如此退缩?为什么他有那么多恐惧?为什么她那么生气?那么没有耐心?为什么他不想学习?为什么她要放弃,就像一切都毫无希望一样?

 

就像一直以来一样,你看着这个曾经是小孩的你,你非常轻柔地进入这个小孩的灵魂:当你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感觉的时候,作为孩子的你在看哪里?那个秘密的爱去了哪里?你在和谁深深地共振?是哪一个或者是哪一些人渴望获得你的关注?这样他们就会终于被看见和被爱了?你可以对你的父亲或母亲,或者父母两人,或者其他的人说:请求你,和我一起看那里,怀着爱。然后你就可以承认,作为一个孩子,你有那么多的爱。和大家所期待的不同,你和那不被允许归属的人深深相连。你可以感知你曾经和现在都是多么地美好。

 

好吧,这是第二步。



冥想3:作为孩子的父母在看谁?

现在我们再往前一步。你们仍然和我在一起吗?这一步会更加深入,我知道,但是它会令我们丰富而广阔。你们现在可以再闭上眼睛了。现在我们看着我们的父母。也许作为孩子,我们曾因为某些事情和父母闹别扭。我们希望他们有所不同。现在我们看着曾经是孩子的他们,看起来仍然是孩子的他们。


他们在看着谁?谁被排除在外?谁被遗忘了?他们曾经与谁共振?他们仍在与谁共振?他们是如何成为他们现在的样子的?通过这种共振?通过深沉又秘密的爱吗?现在我们看着某个或者某一些我们的父母怀着爱和他们在一起的人,我们爱那些人,就像作为孩子的父母爱那些人一样,即使大部分是无意识的,这个深刻的移动朝向那些人,朝向那些我们的父母想要带回家的人。

 

我们允许这些人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我们看着他们,对他们说:“是的,我看到你了。我也在我的心里给你一个位置,怀着爱。”



冥想4:作为孩子的我们的伴侣在看着谁?

现在我们同样再往前一步。请再闭上你们的眼睛,如果你们愿意,看着你的伴侣,或者另外一个和你很亲密的人,希望和你保持联结的人。也许你对他某个行为感到不舒服。

 

现在看着这个人通过这个行为所看的方向。那是一个被排除的,也许被拒绝的或者被谴责的人?你看着你的伴侣或者另外一个亲密的人,看着他或者她所看的方向,怀着爱。

 

这些都是练习爱一切的一种方式。你可以感知到我们灵魂里的某些东西是如何因此而发生变化的吗?当我们允许自己对这些移动敞开心灵的时候,我们是如何开始成长的呢?



冥想5:我们自己的孩子在看着谁?

现在我还是继续再往前一步。你们可以再闭上眼睛了。看着你的孩子,如果你没有孩子,看着亲属的孩子。尤其是那些让你感到担心或者行为不够友好的孩子。和他们一起去看他们的行为或者疾病所看的地方。是谁渴望通过他们被看见和认出来?他们在和谁一起进行爱的共振?你和他们一起去看向那里,一直到你也看见了那个或者那些人,也许突然,就像从一个深沉的梦境里醒来,突然就看见了。



爱所有人

还有人仍然怀疑所有的孩子都是美好的吗?怀疑作为孩子的我们也是美好的吗?怀疑作为孩子的父母也都是美好的吗?怀疑我们的孩子都是美好的吗?一切都是美好的。

 

这就是爱所有人。这点透过某种非常简单的事情展示出来。我们看着所有的人,在我们的心里给他们一个位置。有一个内在的态度是与这点一致,那是一句很美的话:像我在天堂的父亲一样慈悲。他让阳光照耀好人和坏人,他让雨水同样洒落在公义与不公义的人身上。为什么?因为他与所有人共振。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该书出版于2016年7月1日,查看此书,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少有人走的路
要么读书 | 要么旅行
微信号:ihistories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