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一个喜欢看电影的矫情逼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文裁 2017-12-06 20:44:16

文老湿工作的对面就是X影院的出口,(别瞎想,我可不是送外卖的),无聊的时候往窗外望去总能看见那些看电影出来进去的少男少女大爷大妈们。虽然文老湿最近充分发扬了“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hello,老板,看我!)的奉献精神,但讲真,文老湿的心早就飞到了电影院里(这半句老板看不到)。


要说时代发展的巨轮乘风破浪,从看电影这件事就能看出来。


追溯到百年以前,中国的第一部电影上映的时候在北京前门可以说是万人空巷,大概就是这样:




就算是没有舒适的沙发椅,没有靓丽的彩色画,没有炫酷的3D技术,人们搬着小马扎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热情也无法阻挡。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电影这种东西就像是见到外星人一样稀奇。


电影院的建设结束了人们搬着小马扎看电影的潮流。大家对于电影的接受程度也不断的扩大,像《色戒》、《断背山》等赤裸裸的激(基)情电影的市场需求也是有增无减,这就是所谓的每一个表面上文静优雅的姑娘汉子们,内心都有一颗想要看别人开火车的心吧,文老湿选择看破不说破。


现在很多年轻的小情侣们约会的时候不把看电影这件事加入日程表都会感觉这样的约会就是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为什么呢?看一场电影就知道两个人到底合不合适。


如果看电影的时候你正为里昂的牺牲感动的热泪盈眶,他却在旁边一个冷笑说区区一个玛婷达,死了一个后面还有千万个!这还用文老湿说吗,要是你选择和他手拉手看一辈子电影,那一起看超不过三部电影你就已经气得吐血而亡了。


如果一部电影中都不能达到一种高度的认知,那两个人的人生观必定是存在很大的差异。你和他说一句:“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他马上就知道你喜欢王家卫。你和他聊钢铁侠聊雷神,他马上就知道你是漫威的影迷,这种精神上的契合只有具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人才能做到。



所谓的电影取材于生活,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喜欢在别人的故事里探索自己的人生。遇到困难找一些励志剧寻找生活的出路,阳关灿烂时看些喜剧让生活更美好,电影和人生的关联总是发生在不经意间。


讲一件就发生在文老湿身边的事


前一阵文老湿的闺蜜哭着给我打电话说和男朋友分手了,而且两个人完全撕破脸,六年的爱情最后还是得到了一句“不爱了”,文老湿感觉自己不替闺蜜厮杀过去都对不住自己的本性。


结束男方的战斗之后,我就马上预定了最近的西餐厅和电影票。当时《七月与安生》正在热映,本想着借机发扬下闺蜜友情,让她意识到在她身边还有一个愿意和她同甘共苦的忠实死党,谁想到当她看到七月在结婚前夜告诉佳明让他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泣不成声。或许就是那个瞬间让她找到了自己的情绪共鸣点,感同身受这个词,真的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在她坐在电影院痛哭流涕的那一霎那,我忽然明白电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催化剂,那些林林总总的桥段在无意中映射了我们的生活。或许他们的结局最终和实际相悖,但最后我们总能在那一点点相似的影子中找到自己情绪的出口。


看一场电影或许就是一场情绪的发泄。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你可以选择喜剧选择悲剧,在一个无人打扰的环境里你可以大声的笑可以放肆的哭,不用加以掩饰,你就是你。你可以卸下自己所有的防备和伪装,只是用心的感受这一场电影。


每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都会给生活带来感悟,或许这一点点的感悟就是我们选择和电影接近的原因。


不说了,文老湿要奔去看《神奇动物在哪里》追忆我那麻瓜式的童年了,各位宝宝看万电影记得和文老湿聊聊人生感悟,文老湿最爱听你们的小秘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