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儿童插座价格联盟

黄小厨的“似水年华”(二)

楼主:华迅的小河沿 时间:2020-05-17 15:44:49


老胡同·慢时光

上期为大家推送了黄磊的三首歌。说是推送,倒不如说是共同回望——一段属于黄小厨,也属于你我的“似水年华”。本期分享的另外三首,也出自黄磊的文学音乐大碟。


收录在黄磊文学音乐大碟中的每一首歌,都是对一部文学作品的演绎。这是该专辑的独特之处,也正是虽然已过十数年,我依旧对这些旋律念念不忘的原因。


起初接触的《橘子红了》,并非黄磊的这首歌,而是电视剧《橘子红了》:由李少红执导,归亚蕾、周迅、黄磊、寇世勋等人主演的家庭伦理剧,改编自琦君所著的《橘子红了》。


我对李少红参导的电视剧颇有好感,包括此前的《大明宫词》《人间四月天》,以及这部《橘子红了》。


该剧以中国清末的江南小镇为故事背景,讲述了以容家大太太和佃农秀禾为代表的传统女性,反抗封建婚姻制度的动人故事。


橘子红了剧照

收入黄磊文学音乐大碟的这首《橘子红了》,便是以黄磊对琦君作品的喜爱为灵感触发点,并因这部电视剧的拍摄为切入进行创作。在拍摄过程中黄磊讲到:


“读琦君的《乡愁》,是我十二岁的时候。像贺塞的《乡愁》,林海英的《城南旧事》,我一直对童年自传文体非常着迷。


《橘子红了》这部由琦君小说改编的戏,没想到我能出演。我一直很喜欢琦君对人的厚道,她的小说人物都没有大恶大坏,只是时局所趋,让这些人纠结在一起。


那天,在北京某胡同院子拍这个MTV时,我顶着《橘子红了》戏中的平头,冷飕飕的唱着:‘橘子红了,是该摘了,不能不爱了。’忽然有一种,时日远去,人事全非的感慨。”


院子来了一群雀鸟做客

挂满橘子的树于是活了

刚下山的夕阳把影子拉长了

你走到了门口


手上拎着行李是要走了

孩时作过的梦都不算了

眼睁睁望着你  我却不敢开口

我没勇气要求


这忧啊  这愁啊

这爱啊  这债啊

混在我脑海已瞬间成灾

你是哭呢  笑呢  悲呢  喜呢

你这样掩埋  别教我去猜


这盼啊  这等啊

这去啊  这来啊

这欢喜悲哀还不够精彩

我是梦呢  醒呢  问呢  闷呢

橘子红了  是该摘了

不能不爱了

橘子红了

“院子来了一群雀鸟做客,挂满橘子的树于是红了”。朴素干净的填词,瞬间将我拽到途径一片柿林去往图书馆的那条路上。


清冷寒冬,道路两旁的柿树满挂红彤彤的小灯笼,稀稀落落的雀鸟三两结伴地赶来觅食。


午后阳光安静,空气中游走着丝丝冷风,万物顺应自然节律,在各自的天地间悄无声息地孕育着来年的生命。


柿林一角

填词在对自然景物的轻描淡写中,不经意便嵌入了别离的情感色彩。那股欲言又止的忧愁与欲说还休的期待,像一淙涓涓细流,缓缓流淌在字里行间,也流淌在历经过如此心路历程的你我心上。


在忧与愁,爱与债,盼与等,去与来之间;在哭与笑,悲与喜,梦与醒,言与止之间,彼此像两只渴求温暖,又怕受伤害的小刺猬,小心翼翼地保持着适度的距离,明白橘子红了,是该摘了,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没有要求的勇气。


老屋、老树、夕晖、候鸟……一切恰似往昔,可故人又在何处?物是人非的怅然中,唯余历历可数的过往。


久违的情景
,渐进的画面,细腻的情感,在唇间、眉间、心间缓缓漾开,诉说着歌者,更诉说着我们平淡生活中的悲喜离合…




蝴蝶结


当我与你告别
再穿上继续流浪的鞋
请为往事打一个结
别让思念再和泪水纠结


无言与你告别
唇上也不沾一句词汇
莫非心肠早已磨成了废铁
没有感觉


是心碎不成才化身蝴蝶
去依偎你襟上刚刚别上的花
就让时间偷偷睡着吧
而明日又隔天涯


我不善用感情色彩极为浓烈的词汇,表达对人或物的喜爱。用“一字一句”形容对《蝴蝶结》填词的喜欢,算是喜欢至极。


高中时借读在另一个县城。紧张的高压生活里,很难有音乐的立足之地,唯一的听歌时间,便是每月周末回家的大巴上与短暂的周末。


已忘了曾单曲循环过多少遍《蝴蝶结》:清脆的八音盒,流动的扫弦音,飞速切换又飞速定格于目光交汇刹那的镜头,以及黄磊在林间雪地旋转飞奔的画面……


连续高强度不透气的学习,月末大巴上的短暂放松,以及深埋心底难以言说的小情愫……重压夹缝中的片刻轻松与夹杂其间的各种无奈,曾让我数次偷偷落泪。而今重新来听,那时生活的画面依旧清晰如初。


别后是场孤独的流浪,以绳作结,将思念与泪水凝结在往昔时光。告别是场沉默回望,“唇上不沾一句词汇”,却是心碎化蝶,只能悄悄去依偎你衣襟上别着的花。而在偷偷沉睡的时光里,明日已然远隔天涯。


黄磊说情书:《黄磊文学音乐大碟——等等等等》的诵读中,《蝴蝶结》的创作,其实与老舍的《骆驼祥子》有关。后来听到黄磊的这段念白,对填词有了更深的理解:


“老舍的《骆驼祥子》,讲的是祥子,不是骆驼。我要讲的是骆驼祥子,是他的贫穷和爱情,不是他拉车的悲惨命运。


我常常想,一个穷极的人的感情状态,没有咖啡、电影、华服和情书,有的只是夹在债务、灰尘、生活琐事与人事压迫中,这样的背景下谈的恋爱,会是怎样的谈法?


