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北京:迈向“高贵”之城?

中华工商时报全联通 2017-12-07 06:29:59

2017-4-12 星期三

每日一题:树上挂饰品,不带金不带银(打一《红楼梦》人物)

上期答案:夜明珠



“母亲跟我说她眼睛不舒服想去医院看一下,但是又觉得‘挂号费’要50元,看一下太贵,开始念叨在老家的各种好了。”


说这话的是一位在北京供职于官媒的记者。


挂个号:一天的收入就打水漂了

事情起因:4月8日起执行的北京新医改,取消了挂号费、门诊费,但变成了医事服务费,三甲医院是50元,也就是说你去医院看病先交50元,而有北京医保的患者只需交10元。


而问题就在于:这位记者的母亲没有北京医保。


相对应的是:北京市民李先生4月8日在北京市第一中西医结合医院就诊挂号,他是医保患者交费10元。


这位记者母亲遇到问题不是个例。


“挂个普通门诊,以前自付4块钱,现在得50块。今天看病,我先挂了个内科,大夫不能确诊,让我挂妇科,妇科大夫又让我挂泌尿科……”没有北京医保的张女士说,三次医事服务费实际共支付150元,对比以前的12元,一天的收入打水漂了。

涨价后附带出来的新问题:没有北京医保的非京籍就医成本增加不少。


有多少外地老人给自己儿子、女儿照看孩子,这个数据无从得知,但是在中华工商时报@全联通(微信号:cbtqlt)小编身边,就有不少,小编就此询问身边白领朋友,绝大部分看孩子的老人没有北京医保。


现实的问题是:外地没有北京医保的就医就是“天价”了,那些来北京给儿子、女儿照看(外)孙子女的就医面临高昂医事服务费,他们的生活成本又会提高不少,就会有人不想待北京了,新医改将制造出多少家庭矛盾?


“比如我的目前就没有,面对这高昂的医事服务费,老人就更不想待在北京了。”这位记者说,没老人给我带孩子,难道要我们夫妻中的一人辞职专职带孩子吗?保姆又请不起,怎么办?


看病这件事成了这群人心病,但不仅于此。


质疑声:北京正在“赶人”?

事实上,拥堵、雾霾,这些“城市病”几乎成为长期生活在北京以及来“帝都”造访的人必不可少的抱怨。



此前,北京市政府有关负责人在多个场合提出北京“城市病”治理问题,疏散首都非核心功能、严控北京人口。


北京市政府控制人口规模逻辑:首要的自然就是控制外地人口的规模。


有人指出,前两年北京“地铁涨价”、“清理群租房”就是两个很有针对性的措施,迫使一些对成本较为敏感的外来务工者离开。


但事实上,北京在控制人口方面并非只进不出。记者从有关渠道了解到,北京是在控制人口,但不限制人才。北京市人社局有关负责人此前在“做好新常态下首都就业工作”访谈上表示:对于高端优质人才,我们的大门是敞开的。


去年开始,北京市政府加大了人口的调控力度。2016年6月召开的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会议,东城、西城及定位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通州等7个城区,纷纷给出了去年各自的“瘦身健体”方案。


记者没有找到今年的相关数据,以去年方案为例:

北京7大城区2016年目标是:东城区按照常住人口下降3.5%的指标,即净疏解常住人口3.2万人,疏解影响人口12.9万人;西城区,疏解人口3.6万人;作为北京面积最大的朝阳区,常住人口要控制在85.7万人以内,较2015年底调减9.8万人,在此基础上,朝阳2016年调减25万流动人口;海淀区常住人口净减少12.9万人。


按照部分城区公布的人口调控指标,北京2016年至少要疏解30万以上人口。另外,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通州,2016年计划效疏解中心城区约40万的人口,且按照北京城市副中心规划,未来通州总人口将不超过200万。


7个城区的人口疏解,当时引发了热议,甚至有人得出了“非首都功能疏解等于人口疏解,北京正在‘赶人’”的结论。


事实上,北京市的做法的确有成效,仅动物园批发市场为例:就已经往外疏解人口1.5万人。官方预计:2017年底,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将全面完成疏解。

据《财新网》报道,北京各区县都设有控人指标。北京不但收紧了每年新增落户指标,多数区县还卡紧了随迁子女入学政策。


从去年开始,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私家车运营也只有北京户口才可上路。


没户口:孩子上初中回原籍

另外,在北京的诸多人口调控方式中,“以业控人”正在成为主要选项。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在一项关于“合理调控城市人口规模”的专题调研报告中曾建议,政府应出台措施,“减少对低端劳动力的需求”,“对吸附大量流动人口的餐饮、洗浴、美容美发等企业和小百货店、小食品店等各类场所实行强制退出机制”。



北京市人社局有关负责人此前也表示:“进京人才指标,总趋势是缩减。常规引进的数量要逐年压缩。通过公务员考试、大学生村官等专项计划引进到北京的人才也会逐年减少。”


“联想到北京出台的各种‘控人’政策,我自然也想到了,这个不是也要用来赶人吧?”这位记者直言,我不知道有多少非京籍没有上医保,但肯定不少,这样一来这些没有上医保的非京籍就又多了一条离开北京的原因。


水寿(化名),是一名白领,在京有房没户口,他也遇到了类似问题,孩子现在快四岁,但是按照北京现行政策,过几年孩子参加高考时必须回原籍陕西考试,孩子初中上完后就得回陕西上学,虽说还有10余年时间,但是将来北京政策若不调整,孩子以后考大学怎么办?这是水寿夫妻俩当前最大的烦恼。


也有人担忧:以后在北京是不是光剪个发就得100元起,一碗面30元起,买个衣服还得去专卖店,垃圾处理收费会提高多少……要是工资赶不上物价上涨,简直不可想象。


有评论认为:以后北京的中产阶级将会随着物价的水涨船高成为中下阶层。


(记者/黄涛)



中华工商时报《全联通微信公众号

中国民营经济权威新媒体平台


【头条】解读政经脉搏,聚焦民营经济舆情

【踪迹】追寻民企大佬行踪,描绘民营经济地图

关注各地工商联、商会【动态】

《全联通》每周一到周五推送,敬请关注微信号:cbtqlt


责任编辑:李思潼

编辑:倪硕 王明明 张晖

投稿邮箱:cbtql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