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儿童插座价格联盟

我一个小女子都敢站出来,你怕什么?!

楼主:觉海扬帆 时间:2018-05-15 13:48:47

这两天地铁骂人的视频迅速流传:北京某地铁上,一位小伙子用极脏的话辱骂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女生打电话报警被他夺去手机,争执间地铁到站,小伙子将手机扔出去后竟将女生推出地铁。

 

小伙子固然可恶,但最让人寒心的是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出来劝阻。那小伙长相瘦弱,手无寸铁,在场有不少比他壮实的男士,还有人低头刷手机作视若无睹状,车厢里除了那个小伙子的骂声外一片沉默。

 

此视频一出,众多评论文章纷纷谴责和思考众人的冷漠。各种道理和争论够多了,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道,我就来讲一件我“见义勇为”的事,谈一谈“站出来”的感受。

 

觉得我趁机自夸自秀的,您说对了,我还真是这样想的。不过,我很希望大家都能来这样秀一秀,能比着秀、赛着秀就更好了。      

 


那是去年初,在汉口协和医院的停车场附近,我约好一位司机,打算拼车回老家。上车后还有乘客没到,我和司机大叔边等人边闲聊。

 

这时医院停车场入口处传来叫骂声,我和司机大叔打了个招呼,马上就下车过去了。只见几个穿保安制服的人围着一个男子猛烈地殴打,男子坐在地上躲闪着,眼角处在流血。

 

我马上冲上前对他们大声说:“我是路过的,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要打人!”那几个保安没有停手继续打,边打边愤怒地吼道:“他车里还藏着棍子!还想和我们动手?揍死你!”

 

那个男子弓着腰护着头,好像是在向我求救解释:“我车里根本就没有东西!”我拼命地拉着其中打的最凶的人的手臂,大声劝道:“别打了,出了事你们都有责任的!”

 

这个保安稍微放缓了动作,但那男子又在说什么,激怒了旁边的人,他们再一次往他身上踢去。被打男子的妻子一边在旁边喊叫,一边紧张地打电话报警,但很快被夺去手机。

 

看他们越打越狠,我直接站到这个男子面前,伸出双手护着他。也许看我是个外表柔弱无害的女生,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碰我,也没有一个人骂我,连说我“多管闲事”的话都没有。我的劝说和伸开双手的阻拦起了些作用,他们渐渐停手。我蹲下身看那个男人,他闭着眼发抖,脸上流着血。

 

事发在医院门前,尤其是协和医院这样的地方,很快旁边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他们站在那里看着,没有一个人上前劝阻,我孤零零地在那里竭力劝说着。

 

在他们的争执中,我大概有点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这个男人开车带着妻子、老人和小孩来看病,大概是停车时进错了口,保安叫停。


他可能是态度不好,或者做了什么动作,被保安认为他要打架挑事。于是一群保安一拥而上,将他打倒在地,老人抱着小孩还在车里面不敢下来。

 


一会儿,一位穿警服的人来了,我特别留意了一下,他的臂章上写的是“协警”,说明他不是正规的警察,我猜可能是医院内部人士。


他神情平淡地向保安们问了几句话,保安在回答时那个男子辩解了几句什么,没想到又激起他们稍稍平息的愤怒。他们怒气冲冲地上前,围着他又是一阵猛踹。我又拼命地拉开他们,蹲下来护着绻缩在地上的男子。

 

还是很幸运,竟然没有一个人碰我,也没有人骂我。协警过来劝阻,他们骂骂咧咧地停手了。我扶男子起来,他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的妻子在旁边哭喊。

 

那几个保安商量如何处理,他们要把男子往办公室里拖。我觉得不妙,如果拖到里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那男子也知道这一点,死活不愿意动,双方僵持在那里。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众人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几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子站在台阶上看着,没人动,没人说话。真正的警察一直没来。

 

看现场暂时平息,我以为就没什么事了。低头一看,发现手上沾了许多那个男子的血,我就去门诊大楼里洗手。

 

没想到就那一会儿,等我出来时,被打的男子和保安都不见了。我赶紧问旁边的人,他朝医院门卫室方向扬扬下巴说:“他们把他拖到那个屋里了。”

 

我心里一沉,这个男子很可能会继续挨打。我跑过去朝门卫室里看,没看到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好了。走到停车场入口处,那个男子的车还停在那里,有人想打开车门没打开,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有个老人抱着孩子。男子为了保护家人,下车前已将车门锁死。

 

那个无所作为的协警面无表情地问我:“你是做什么的?”

