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庄则栋在体委主任任上越走越偏—— 我知道的乒乓名宿庄则栋(11)

钱江说当代史 2018-03-12 15:45:13

        庄则栋无比珍爱带有自己独创特色的直拍中近台两面攻打法,在心里上难以接受欧洲弧圈球的挑战。1970年11月,他到瑞典比赛首尝败绩,此后与欧洲强手的比赛中也有输球。这里确有他年龄增大,在“文革”中训练不正规带来的问题,一方面也说明走向成熟的弧圈球技术向他的中近台两面攻打法挑战,而且逐渐占据上风。


1972年4月,庄则栋率团到美国访问,见到了老朋友科恩


        这时,他一方面向周恩来汇报说,我们的小球有往下掉的危险;另一方面,他还是认定只有坚持两面攻才能顶住欧洲的弧圈球。而在这时,老队友徐寅生提出,面对对方凶猛的弧圈球,我们两面攻攻不上的时候,也可以拉一板,过渡一下,以转制转,在中国乒乓球“快狠准变”这4个字特征后,再加一个“转”字。


        对具体训练方向和方法出现不同看法,其实很正常,应该心平气和地讨论。但是当上体委领导以后的庄则栋不耐心了,认为是不尊重他,故意给他出难题。结果,他在坚持自己看法的时候缺乏冷静,一意孤行, 在国家乒乓球队和体委国际司的大会上两次点名批评,还表示要将徐寅生列为“整顿的重点对象”。这自然伤了老队友的心。(引自国家体委档案处档案)


庄则栋主持国家体委工作期间,1976年6月《体育报》头版刊登的文章


        难以原谅的地方在于,庄则栋过于相信自己的直觉,认为自己的乒乓球打得好,干别的,只要创新在先,也是一通百通。结果,在“文革”中的大是非面前,他对江青言听计从,对体育运动方针,搞了许多极端化的“去锦标”做法,认为体育比赛可以不去争夺第一,发一堆奖状就行了。他提倡以“体育表演”取代比赛的做法,理所当然地受到广大体育界人士的反对;他随意要国家集训队停止训练下乡下厂表演,影响了选手们运动水平的提高,而他却听不得不同意见。因此,他当体委主任的两年,是中国体育界思想混乱的两年。


       这期间, 庄则栋不是没有从危局中抽身而出的机会。1974年初,邓小平复出,担任副总理,分管体育事务,正是 庄则栋的直接领导。他在庄则栋面前,几次表示了与江青不同的意见, 庄则栋有所察觉。1974年8月初,邓小平当着 庄则栋,明确指示要保护王猛,说“王猛在十次路线斗争中没有问题,在体委两年多的问题,也没有多少价值。”


       原来,自1974年3月那次“二丁事件” 庄则栋和王猛发生冲突以后,王猛在体委的工作已经难以继续,他于10月下旬向国务院领导写信,表示愿意回到部队工作。此信写出不久,中组部通知王猛,同意他的请求,打算将他调任武汉部队副政委。


       但是庄则栋在得知调令之后表示不同意王猛马上离开体委,坚持要求王猛要作了检查才能离开。


        得知了庄则栋的态度,当时分管体育工作的副总理邓小平亲自打电话给庄则栋,要求他不要与王猛纠缠,王猛可以检查,不管检查得好不好,你都要带头鼓掌表示欢迎。并且立刻放人。(参见王鼎华著《王猛将军体育行》人民体育出版社2008年出版,第58-59页)


       有邓小平打来的电话, 庄则栋依令而行。


       此后,邓小平大搞“整顿”,1975年6月13日,邓小平当着陈锡联将军(当时任副总理,接手邓小平负责分管国家体委工作)的面,对庄则栋说,以后不要再找江青、王洪文,有事找主管体育的陈(锡联)副总理。


       此后,邓小平审看第三次全国运动会团体操,看到巨大的背景台上出现了“小靳庄”(“文革”中江青树立的农村典型)画面, 他当即指示:“小靳庄有什么好,是用公家的钱喂出来的。”       


       站在身边的庄则栋立即执行,下令取消了小靳庄画面。


       此后一段时间, 庄则栋果然减少了与江青的来往。这是庄则栋最后的机会。


       但是此后不久,发生了“反击右倾翻案风”,邓小平被打倒,撤销一切职务。江青反扑过来,又把庄则栋拉了过去。他卖力地“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写揭发,搞批判,在体委推行了极左的东西。


        这样一来,1976年10月,“四人帮”一朝覆灭,庄则栋也立刻从国家体委主任的座位上跌了下来,被 6 名士兵押送去接受监护审查。此时庄则栋才发现,自己在政治上“只是一个幼童”,迷途而不知返。自己真正擅长的,还是在乒乓球台上,将白色的小球打来打去。至于干别的,应该另当别论。对他不负责任的政治行为,历史终于下手惩罚了。


                                                 (2017年3月于北京  待续)


 



         

钱江说当代史∣这里的历史有故事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