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出轨”长安,开放关系共育未来商业模式

环球汽车周刊 2018-05-07 16:08:15

去年4月,蔚来汽车与江淮汽车正式公开“牵手”。双方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共同推进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合作,预计规模达100亿元。江淮也在舆论的关注中成为了蔚来的第一个联姻对象。



而整整一年之后,同样是在柳絮纷飞的4月,蔚来汽车以更加高调的姿态宣布“牵手”长安汽车,双方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将在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领域开展全面且深入合作,以共同推动智能化服务和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长安也因此成为了蔚来联姻的第二家整车企业。


一年时间,两段姻缘,各何所求,外界难解。就在近日签约发布会的现场,记者见到联姻双方的掌门人——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朱华荣,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并试图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去摸清事件背后的细节。


两次合作存“本质差别”


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坦言,蔚来与江淮和长安的合作,存在“本质差别”。


“我们和江淮的合作主要是制造的合作,当然也会涉及供应链等。而我们和长安的合作,是一个涉及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的全面的合作。双方也有意向为此组建一个全新的合资公司,并将合作的主体通过这个公司去落地。”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说。



也就是说,蔚来与江淮的合作,只是比较“初级”层面的合作,江淮只充当蔚来的“制造代工厂”。而蔚来与长安的合作,则是深度融合的“命运共同体”式合作,它涉及整个产业链生命周期,而且还肩负着探索新模式的重任。


“我们和长安的合作,与其说是优势互补的一个合作,不如说是我们想一起创造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李斌强调。


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据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朱华荣透露,长安与蔚来其实“已经恋爱两年了”。


“蔚来汽车诞生时长安汽车就很敏感,我们到今天实际上已经认识两年多了。两年前就来过这儿(长安汽车北京分公司),双方当时一看就觉得有很多方面是可以合作的。”他说,“简单说,就是原来长安要出一百块钱才能解决的,而现在我出五十块钱,李斌拿五十块钱就解决了,其实这就是合作互补。”



当被记者问及在决定与蔚来合作之前,长安是否考虑过其它的新兴互联网造车企业。朱华荣调侃:“其实我觉得就像两个人结婚谈恋爱一样,不可能随便看到了一个就收了,虽然你恋爱对象只有一个人,但是在恋爱之前你一定扫描了很多吧。”


各花入各眼,看重彼此什么?


“我觉得长安有它擅长的地方,有它很强的优势,包括研发,包括品质,包括制造,包括开放的精神等等。而蔚来汽车作为一个定位全球的初创公司,我们只专注在智能电动汽车上面,也专注在全程的用户体验的这么一个商业模式上面。我们也想以今天为一个起点,把双方优秀DNA和优势放在一起,看看双方能有什么不一样的化学反应。”李斌说。



“长安在转型的过程中有很多的思维的方式和模式,是需要来不断提升的,而恰恰这是李斌先生他们公司所拥有的一些优势,包括对科技和营销模式的理解。与其说我们苦苦地去思索、探索,还不如说我们有一个伙伴来告诉我们怎么做,所以这就是长安的初衷。”朱华荣说。


合作不具排他性


在发布会现场,两位掌门人朱华荣和李斌均表示,双方秉持开放的姿态,不会对此次合作设置排他性条件。如果需要,双方依然可以继续在各自的领域寻找和接纳新的合作伙伴。只不过,合作的维度可能不太一样。需要进展到成立合资公司这一步的,应该很难再有。


李斌希望能够建立起一个全行业开放合作的“智能电动汽车产业联盟”,“智能电动汽车是整个中国汽车行业的机会,如果这样一个浪潮里面,我们能够建立起一个中国的智能电动汽车产业的联盟,深度地合作,中国品牌才会有真正的机会”。


合资公司时间表


“关于这个公司现在很多的细节还不太方便对外透露,这个不是我们卖关子,而是我们确实很多东西也在进一步深化规划的过程中,至于生产什么样的产品,我们会适时公布。”李斌说。



“我想强调一下,我们在这件事情上不是简单地说蔚来汽车要搞第二个代工厂或者第二个制造合作伙伴。我们其实是双方要组建一个新的公司,这个新的公司会有自己的产品,当然也会有自己的制造能力。但会不会在制造方面合作这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事情,不是我们的第一要务,我们的第一要务还是这个公司要想怎么把双方的优势集中在一起,从而在市场上能够赢得消费者。”他强调。


关于互联网造车


当前,在政策和市场红利的刺激下,新兴的互联网造车公司不断涌现,并形成了一波巨大的浪潮。但他们的前景到底如何呢?



“凡是能够尊重汽车行业的基本规律(研发、制造、质量、供应链、产品定位、服务体系等),并且在再此之上能够充分利用互联网的技术和思维去提升产品和服务能力的公司才能存活。”李斌说。


他预测,在这一波浪潮的竞争和淘汰中,最终可能只会剩下两三家互联网造车公司。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