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秋 | 赠我一场温柔梦

MissMango 2017-12-06 20:19:30
2016.10.31 | NO.28
夏天的时候写了一篇北京的美食攻略,
转眼秋天如约而至,
回忆去年今时,北京的深秋银杏与雪花纷飞。
老舍先生曾言:天堂是什么样子,我不晓得,但是从我的生活经验去判断,北平之秋便是天堂。
翻开北京秋天的回忆,
只觉得它曾赠了我一场温柔梦。





去年此时,从动车站出口走出,独自站在地铁口等着妈妈,瑟瑟发抖,窝在围巾中想着才秋天,天气却如此霸道了。谁知那只是个小小的开始,第二天坐在去往香山的路上,天空开始飘起了阵阵雪花。等到了香山的门口,满眼皆是干净的白色。前年去北京过年的时候,第二天也是飘起了雪花,大概这是一种欢迎我的方式,笑着说这天气太顽皮


香 
相机里的第一张香山内景的照片,静谧的湖水,墨绿的树木,红色的屋子,以及漫天的雪花,美似一幅画,刹那无言,默默定格了这幅画面。


小鹿的身上披着一层白衣,连篮子里都散落了些雪花,大概童话世界的冬天就是这样吧。


被金黄树叶和雪花包围的小木屋,走近念叨着,是否能够迎面邂逅一位白衣飘飘的隐士。


万树松罗万朵云。


脚踩在被雪以及银杏叶覆盖的地上,伴随着吱呀吱呀的响声,不亦乐乎。


下山的路上,碰到一个老爷爷对着一堵墙摆弄着相机,在他身边站了许久,他高兴地把照片拿给我看,一个看似蛮普通的角度,但是照片却意外的好看,我问他不冷嘛,他说冷呀,但还是一看到雪就跑出来了。真是个可爱的老头。当雪花飘落,大家都成了风景里的人。


我也从那个角度拍了一张,但是相差甚远。


心头冒出元稹的一句诗,
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




说起来这次的北京之行,是与母亲和她的朋友们一起,本来说起想去798,还担忧是否符合她们的口味,但是她们都说好呀喜欢。到了798,站在一片爬山虎的墙下,她们相互搂着肩膀,对着我的镜头开怀大笑;对着捂着肚子的雕像,模仿它的动作,招呼着我将此景记录下来。

我觉得人皆如蜉蝣,朝生夕逝,而在短暂的时光中,拥有相知几十年的老友,携手走天涯,皮囊下的透明年轻灵魂,阅尽红尘,大概浪漫这件事是可以贯穿一生的。


7
9
8
你从梦里来。


干了这杯热咖啡。


遇上了一只趴在树上的小鹿 
恰好雪水融化 仿佛有泪水从眼眶涌出


偶遇了怒放的花儿。


天边飞来一只兔


不知是否因为天气的原因,屈指可数的游客使得798安安静静的,在一些有趣的地方拍照,在画展中漫步。少了几分喧嚣的它,褪去了几丝商业气息,多了些许简单干净的文艺。




郁达夫在《故都的秋》中写道:“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不论是深秋香山的如尘大雪,还是798的淡抹秋风,都是北京秋天迷人的模样。

到北大的那天,是离开的日子,直接拎着行李箱就去找朋友了。走在北大校园里听他说着在这学习和生活的故事,我说着真棒真美啊,有几个瞬间的愣神,恍惚觉得自己穿越了,再也蹦不出来其他的词汇。所谓”秋叶之静美“的涵义在心头融化开,沉醉不知归路,误入梦境深处。


北 

层林尽染。


秋叶之静美。


朋友问要不要在这拍照,我摇了摇头。
实在不忍入画,只将箱子随手一扔,
拍下这张照片,直到今时还是觉得穿越极了。


红叶挂屋檐。


银杏散落了整个秋天。



而写到这里,我也深知自己离它不算远,
再见也不是多么奢侈的事。
只是那年那秋却难相见,

就算是梦北京也待我太温柔。

那么就以《罗马假日》中的一句话结尾吧。
I will cherish my visit here in memory as long as I live.


End


点击查看食记  日食记 | 一口夏天的北京


文  图 & 编辑 | MissMa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