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深处没有花,但却让摇滚、滑板、涂鸦肆意生长

锋伙 2018-03-12 13:31:26


说到胡同,如果你只知道南锣鼓巷

那证明你也只是个“游客”而已




百花深处胡同


东起护国寺东巷,西至新街口南大街

明万历年间,张氏夫妇在此种花修池

引得众多文人墨客来此游赏

如今,除了名字浪漫点

这条胡同乍眼看上去,已经平凡的掉渣了



但是在90年代,熟悉这条胡同的人都会说

这儿是中国最早的摇滚青年出没的地方

更有人用 “中国摇滚乐的摇篮” 

形容这个名字很烂漫的胡同


如果在胡同口你能碰到琴行的老板

递根烟,他会告诉你

这里面的百花录音棚,想当年可是四九城最牛逼的棚子!

那会儿,这里进进出出的都是长发飘飘的摇滚人民

个个都是角儿!




百花录音棚,百花深处胡同16号

这里曾经是亚洲最棒的录音棚

中国摇滚乐的圣地

它见证了中国摇滚乐最辉煌的年代


崔健、唐朝、黑豹、魔岩三杰、谢笑天

铁风筝、指南针、反光镜等摇滚乐队等

都曾在这里度过了一个个不眠之夜

而这些仅是它的冰山一角




昨日摇滚,始于百花深处


出于对摇滚黄金年代的窥探欲

我扔下中午约着嗦螺蛳粉的同事

溜达到了这个隐于闹市的胡同

胡同口很窄,藏在乐器店、美发店、成人用品店中间

一不留神就走过了




传说中的百花录音棚还在,只是光辉早已消逝

看门的老大爷说他已经在这呆了20多年了

“这儿曾经是北京磁带厂

崔健那一代的人,唐朝啊什么的都来过

但是这几年可是越来越冷清了。”



那时候,崔健是一个辉煌的时代,最鲜明的符号

那时候,窦唯的笛子、张楚的衬衫和忧郁的眼神

那时候,何勇那永恒的海魂衫红鞋带都不可复制

那时候,唐朝是那么目空一切的写着、唱着现实中不可改变的现实


而我眼前,却是这片有些陈旧和荒凉的空旷场子



后来北京陆续有了别的录音棚

百花胡同里的摇滚势力被逐步分散

不再是北京摇滚圈里唯一重要的录音棚

但是却有许多更年轻的青年来追寻一些新奇的东西




滑板店,涂鸦背后的发源地


在百花录音棚的斜对面,是胡同的39号,听大爷说

“早几年,有两个人在胡同里开了间滑板店

在墙上弄了很多好玩的画

后来他们搬走了,画也褪得差不多了。”

 

滑板店的老板是郭佳和阎澄宇

他们不仅将滑板店从五道口搬到这里

还将李球等一众圈内朋友吸引到了这里


由于当时关系很铁,社会还喷了自己的画


滑板店的加入,让百花深处迅速成了年轻人的聚集地

而涂鸦,也随着滑板逐渐在这条古老的胡同中蔓延

当时最有名的涂鸦大神,只要来到北京,这里必喷



球总当年的0528



2003年,新京报记录下了当时的百花深处胡同


时过境迁,如今的39号已是最普通不过的民宅

而不足3米宽的胡同,也被灰色的油漆重新“洗礼”

曾经的涂鸦也只能在残破的油漆下

找到一点仅剩的斑驳痕迹了








从胡同走出来的时候

猛然想起了陈升的《北京一夜》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百花深处


忽然发现,那些经常被人嗤之以鼻的“传说故事”存在的作用

当你站在这里,就会感受到自身与历史的联系

你不再是一个孤独而短暂的个体

而是站在时间之河的某个节点上

与过去的人物、故事相连



仿佛又看到长发皮衣的摇滚青年在靠墙抽烟

仿佛又听到三五个滑板青年在胡同中玩闹

仿佛又闻到传说中张氏夫妇的百花芳香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北京的每条胡同,都有它的故事

有些故事,刻在四合院门口的石碑上

有些故事,永存在为他着迷的人心里



你的记忆中有哪些故事?

写在留言处,我去操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