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婚恋网站认识了一个美少妇,本以为是一场桃花运,结果却被......

手机鬼故事精选 2018-05-15 15:54:20

灵异故事 手机鬼故事精选

  最近网上有一个很火的网站叫做世纪佳缘,诸如此类的还有百合网,珍爱网之类的……

  本来看似介绍对象的网站,里面儿却大有玄机,说白了,就是约!

  我们的经理王涛深谙此道,这个屌丝无房无车无德无存款,却每天电话不断,总有神秘的恋人在等他下班儿,而且不重样儿,他每天活的也是极为潇洒,虽然不是高帅富,却从来不缺女人,每天被爱情滋润的熠熠生辉。

  我也是最近才了解到这里面儿的门道儿,那是我请他吃饭喝醉之后他才透露给我的。

  所谓的这些婚恋网站,按照王哥的意思其实都是挂羊头卖狗肉,正儿八经谈恋爱的很少,只要自己肯下功夫,半年时间就能组建自己后宫团。

  王哥如沐春风般的教育让我醍醐灌顶,甚至痛心疾首,感慨自己前26年真他妈的白活了!

  我叫江成,26岁,细算一下,我已经北漂5年了,住在丰台的半地下室,每天就是朝九晚五的工作,没有女朋友,没有存款,没有希望,还是处男!

  买不起房,买不起车,我也就忍了,连个女人也没碰过,他妈的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吗?

  一番醒悟之后,在七里庄儿的出租房内,我打开了电脑,快速在网站上填好了信息注册了一个账号,然后色眯眯的浏览着那些女人的照片儿。

  我选择的时间点儿是晚上7点半,这个时间是王哥给我设定的,按照他的意思,女人一般这个时间点儿最寂寞!又正好下班儿,两不耽误。

  其实说心里话,网站上的这些女人光是看照片儿看不出啥?一个个化妆画得跟鬼似的,但是我又不是为了找对象儿,我只是想尽快结束自己的处男生涯。

  浏览了一圈儿后,我着急的直嘬牙花子,这可真的不好选,要么就是一群一看就事儿逼的老娘们儿,再就是丑女,偶尔几个清纯的妹子我跟人家说话人家根本就不屌我。

  一次次的尝试着,然而结局却一次次以失败告终,我又不停的改着自己的资料,牛逼能吹多响有多响!又用美图修改半天自己的照片,一直忙活到了晚上快十点了还是不行!

  偶尔有几个女生回话,聊几句之后就没下文了,然后就没然后了……

  这样一直持续了好几天,我每天都这样尝试,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扔在床上的手机突然“嗡嗡”的响了。

  我拿起一看,婚恋网的APP有信息了,我去!

  “帅哥!你好,在吗?”

  一个美女头像在闪烁着。

  我的天!我的心紧张的砰砰砰直跳,机会又来了,我一定好好的把握。

  看这个女人的照片儿,哇塞真的好漂亮啊!简直就是翻版的柳岩,而且穿着也比较暴露,想来定是个放得开的女人,只是她的名字好奇怪,叫做’别问我是谁’?

  “哈喽美女,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没想到你也睡不着。”

  我用周星驰的经典台词做了开场白。

  “呵呵,你这人真逗。”

  似乎她很喜欢我的风格,一看年龄,我去!32岁,离异,没有孩子。

  啧啧啧,我忍不住猥琐的咧开了嘴,根据王哥的讲述,这种的最容易上手,而且经济条件一般不会差,还会疼人……

  “真有意思,这头像是你吗?你看起来太瘦了!”

  “别看我瘦,我有节奏!”

  我也不知道是脑子里抽了那根儿筋,居然回了这么一句。娘的!发完就后悔了。

  “呵呵,没看出来,你还挺坏!”

  “不是,不是,你别多想,你误会了,诶呀我就顺口一说。”

  ……

  我俩就这么一句接着一句没完没了的闲扯着,一直聊到了晚上深夜,从工作到爱好越聊越投机,越聊越上瘾。

  王哥曾经反复的强调过!这种事情不能太急,一定要深沉,让对方认为你是个正经人,一旦让人家姑娘觉得你动机不良,呵呵,这条线就断了。

  在之后的几天里,除了睡觉吃饭,我手机不离手,上班下班坐地铁,几乎时时刻刻都在跟这个叫做别问我是谁的女人在聊。

  她不告诉我自己的真实姓名,我只是知道她的家是在河北农村,家里还有一个妹妹,父母都是农民,大姐自己是卖衣服做小买卖的。

  除了自己的名字,她什么也愿意跟我聊,包括她跟前夫的感情纠葛,我们甚至聊到了性……

  “你啊!模样还算不错,就是太瘦了,呵,几分钟的事情,”她似乎对这方面很在行,对于我这种未经人事儿的人来说,完全不懂这些,但是我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曾经有一位伟人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姐你没有调查,还是不要轻易下结论!”我冷笑了一下给她回了过去。

