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立明:孔子和平奖与被误读的世界

一五一十部落 2018-06-12 14:24:21

--- Tips:点击上方蓝色【大家】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摘要ID:ipress

最可怕的是,它似乎暗示了一种反西方的倾向——你们反对的,我们就拥护;你们拥护的,我就反对。这样的奖项,不要说国内外喝倒彩,就算是得奖者本人,也不愿亲来领奖。



在北京某国际饭店,所谓的“孔子和平奖”公布了2015年的得奖人选——在位29年之久的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加布里埃尔·穆加贝。人们终于控制不住对这个奖项的吐槽。很多人认为,将和平奖颁给穆加贝是个笑话,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津巴布韦都是一个失败国家,而穆加贝亦有独夫之毁。


孔子和平奖组委会给出的获奖理由是:“穆加贝克服重重困难,始终致力于构建国家政治经济秩序,造福津巴布韦人民,并大力支持泛非主义和非洲独立,为复兴古老而璀璨的非洲文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坦白说,一般冠以“和平奖”之名的奖项,颁给一国最高领导人都极容易引来争议。第一,再好的执政者也有反对派,即使在国内拥有百分百的民意,但在国际上也不可能没有对头。这个奖项肯定会导致反对者的嘘声。第二,颁给执政者会给人一种感觉,即向权力谄媚,或是有所企图。哪怕是诺贝尔和平奖,近15年来也极少颁给执政者,只有2009年例外。当时组委会“设计”颁给了在两个战场撤兵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以此作为“诱饵”,当时也遭到了各方的抨击。其他获奖的政治人物,比如卡特、阿赫蒂萨里、金大中等,都是退休的政治家。可是,诞生仅仅5年的孔子和平奖,就颁给了两个长期执政的领导人,第一个是2012年得奖者的普京(算上“普梅二人转”的4年,他可谓是在俄罗斯最高政治舞台上呆了12年之久)。穆加贝是第二个,他执政时间更长,年逾91岁还恋栈权力。此外还有一位处于隐退状态但在国内影响力独一无二的人,他就是卡斯特罗(执政已有半个世纪),他是2013年孔子和平奖的获奖者。这几位得奖者,都被认为是独夫。


再看看穆加贝这个人。穆加贝是典型的20世纪“强人领袖”,带有强烈的民族主义与现实主义色彩,在那个民族解放与独立的年代中,他无疑是有魄力的非洲领导人之一。1980年,他与黑人反抗者一起推翻了白人的统治,成为了津巴布韦的建国者之一。1989年,他获得度国际理解尼赫鲁奖,这也是对他早期执政方针的肯定。


但是,20多年过去了,在他统治下的津巴布韦,被称为非洲最穷困的国家之一,失业率达80%,人们忍饥挨饿,大批国民流浪国外乞讨……通胀率最高曾达到200000%,发行的1000亿元面值钞票创下了世界纪录。穆加贝早已不是人们心目中的英雄,相反,在很多人看来,他是贫困与灾难的根源。


中国前外交官袁南生在2006年至2009年担任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他指出当地官员的住宅豪华程度令人震惊:国家安全部长穆塔萨的农场有上百头野牛,国防军司令奇文佳的大院还有高尔夫球场。其中外交官穆南加格瓦已有农场数千公顷,后来穆加贝“非常关心他”,认为他的农场不够大,又给他增补了数千公顷。可见,津巴布韦贫富差距之大,令人吃惊,这个可怜的国度已经被穆加贝“玩坏了”。


即使他对国内局势一筹莫展,也坚决不退位,一直垄断权力,哪怕以暴力捍卫。时至今日,可这并没有影响穆加贝的治国兴致,最近他还扬言参加2018年大选,届时他已经94岁。如果任满,他已近百岁!


把奖项颁给这位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孔子和平奖的公信力被质疑,并不令人意外。



孔子和平奖,创办于2010年,据介绍,设立目的是“阐述中国人对和平的看法”。评选对象是“为停止正在发生的战争或暴力行为,对将要发生的战争危机或暴力行为进行斡旋化解、为裁减和销毁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做出杰出贡献的世界各国的机构和个人”。


听起来不错。


而且,组委会再三强调,孔子和平奖是民间奖项


但是,这个民间奖项,似乎背后有所加持。还记得当时头两届和平奖的新闻,都上了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并作为头条。新华网、人民网等媒体也跟进了报道。第一个奖就颁给了“促进两岸和平”的连战。至少在外界看来,这个奖项是国家意志的风向标,或者是一种对国家意志的迎合。更有人认为,孔子和平奖是针对诺贝尔和平奖而设,用来阐释另一种价值观。


本来说,这个想法没有错。确实,诺奖的价值观存在可商榷之处,甚至说其“西方中心主义”也不为过。这种观点有时会进入一个死胡同,就是动辄以民主、自由的角度来看问题,甚至来分辨敌友。巴勒斯坦学者爱德华·萨义德说过,一切非西方的文明,都会被他们视为“他者”,这实际上就是我们所说的“有色眼镜”。早有学者指出,应该重新立一个新奖项,应该严格地体现一种更普世的价值观——对和平、发展、进步的认识。


