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儿童插座价格联盟

剑同学和他的姑娘们(1)

楼主:升夜呓语 时间:2020-10-17 16:30:31

言语所至
 心之归处
 已是梦醒时分
不可多言
 却可呓语 
语出必然飘渺
无天无地 
无边无界 
却有思绪万千
白日无言 
夜深无梦
 只得醒而独语

升夜呓语
微信号:Wdreamers
长按二维码  关注《升夜呓语》
给你不一样的世界观
作者|昇
剑同学和他的姑娘们(1)
       失恋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有些人成为进步的人类,而有些人成为别人的阶梯。
 
       早晨起床,习惯性拿起手机关闭静音模式,看到凌晨一点十几分有一个未接来电,剑同学打来的。打开微信,给剑同学发一个“?”,秒回了一条语音。按照以往的习惯,剑同学回复的速度可以和上世纪的平邮信件相提并论。
 
       “麻蛋,一夜没睡,约早饭么?”语气中带一些疲惫、一些无助、一些愤怒。
       “等我洗把脸,十分钟后楼下见”。
 
       那几天是剑同学有生以来最飞黄腾达的日子,总有人跟他约饭谈项目谈合作,原以为他遇到了一个大金主,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才会半夜打来电话。
 
       嚼着油条喝着豆腐脑,剑同学终于开口了。
       “哎,太欺负人了”
       “蛤?”
 
       多年前认识剑同学的时候,他脑袋上就飘着两个词:多情+任性。这些年他身边经历的姑娘不计其数,大多匆匆而过,偶有一二会短暂停留,原因未知。或许真的是“注定我要浪迹天涯,怎么能有牵挂”。如果不知道“浪子”一词该如何理解,剑同学就是最佳的诠释。然而面对姑娘,剑同学却缺少一些浪子应有的洒脱。网上有一些爱情观认为,每个人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然而剑同学的每一段感情似乎都是刻骨铭心的,但“每一段”这个量词貌似有些长了,“每一个”“每一点”“每一寸”或许要准确一些。
 
       大学毕业的剑同学顺利拿到了学士学位,但他的“爱情”科目却一直处于挂科、重修、再挂科、再重修的死循环之中。不知是没有遇到好的导师,还是自己旷课过多,总之这样的死循环到现在都没有结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根软肋,而剑同学却有两根:爱情+电影。对于电影的追求,这么些年他从未停下过脚步。
 
       在电影学院学习的时候,剑同学的两根软掉的肋骨终于凑到了一起,他爱上了同班一个体态丰满的姑娘小花。就以往来看,剑同学的爱情常常是一厢情愿,然而这次似乎不一样了。小花声音甜美,在剑同学顶着各种压力自掏腰包拍摄毕业作品的时候,小花给了他很多的精神力量。每当夜深人静,烦躁于各种剧本修改、剧组筹备工作的时候,剑同学总会把小花发给他的每一条长长的语音如数家珍般地聆听一遍,然后面露陶醉之色。偶尔,他也会把某一条无伤大雅的语音放给我听,然后说:“声音好听吧,很甜吧,我心里好暖啊……”那如痴如醉音调,仿佛不用调用复杂的口腔肌肉就可以发出。当然,他并没有秀幸福和虐狗的想法,只是要把自己多到无法承受的幸福和快乐分享一下而已。作为好友,单身多年的我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犯傻,然后放一首《老男孩》作为深夜的BGM。
 
       终于,在小花甜美声音的滋润之下,剑同学的毕业作品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同时也引来了各路真真假假的投资人。在内部展映的时候,剑同学邀请了很多朋友前去观看,其中包括跟他合租一套房子的室友,一个穿着露脐装身材高挑的姑娘。在展映当中,露脐装姑娘认识了剑同学的同班同学,一个讲粤语的男生。
 
       之前,剑同学是一个人租一套房子的,虽然杂乱不堪倒也相对宽敞。毕业作品开始筹备之后,为了节省开销,他在社区BBS上找到了那个愿意跟他合租房子的露脐装姑娘。自此,剑同学四处宣称自己进入了“新同居时代”。
 
       在展映后不久,露脐装姑娘和粤语男同时出现在剑同学的面前,并且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新同居时代”。那一夜,剑同学出走了,不知何去何从,然后拨通了我的电话。
 
       “其实,这挺正常的,飘了这么些年,早就应该见怪不怪了吧”我安慰道。
       “关键是,小花喜欢的不是我,而是哪个粤语男……”
       “蛤?!”
 
       我默默地喝了一口豆腐脑,却想不到合适的BGM。
 
(未完待续)

呓语推介
       
        美梦、噩梦、幽梦、鸳鸯梦,人皆做梦。南柯一梦也好、黄粱一梦也罢,闲来无事大可以白日做梦。瑞梦、妖梦、尘梦、三刀梦,夜长梦多,切不可醉生梦死。既是做梦,难免呓语,虽颠三倒四含糊不清,却是君子之言肺腑之语。
 
      现在回复呓语给你看本周推介。
文章版权归浪涛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和作者共同所有
转载请联系longtask_studio@163.com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