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幻觉走的中国医改,被污名化的中国医疗!

杏树林 2018-03-12 13:39:02

中国医疗多亏了中国媒体十年如一日的夸大渲染、丑化抹黑,否则中国医疗又怎能像当年举国皆日可杀的高铁那样,被彻底的污名化呢?而中国的老百姓,已然在媒体持续不断地喂药下,变得如同媒体一样,生活在凭空制造的虚幻世界里,面目可憎。中国的老百姓眼睛和耳朵都加入了媒体的过滤装置,认为他们都活在看病难看病贵的体制下,认为中国医生都在坑钱,中国医疗在国外面前简直烂透……这种在幻觉中的生活,媒体功不可没。


医患矛盾加剧,媒体功不可没!

我不敢说中国医疗界不存在过度治疗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却显然被严重的夸大了。前几天,有个朋友约了个饭局,来参加饭局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朋友也有熟识的面孔和陌生的面孔。

而就在这样的饭局中,无意聊起了医疗问题,有个先生义愤填膺的痛骂如今的医疗多么黑暗多么无德。

而就在他说得起劲儿的时候,另一位朋友也随声附和道就是这样!并列举了自己的经历说:我家孩子之前感冒,到我们当地最好的医院就诊,结果又打针又输液,足足折腾了几千块。

这种场面就像一石激起千层浪,马上又有人很懂的附和:这种普通感冒根本不需要治疗,中国医疗就是不花个几百几千的不会让你出医院,过度治疗是常事……

话说到这份上,我必须得辩证此事的真伪了!于是我详细的询问了一下孩子的病情和治疗过程,发现这孩子根本不是普通的感冒!而是严重感冒转变成的心肌炎!一种严重到可以致死和留下严重并发症的疾病!

于是我怒从心生:你孩子明明得的是心肌炎,医生已经明确告诉你了孩子是心肌炎,医生给你孩子做了很好的治疗而且花费也很低廉。你不感激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在外面诋毁医生的声誉?

这时他才没了刚才正义凌然的气焰,尴尬的表示老百姓不懂这些,误会了也正常嘛。

后来我把今天的事情发在了微博上,马上就有个粉丝站出来说:我女儿普通感冒就花过四千多,而且是在九年前。

我回复她:要么已经合并细菌感染,要么已经发展成心肌炎,要么你去的是莆田系。

然后他给了我个神回复:别太自信,是在本市第一人民医院。感冒引起轻微肺炎。打了五天针。

当时一脸无奈,说好的普通感冒呢?怎么这会又变成肺炎了?这语气轻微不轻微我都不敢信了!

在中国,这种话并不少见,经常会有老百姓认为医生过度治疗,不就一个感冒么,最后还得打针输液还花那么多钱,动不动就几百上千……真相呢?真相他们并不关心,因为他们已经活在不骂医生不舒服,相信无良媒体不思考的自我世界里了,而这种自我已经自成体系,成为了中国见怪不怪的事情了。

就在不久前,又有媒体为搏眼球,提高所谓的关注度,又将医疗问题推到视线顶峰,这个报道称:中国输液制剂年销售百亿瓶以上,中国13亿人平均每人每年被输液8瓶。更有别有用心者造谣称:“输液等于自杀”“输液在国外相当于小手术”,“安全注射联盟称中国每年输液致死10万人”等等。

在医生群体中,想识别这种谣言轻而易举,中国年产销百亿瓶输液制剂不假。但很多制剂用于出口,还有大量制剂为动物使用,一部分自流通环节流通,还有相当大部分用于医院伤口冲洗,血液透析等,而并非用于输液。至于那个所谓的“安全注射联盟”更是已经停止运作多年的机构。

但在老百姓眼中呢?没有人关心真相,即便真相和事实大相径庭。可这种幻觉,却偏偏极大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了中国医改的方向。

中国人看病难?实属坐井观天

不久前,一位前卫生部高级领导,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中国医疗“看病难”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给中国医疗界造成了不小压力。

事情的经过:领导的外孙感到不舒服,于是身为医学专家的领导亲自检查觉得没问题后,孩子妈不放心,带着孩子去了北京最顶级的专科医院,结果等了一上午没瞧上,最后经过这位领导托人才看上。

然后这位领导感慨了:中国看病真是太难了!

难?且不说看病走后门不以为耻大肆宣传,就这么个经过了专家鉴定都没问题的孩子,还非要带着孩子去最顶级的专科医院挂专家号。三个小时的时间没等到危重症的专家给并无危急症状的孩子看,就叫看病难了?

对这位德高望重的领导,我实在不好意思说脏话,只能姑且认为他老糊涂了吧。但问题是,这样的糊涂并非少数。

之前曾参加过一档医患关系类的节目,有位阿姨义正言辞的指责医生:你们打开处方,大规模检查,不论有病没病!是你们强行提高了我们的医疗费用。

话毕,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独留我在掌声里愕然……

阿姨这类言论,在坊间流传已久,没病当小病看,小病当大病瞧的言语将矛头对准了医生。但摸着良心说,你们身边的人或者亲朋好友,真有亲身经历或亲眼见过有病没病就从头到脚扫CT的吗?

中国的挂号费并不贵,三甲医院的门诊均费只有253元,这253元真能从头到脚扫一遍CT?

中国医疗已经很便宜了!

不久前,我接诊了一个患者,他在美国不小心手上烫了几个大水泡,夜里赶到医院,在苦苦等待数小时后终于见到医生,给了简单处理。事后账单:两千多美金。

第二天,他订机票回国,在中国最顶级的烧伤中心,当天就诊挂号,当天上午由阿宝这样的副主任医生给予处理,费用大概是美国的百分之一。

有一个在国外几个国家呆过很长时间的朋友曾经这样评价:中国医疗,是全世界最优质,最廉价,最便利的。

然而,感谢中国媒体数十年如一日的丑化和抹黑,中国医疗,如同当年举国皆曰可杀的高铁一样,被彻底的污名化。中国的医改智囊团和决策者,和中国的老百姓一起,在媒体持续喂服的迷幻剂的作用下,长期生活在:中国看病难,看病贵,中国医生很坏,中国医疗很烂······这样的幻觉中。

中国医改的大船,就在这样一群嗑药嗑嗨了完全沉浸在幻觉中的船员驾驶下,乘风破浪,奋勇向前,从一个失败,走向又一个失败!

愿天佑中华!

来源:烧伤超人阿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