本来,孔子和平奖有望扮演这个角色,结果5年过去了,它不仅没有成为诺奖的有益补充,反而展示了本身价值观的含混不清。这个奖项标准怪异,逻辑混乱,不按常理出牌。最可怕的是,它似乎暗示了一种反西方的倾向——你们反对的,我们就拥护;你们拥护的,我就反对。就如同孩子们过家家一样,毫无章法可循。这样的奖项,不要说国内外喝倒彩,就算是得奖者本人,也不愿亲来领奖。



中国自从鸦片战争以来,就在西方的叙事中处于“他者”的状态。作为一个东方大国,中国在进入西方系统的道路中,一直感觉忍辱负重。这种与现代文明之间的距离,在中国一些知识分子理解为“落后就会挨打”,因此转化为对实力的崇拜。


哪怕是建国后,这种被动依然存在,而且变得更加深远。由于冷战时期两大阵营的存在以及中国的战略选择,中国与西方世界从此划清了界限。即使与苏联交恶后,也选择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因此,一些反西方的发展中国家领袖成为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可是,随着冷战的结束,一个全新的世界体系降临。中国再一次面临价值观的十字路口。某些所谓的反美英雄,慢慢地展露了“真实面目”——他们并非广受爱戴的仁慈领袖,而是手段强硬、一手遮天的政客。在他们在国际舞台大放异彩的背后,是一个贫瘠而落寞的国度。


在近20年来,一些人身败名裂。米洛舍维奇、卡扎菲、穆巴拉克等被推翻。这些政治强人在某个时期确实是稳定国家的缔造者,但不可否认,这种高压统治已经不适合今天的时代。比如前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在巴尔干战争中,为了维护国家稳定采取了暴力手段,却被国际法庭指控为犯有种族屠杀罪,2006年3月死在海牙监狱。到底什么是国际公义?如何定义这些人物?中国一度变得迷茫。


世界观的迷失,长期困扰着中国。在上世纪末,中国一直号召建立国际新秩序,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后来,中国慢慢开始淡化这一提法,是因为中国突然发现,自己是国际秩序的受益者。正因为加入了WTO及中美关系的迅猛发展,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并获得经济增长的无穷动力。这种制度红利让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并迅速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不少经济学家认为,这是改革开放的结果,同时也是中国努力融入世界体系而带来的回报。


然而,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国家方略开始慢慢改变,并试图重塑国际秩序。“孔子和平奖”的设立,就是其中一例。




今年年初,国内也有一些激进的声音表示,“中国将在10年后超过美国,成为世界老大。”就连美国学者沈大伟、兰普顿等,都觉得中美关系似乎到了“拐点”。这种话语与当时“大国复兴”的良好愿望发生了化学反应,似乎在几年内,中国的战机、机床、计算机、核能等技术,都一下跃居世界前列。其中是否有水分,不得而知。


平心而论,中国迅速发展的经验,对世界是有正面启示的。尤其是对于诸多动荡、贫困的欠发展国家而言,“中国模式”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中国不妨建设性地提供一些意见。但是,我们自己应当保持清醒,千万不要被民族主义所绑架,更不要认为“中国模式”可以破解一切困难——否则,我们自己还改革干嘛?


当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布局TPP时,中国政界、学界、商界都陷入沉思之中。这说明,哪怕加入WTO十几年,但中国依然是国际社会的“他者”。这个“他者”角色并非人种或意识形态(越南、马来西亚也加入了),恰恰是因为我们的世界观与国际主流价值观之间的角力。记得一位非常著名的国际关系学者说过,“中国不是世界老二,而是另一个世界的老大。”


所幸的是,随着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美、访英,中国已经回到积极的轨道上。与西方国家的对话、合作,依然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动力。遵守政治文明的发展趋势,仍是中国的不二选择。即使中国今天已经完全崛起,“中国依然是世界的中国。”目前的国际秩序有不合理之处,中国可以在框架内慢慢适应,并寻找改变它的机会。


在这样的背景下,“孔子和平奖”已经完全变味,它代表着一种落后而幼稚的世界观,夹带着民粹主义的私货。这种东西在伤害着我们的国家。我觉得,这个闹剧该收场了。




作者:马立明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资深评论员,政治学博士,昼伏夜出,读书写作。脾气正变得越来越好。

【作者文章推荐】

假如你的孩子是同性恋

失序国家中的困兽

世界上最成功的反叛偶像

更多作者文章,请在对话界面输入“@作者名”调取。


当前,《大家》平台互动通道有:微信后台消息、文章评论功能、大家读者信箱及官方微博等,另外还有日渐壮大的读者微信群,该群旨在聚合更多读者朋友,进行线上交流,即时互动,活动参与,福利回馈,等等。

即日起,微信群向读者敞开大门,有意者请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成为大家读者成员,留下你们的声音。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作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