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仲勋批示 中国抗战纪念馆创建幕后

凯雷 2018-05-16 14:54:44


总去年今日出席赴抗战馆参观抗战展,今年此时刘云山常委赴馆缅怀致敬,位于卢沟桥的抗战纪念馆正是1979年任北京市副市长白介夫多省化缘筹建,习仲勋批示,胡乔木办理下,白介夫游说多省分摊终筹齐3000万缺口。香港文汇报专访白介夫之子揭开抗战馆创建幕后。

7月7日是抗战爆发77周年,位于卢沟桥的抗战纪念馆正是1979年任北京市副市长白介夫多省化缘筹建,习仲勋批示,胡乔木办理下,中央终拨1000万,3000万缺口白介夫游说多省分摊终筹齐。我作为抗战将领后代代表,在七七事变前与芦沟桥镇守将领佟麟阁之子佟兵,冯治安将军团之孙冯强,香港青少年访京团团长、胡靖安将军外孙江山,郝伯村将军侄孙董百胜、黄埔六期乔家才将军外孙女洪玮蔓访卢沟桥祭奠抗战先烈。

值得欣慰的是,去年习主席当日赴馆并发表重要讲话,今年此时习主席出访俄国,政治局常委刘云山赴抗战纪念馆出席《伟大胜利历史贡献》展览,相信这将成为每年纪念抗战的常规活动,白介夫决意在七七事变发生地、打响世界反法西斯东方主战场第一枪的卢沟桥创办设抗战纪念馆,他的决断与随后的坚持无疑有着世界眼光与战略先见之明。

白介夫披露化缘建馆

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原顾问、北京市原副市长白介夫于2013逝世。白介夫儿子白若冰向笔者提及其父亲披露建馆幕后,他说:“父亲任副市长期间,认为自己就三件事值得说:一是建立成人自学高考,二是建120急救站,三就是建抗日战争纪念馆。建抗战馆最早是胡乔木、邓力群提议的。胡乔木和吕正操商量,卢沟桥事变揭开全国抗战的序幕,决定抗战馆建在北京卢沟桥。”

白若冰回忆说:“当时预算是4000万元,结果只给了1000万元。胡乔木问父亲,国家就给批了1000万,还搞不搞?父亲说,1000万也得搞。父亲采取化缘的办法,以北京市副市长的名义给各省市和一些单位写信、打电话。说抗战馆虽然放在北京,但它是全国人民的。这些省市单位或多或少都给了钱,湖北省给得最多,100万元。就这些钱,才刚够一期工程的。后来又是写信,多次提案。直到最终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才拍板上二期工程。铭记历史,不要作亡国奴!父亲为筹建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尽心竭力。父亲说,我们的后代要牢牢记住这段“国耻”,中国才会真正强大起来。”

拔款问题 胡乔木致信习仲勋求援

白介夫回忆中,习仲勋、胡乔木等领导人在筹建纪念馆上给予最有力的支持。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筹建始于1983年。拨款从开始就是大问题,胡乔木曾就筹建纪念馆前身七七纪念馆的拨款问题写信给习仲勋等中央领导人,后经中央多位领导人批示后,资金方得到落实。

据史料披露,19831219日,胡乔木在白介夫的陪同下来到宛平县城,实地考察了抗日史料陈列室,认真听取了关于筹建纪念馆的汇报以及各方意见。之后敲定:在宛平县城搞一个全国性的抗日战争纪念馆。他说:卢沟桥事变实际上是中国全面抗战的起点,在卢沟桥建纪念馆不能只反映卢沟桥事变,还是应该在宛平县城搞一个全国性的“抗日战争纪念馆”,全面反映抗日战争的历史过程。并提出很有必要在县城内建抗日公园、纪念碑、搞万人坑的模型以及像法国巴黎纪念普法战争的蜡人一样的雕塑。

对于选址,最终采纳的是历史学家的意见。历史学家刘大年等人提出,应在宛平县城单独选址建馆,并就此分别向白介夫和胡乔木作了反映。198464日,胡乔木收到白介夫的信。信中希望他就选址问题作出批示。胡乔木对刘大年等人的意见非常重视,一方面建议北京市委对建议认真研究后拿出初步意见;另一方面立即向中央有关领导请示。收到白介夫信的当天,胡乔木批示:“请万里同志批示”。

历史学家刘大年 谏宛平城单独建馆

当年66日,白介夫再次致信胡乔木。信中说,刘大年等人的意见也是很多专家和知名人士一直呼吁的,建议“应该考虑”。胡乔木收到白介夫的信后,经过多次与文化部、有关专家及北京市政府等有关部门协商研究,最终决定把原准备利用改建后的宛平城墙、城楼开辟抗日战争纪念馆的计划,改为由国家计委及北京市共同投资,在宛平县城内单独选址,创建一座规模宏丽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由于筹建抗日战争纪念馆意义重大,其陈列内容和资料征集涉及全国各方面,政策性、专业性很强,故白介夫在66日的信中还建议,纪念馆的建设“请文化部负责主持,中央和北京市的有关部门如军事科学院、军事博物馆、历史博物馆、社会科学院等部门参加,组成抗日战争纪念馆筹建领导小组。建馆的经费、开办费及经常费,都要在文化部主持下,组织起专门班子……有了牵头单位即可抓紧工作。争取在一九八七年上半年建成”。

胡乔木认为,白介夫提出的问题很有道理,像这样重大的事情,由北京市牵头会遇到许多不便,还是应该由中央部门即由文化部牵头筹建,北京市负责承建为好。于是,他与时任文化部部长的朱穆之紧急磋商并征得他的同意,又与总政治部等有关部门协商并取得他们的大力支持,之后就此问题致信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的万里,称:“以上意见是否可行,盼予批示,以便文化部邀集有关各方,提出具体修建方案报国务院有关部门核准,北京市则可据以进行施工。” 68日,万里批示:“同意,请纪云同志酌处。”611日,田纪云致答白介夫:“关于请文化部牵头问题,乔木同志已与朱穆之商定,请遵乔木同志指示办理。”

历时四载 198776日开馆

随后不久,由朱穆之为主任、白介夫及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刘汉为副主任的15人组成的纪念馆筹备委员会成立。北京市政府还专门抽调精干力量,成立基建指挥部,具体负责馆舍建设。同时由北京市、文化部及解放军总政治部有关部门组成“抗战馆陈列办公室”,负责展厅陈列任务。

1987年76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正式对外开放。这一天,举行了盛大的揭幕仪式,杨尚昆、万里、王震、胡乔木等出席开幕式。历时四年,中国人民抗战纪念馆终于落成。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