‘晚上,他回到车场,身上已极疲乏,但是还不肯忘了这件事,一天的失望,他不敢再盼望什么了。苦人,是容易死的,苦人死了,是容易被忘掉的,莫非小福子,已经不在了吗?退一步想,即使他没死,而祥子又把他卖掉,卖到极远的地方去,是可能的,这比死了更坏。’


看了这段叙述,我更确定,这仿佛人间战争的场面,非死即活,不聚则离的残酷局面。祥子即使识字,要写一首温柔的情歌给他的爱人,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唱了《蝴蝶结》,用这样的心情,替祥子。”


文学音乐大碟,有音乐陶醉之美,更有文学关怀之美。通过一阕填词,一段旋律,乃至夹杂其间的某个故事,吟唱并述说一段岁月里微尘般的生命个体所经历的悲喜。


文学背景下的歌曲格外立体,也更为生动,其所具有的张力已远远超出歌曲本身,在更广阔的视阈与听阈里,带领听众去倾听,去感受,去思考。



再别再别康桥


挥挥我的衣袖  频频我在回头

匆匆河水不休  康桥桥下流过


爱情总是太快  瞬间已不存在

伸手慢了一拍  只剩回忆可待


轻轻挥一挥手  作别西天云彩

随着缘份游走  爱来时我自由


我在康桥那头  誓愿化作水流

从你的裙下过  时刻柔荡心波


轻轻招一招手  追寻明天下落

坠入水里漩涡  爱去时我沉落


我在康桥这头  望着桥下河流

却只化作水草  停在原地飘游


一眼就能明白  一生都要牵绊

我是为你存在  你是为我而来


康河之夏

《再别再别康桥》大概是黄磊文学音乐大碟中唯一一首曲风欢快的作品。黄磊为何将柔情千回百转的《再别康桥》演绎得如此灵动洒脱?


或因从抒情角度延续徐志摩这首家喻户晓的情诗,已然无法出其右,笔锋曲风皆作扭转,反倒别有一番风味。


事实亦如此。这首《再别再别康桥》虽少了些许柔情,却多了几分自在、洒脱。


黄磊在文学音乐大碟中也说道,“徐志摩的文字淡雅、多情,甚至常常太多情”。继续沿着太过多情的基调创作,不是流于做作,就是让人感觉甜腻。


但洒脱灵动的《再别再别康桥》,增了几分洒脱,却依旧留了些许柔情:“从你的裙下过,时刻柔荡心波。”“一眼就能明白,一生都要牵绊。”


这种话语绵密,表达欢快的节奏,如同黄桃慕斯配黑咖啡,醇而不涩,甜而不腻,令人回味。


虽然黄磊在剧作中饰演的徐志摩一角惟妙惟肖,在音乐中演绎徐志摩的诗歌独有风味,但对徐志摩的诗作并不是那么地喜爱:


“以现在的标准来看,徐志摩的诗写得并不算很好,尤其和他的爱情故事比较起来,显得清淡了些。但我仍推荐他的作品,他的作品是中国新诗的鼻祖,有开天劈地的意味。


《再别康桥》是他旅英时的作品。诗中有许多句子,已流传成为经典,‘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徐志摩的文字淡雅、多情,甚至常常太过多情,对于关注文学结果的读者来说,也许太腻。但他那份专注的抒情,在现今赤裸裸的文学景况下,反而有一种逝去的温柔和迷惘。”


林徽因(饰/周迅)

沿着街道与康河,黄磊边走边唱。词曲简洁,节奏明快,整体画风自在随性,无所羁绊。只略在眉眼间带一丝烦忧,与三分柔情、七分洒脱的创作风格相得益彰。


“我们渴望爱和自由,却因为爱,让我们失掉了自由。”一份好的感情,少不了绵密柔情,也少不了自在洒脱。爱与自由并非鱼和熊掌,听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与黄磊的《再别再别康桥》,其间的消长关系,便已有了答案。


附录:

【中文版本】


《再别康桥》徐志摩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康河之秋

【英文版本】


 Saying Good-bye to Cambridge Again 

by Xu Zhimo


 Very quietly I left 

As quietly as I came here; 

Quietly I wave good-bye 

To the rosy clouds in the western sky.


 The golden willows by the riverside

 Are young brides in the setting sun; 

Their reflections on the shimmering waves 

Always linger in the depth of my heart.


 The floatingheart growing in the sludge 

Sways leisurely under the water;

 In the gentle waves of Cambridge

  I would be a water plant!


 That pool under the shade of elm trees

 Holds not water but the rainbow from the sky; 

Shattered to pieces among the duckweeds

  Is the sediment of a rainbow-like dream?


 To seek a dream?

Just to pole a boat upstream

 To where the green grass is more verdant;

 Or to have the boat fully loaded with starlight 

And sing aloud in the splendor of starlight.


  sing aloud

 Quietness is my farewell music; 

Even summer insects heap silence for me 

Silent is Cambridge tonight!


 Very quietly I leaved 

As quietly as I came here;

 Gently I flick my sleeves

 Not even a wisp of cloud will I bring away


《再别康桥》(摄/葱哥)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