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顺成德”

人民政协报 2018-04-15 14:35:37

王树理(回族)

“顺成德”在我的印象里,是个极其模糊的概念。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公私合营之前,它是我老家一个叔伯大伯开的点心铺子的字号。后来,公私合营了,那个本家大伯将点心铺子入了股,他自己也成了村供销合作社“吃工资”的工作人员。从此,点心铺子没有了,那块祖上传下来的“顺成德”牌匾也没再见到。只是那个点心铺子留给我的香甜,还时不时地在脑海里打转,让不得安分的馋虫隔三差五地勾得我神魂颠倒。

等我长大了,点心的香甜似乎已经不再重要,但那块“顺成德”牌匾,却总在我的脑海里出现,让我辗转反侧。后来,我抽时间回到乡下,想就打听那块牌匾的下落,虽然未能找到,却从老人们的讲述中得知了一些那块牌匾的来历:原来,我们这个家族是明末清初由北京花市迁徙到山东省武定府棘城镇的一支。勤于稼穑的先人们耕作之余,继承了回回人长于经商的传统。五世祖王好学,是个饱读诗书的先生,他从北街杨姓汉族人手里盘下一处临街房,开办了杂货铺。为了使买卖有所长进,五世祖借用清初硕儒徐旭旦《淡泊明志论》中“人自成童而入大学,必弃幼志以顺成德,是人之有志岂不于离经时早有辨之哉”的话,取下了“顺成德”这个字号。后来我从《皇朝经世论文》中读到徐旭旦的这篇文章,咀嚼再三,才知道五世祖对这个杂货店寄托了多么深的希冀与厚望。

家族中的人们未敢辜负祖训,一百多年以来,不管谁来继承祖业,都不敢有丝毫废堕与懈怠,把个门面支撑得蛮像样子。到我的曾祖父这一辈,“顺成德”已经小有名气。2005年,我回故乡时,看到了从乾隆四十六年到公元1953年三世祖爷及其嫡传置办田产的房契、地契,也让我了解了先人们从繁华的京城迁徙到鲁北平原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用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积跬步以成千里的精神,开始新的打拼的故事。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更加希望有一天能再看到“顺成德”牌匾重新挂起。那将不是一家族、一门户的荣耀,而是社会变革、经济进步、民族振兴的一个重要标志。

这一天还真的来到了。

2009年初秋,我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出差,见到了那个将点心铺入股后成为供销社员工的大伯的儿子、本家弟弟王树廉。树廉小我一岁,和我同窗到中学毕业。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是个头脑聪明、有一定文化、热心钻研农业技术的农民,在村里的庄户日子过得也不错,啥时候跑到呼和浩特经商来了?

树廉告诉我,进入2000年以后,他几次到内蒙经商,经过反反复复实地考察,于2002年来到呼和浩特。开始,他只是做卖羊杂、羊汤的生意。小试牛刀后,觉得在呼市从事清真餐饮业是一桩不错的买卖,于是便产生了重振“顺成德”字号的想法。也就是这一年,他在呼和浩特市金川开发区租下了一座房子,办起了以水煮牛羊肉为主要特色的清真餐饮业,并同时打出了“顺成德”的招牌。

一个外乡人,远离家乡到塞外山城从事餐饮业,不用说开局的艰辛,立足的不易,就是人生地不熟带来的种种困难,也需要很大的毅力才能克服。靠什么站住脚跟?五世祖好学先生确立“顺成德”字号时提出的要求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弃幼志,顺成德”。树廉告诉我,他放弃了那种一开业就要立竿见影的简单想法,而是把功夫下在诚实、公正、热情、卫生方面。为了打开局面,他把全家从山东搬来,靠着早起晚睡、勤劳热情,把生意搞得红红火火。不消两年工夫,“顺成德”红了、火了,许多回头客都以能吃到“顺成德”的水煮肉而感到自豪,电话订餐者终日不绝。

2011年春节刚过,树廉打来电话告诉我,在前些年取得已有经验的基础上,一处投资200万元的“顺成德”分店很快就要开业了。

“弃幼志,顺成德”,先人们的精神在领受了时代的熏陶与洗礼之后,是不是又有了新的内涵呢?从那块有着悠久历史的牌匾被重新高挂的历程,我似乎感受到一种难以阻挡的与时俱进。我盼望着后来人接过先人们的字号,不只是一种装潢、一种点缀,而是一种继承与创新。在这样的理念之下,让服务质量越来越好,把牌子越擦越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