  “切,谁知道呢?耳听为虚。”

  一听这句话,我身子抖了一下,敏锐的察觉到这会不会是某种暗示,心里激动的开始急促的跳了起来。

  “那姐,你想眼见为实吗?”

  我快速的按着手机发了过去,心说时机差不多了,可以约了,结果半天都没有回话。

  我心说坏了,一定是感觉我不是正经人,这条线儿要断,妈的,前几天的辛苦怕是要白费!

  半个小时后,就在我懊恼至极的时候,信息突然发过来了,我激动的赶紧打开,但见里面儿显示着:怎么眼见为实?

  我的心稍微舒缓了下,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着,思索着怎么回答她才为妙。

  “要是有缘能结婚,那不就眼见为实了吗?”我快速的给她回了过去,这样回至少让她觉得我是以结婚为目的的。

  然而,又是很长时间没有回话,我的心又开始焦虑起来。

  终于,她的信息又来了。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北京。”

  “我在河北涞水,你能来吗?”

  一看见她的这条儿信息,我的心激动的快蹦出来,王哥说过,到这个时候基本上就差不多了,见面后稍微讨喜一点,当晚就能当新郎!

  “姐,我想你!”

  我见她已经挑明了,也不再避讳,但是又不能表现的太下流,所以给她了这么一句。

  “我知道,姐也想你!”

  我去!一见这信息,我激动哈哈哈哈的仰天大笑,搞的隔壁次卧的大哥连声咳嗽,意思是让我小声儿一点儿。

  麻痹的!我真的……现在不能用语言来形容我的激动了!

  我们没有谈论婚姻,只是聊着聊着就谈到了性,然后就......我的天!原来竟这么简单,我之前想的太复杂了!

  我们又黏黏糊糊的聊了一会儿,我压抑不住内心的渴望说:姐,我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真的好想你。”

  然而她并不同意,只是给我回了一句:不是有我的照片儿吗?等你来了,再让你好好看。

  好好看?盯着这三个字,我回味了很久。

  ……

  第二天,我打电话跟王哥请了假,原因我一暗示,他就明白了,但是他也嘱咐我小心,别他娘的弄个仙人跳儿啥的,现在快过中秋节了,大家都缺钱,什么事情都要安全第一。

  我连连表示知道了,自己会注意的。

  接着我就起身好好拾掇了一番自己,尽量弄的帅一点儿,然后坐地铁到了六里桥东,再转917直达涞水的车。

  到了涞水县城,我又倒车去了她家所在的村子,一个大山里的小村庄,陈家村儿。

  这车上全是乱七八糟的老百姓,孩子的哭闹声,婆娘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老汉的咳嗽声,烟味儿,汗臭味儿裤裆味儿此起彼伏,我西装革履的坐在人堆儿里显得格外另类。

  所有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他们一定以为我是回乡探亲的青年才俊,绝对不会知道我其实是来约那个的。

  一下了车,我彻底呆了,这逼地方穷得简直摧枯拉朽,很难想象这是在北京的周边儿,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们约好晚上七点多在村口儿的大槐树见面,我一看表,折腾了一天,现在六点半了,还行,再过半个小时,我就能看见我的那个大姐了。

  到了七点多,突然有人在我身后“喂”的一声。

  我一看,一个身材匀称,皮肤白皙,眼睛很大的美少妇出现在我的面前,但见她一身儿粉紫色超短款披肩小外套,和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高筒靴,哇塞,比照片儿里还要漂亮许多,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大姐吗?

  “你是?别问……”我傻兮兮的问了一句。

  女子娇羞的点了点头。

  “你来了?”

  女子羞涩的把头低了下去。

  “恩。”

  我傻呵呵的看着她,别说,这村儿里的少妇果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儿,我喜欢。

  “进家里坐坐吧,”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就快步的向前了出去。

  我猥琐的笑了笑,跟在她的后面儿,然而手心儿里已经激动的流出了汗。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告知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这里,赶快猛戳左下角“阅读原文”继续观看后面的内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