 

我大声说:“我是路过的!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做证!”


我又指着车窗说:“你们别动她们!”然后我就回到车上了。

 


司机大叔一直看着整个过程,他直夸我是个好人,我没吭声,和他什么都不想说。

 

直到现在我还在想,他们把他拖走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会儿我要去洗手?虽然我很可能根本阻拦不住

 

但不管结果如何,这件事让我很自豪。众目睽睽下敢于站出来,我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和勇气。我相信,地铁上那些沉默的看客虽然当时是安全了,但过后扪心自问,他们的心会不安,因为良知不可欺。

 

我生活的圈子比较单纯,不是在学校当学生,就是在学校当老师。后来又一直呆在乡下,外出也不太多。在我的印象中,我碰到过四次这种公众斗殴的事件,上前劝阻过三次。这一次是打的最厉害的,也是我用力最大的一回。为什么我会去管闲事,有三个原因:

 

第一,最重要的一点:如果我看见了这种事却什么都不做,我会很鄙视自己。我平时天天讲道理一套一套的,遇到事却躲一边,怎么对得起我教的孩子,以及那些平时觉得我还不错的朋友们呢?也更对不起我自己。

 

第二,每次都是众人围观无人劝阻,我一个人勇敢上前,我会觉得自己很酷,很勇敢,我喜欢那个样子的自己。

 

第三,遇到这种事我上前有性别优势。一般打架的看我是个女的,又是无关利益的路人,他们再激动也没有一次对我动手的,连骂一句都没有。


当然,我才劝阻了三次而已,算是我运气好,并不能保证以后每次都会这样幸运。不过一旦我一个小女子都上前了,也更容易激发起旁边的人参与进来。

 


不是说四次吗?还有一次没站出来是什么情况呢?那是有一次我在学校附近的网吧,突然一个小伙子冲进来,抓起一个上网的男生衣领一顿狂揍,边打边咆哮怒骂。事情发生的非常迅速,在场的人都愣了,我也吓住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后来是网吧的人来把他们拉开了。

 

还记得当时我的心狂跳不止,呆坐在那里半天脑袋都是空白的。过后我很鄙视自己,为什么我能坐在那里看着别人挨打却一动不动。虽然事发突然,可能我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我还是什么都没做。我为自己的懦弱而羞耻。那时,我二十一岁。

 

现在的我与那时的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但我也不会傻乎乎地蛮干。三次劝阻事件中我之所以都敢上前,很重要的原因是打人者手里都没有武器。否则我是绝不会近距离上前劝阻的。我会选择报警,并在安全的地方用手机拍下视频作证。在力量明显不对等的情况下,首先要保护好自己。

 

另外,如果遇到危险,或者想去帮忙力量不够时,要会指名求助。社会心理学里有“责任分摊心理”,意思是说发生公众事件,之所以有那么多旁观者,很大原因是大家会在意识中将责任平摊给在场的所有人。人越多,个体越不容易行动。

 

因此,如果遇到危险,定向指名求救的成功率会大于公众求救。比如说“请那位穿红衣服的大叔救救我”,或者点名让某个小伙子和你一起上前劝阻打斗。被指认的人会因为责任感的聚焦,以及公众注视下的道德压力而增加行动的可能性。

 

那次在医院我怕不怕呢?说实话还真不怕,首先是看到他们手里没有武器,其次他们毕竟是医院的保安,都是“有单位”的人,必然有所顾忌,不会毫无底线。

 

还有,因为我当时生活各方面比较顺利,信心满满、胆气十足,处于正能量充沛的状态,所以二话没说就上前了。

 

能量带来胆气,胆气滋长能量。孟子说“吾善养吾浩然之气”,这是真的。一个人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走过的路,看过的书,这些种种,都会化为无形的气场笼罩着你。

 

当我们做了一件善事,善种便在心里种下;当我们做一件恶事,恶种也在心里种下。善恶之果虽不一定马上显现,但善恶之气却如形相随,此谓之气质。

 

最后,还是那句话:我一个小女子都敢站出来,你怕什么?!



欢迎长按二维码关注觉海扬帆公众号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