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儿童插座价格联盟

星星都已经到齐了,你还不来吗?

楼主:安般兰若 时间:2017-11-13 22:42:27

文 | 张晓风 

摘自 |《岁月在,我在》

茫茫地,你只死心塌地眷着伞下的那一刹那温情。湖色千顷,水波是冷的,光阴百代,时间是冷的,然而一把伞,一把紫竹为柄的八十四骨的油纸伞下,有人跟人的聚首,伞下有人世的芳馨,千年修持是一张没有记忆的空白,而伞下的片刻却足以传诵千年。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长年的携手,

我们已彼此把掌纹叠印在对方的掌纹上,

我们的眉因为同蹙同展而衔接为同一个名字的山脉,

我们的眼因为相同的视线而映出为连波一片。




一个人活着的时候,

全世界跟他一起活——但一个人死的时候,

谁来陪他一起死呢?




生命有如一枚神话世界里的珍珠,

出于砂砾,归于砂砾,

晶光莹润的只是中间这一段短短的幻象啊……

你只能欢喜或喟然——

因为你及时赶上了

它出于砂砾且必然还原为砂砾之间的这一段灿然。




所有的无瑕是一样的

——因为全是百分之百的纯洁透明,

但瑕疵斑点却面目各自不同。

有的斑痕像苔藓数点,

有的是砂岸逶迤,有的是孤云独走,

更有的是铁索横江,

玩味起来,反而令人欣然心喜。




“欲”是一种不安,

一种需索,

是不知所从出的缠绵,

是最快乐之时的凄凉、最完满之际的缺憾,

是自己也不明白所以的惴惴,

是想挽住整个春光留下所有桃花的贪心,

是大彻大悟与大栈恋之间的摆荡。




去知道明天的风雨已经不重要了,

执手处张发可以为风帜,

高歌时,何妨倾山雨入盏,

风雨于是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找一方共同承风挡雨的肩。



人类和山的恋爱也是如此,

相遇在无限的时间,

交会于无限的空间,

一个小小的恋情缔结在那交叉点上,

又如一个小小鸟巢,

偶筑在纵横交错的枝柯间。



一直,

我以为浪是水的一种偶然,

一种偶然搅起的激情。

但行到此处,

我忽竟发现不然,

应该说水是浪的一种偶然,

平流的水是浪花偶尔憩息时的宁静。




土有土的高贵,

石有石的尊严,

倒地而死无人凭吊的树尸也纵容菌子、蕨草。

藓苔和木耳爬得它一身,

你不由觉得那树尸竟也是另一种大地,

它因容纳异己而在那些小东西身上又青青翠翠地再活了起来。


本文选自张晓风◇五十周年作品精选散文集◇《岁月在,我在》,由北京紫图图书有限公司4月出品、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


贴向生活,贴向平凡,

山林可以是公寓,电铃可以是诗,

让我们且来从俗。

点击阅读原文”,可直接购买哦~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