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天地】2010,属于我的那些歌谣

法尔胜蒲公英文学 2018-01-11 16:53:22

  2010年是忙碌的一年,可忙到年末,要总结的时候却有点茫然。打开日记本翻了又翻,精致的本子上,关于2010年的记录却只有六篇,不足以支持我的回想。这样的时候,忽然就深刻地明白了,逝者如斯那样的感叹,不管我们是站在川上还是河边,站在岁月的风里,还是季节的风里。当我坐下来,想写下我的一年时,也明白了,那匹时光的白马,已在隙的那边,难追。

  沿途中一支蒲公英轻轻落在我怀中,普通的一次相逢变得不普通——满江歌曲《百万富翁》

  就像这三年来,所有的日子都会跟蒲公英这三个字有关,我的2010也不例外。无论忙还是闲,无论心情好还是不好,无论欣然还是疲惫,只要打开电脑,只要有时间,总会回到蒲公英家园走一走,听一听,停一停,坐一坐,看看那些熟悉的名字,和带着活力加入进来的新名字。或远或近,或疏或密,或喜或忧,蒲公英的人和事,昼和夜,都是我生活的组成。

  也许深爱就是错,那份从心底升起的依恋和想护佑的本能,会点燃在意,让人患得患失。今年,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原因,渐行渐远渐无书的老朋友,不少,那些年初还在聚会里相拥的伙伴,到年末,有的只能看着他们的背影想念了。那些去年还在陪伴着为某一篇文字同喜或者同赏的伙伴,今年只能时不时地眺望,时不时地问候,时不时地期盼。那些离开的人,那些共度的好时光,成了我心头的隐痛,一到天阴雨湿就会声啾啾。每每那样的时候,我总会说:记得,我们一直在等你。

  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人留下来了。就像这个时候随口说出的那句感叹一样,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只是,只要铁打的论坛在,流水的会员无论走到哪里,心里其实都装着曾经的家园的吧。最近,因为论坛的活动,久违的乱窜、散仙和菊儿他们又开始在Q里相见,那天看到小说版的群里,散仙、清城和林烨在聊天,他们在怀念小说兴盛的时光,还群情激奋地谈到小米,说都怪小米,她要勤快一点,小说就不冷清了。看到那里的时候我心一热,他们看似久不来了,其实关注还在,心也还在。只是,如果他们都勤快一点,飞儿啊雪狼啊慢慢地就都聚拢来了,时光过去很久以后,我们也许更想念原来的老屋,和屋前屋后的老朋友们。随后给雪狼留言,他说,大家在,我也会在。客居在外,发展得好不好,都会想起落叶归根。满江的那首歌里唱到“独自冒险游过了海洋,我才知道幸福在身旁。一百万次的回头望,一百万次闪光。沿途中一支蒲公英轻轻落在我怀中,普通的一次相逢变得不普通。”我想,这是2010我最喜欢听的歌词,也许也是你们喜欢的。子诺说过一句话,她说:小米,你越过多少悲伤依旧执着地热情和爱我们呢,是谁让你忘掉偏见,我一直疑惑,人有喜好,而你喜欢我们每一个人。自从看到,这句话我一直记得,也在一直努力做到她说的那么好。而且,我自己知道,和所有蒲公英的兄弟姐妹一样,蒲公英三个字,就是能打开心门的电码,只要你也爱这个家园,你就是我的家人。对于家人,即使个性各异,行事各异,观点各异,但心里却永远会不离不弃。

  我的小米没有失去,希望你们也不失去  ——林清玄

  记性不好的时候,我也会去翻资料。当我翻看着今年报纸的合订本,看写着我的名字站在那里的文字和图片的时候,我是欣慰的。尽管看起来,2010年并没有做多少有意义的事。但2010工作上做的每件事,几乎都与对人的关怀,对生活的关怀,对社会的关怀,和对人性里真善美的弘扬有关。无论是触摸残疾小姑娘的剪纸梦想,还是走近唱着歌儿进北京的文艺青年的梦想,无论是关注老百姓的甘苦,还是记录民生民情的冷暖,见证道德文化的光亮,无论揭露还是鞭策,赞美还是展现,我都秉着一样的原则,就是良知与祝愿。如果这个世界能因为我的文字和我的关注,多一点点温暖,多一点点诚信道德,多一点点感情和秩序,我就会觉得,自己一路的奔波和用心是值得的。

  那天无意跟朋友谈起写字的事。我忽然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写文章的底线。那就是我所有的文字,都能给孩子看。我得保证,当我的儿子,和渐渐长大的他的认知,翻开我所有的文字时,能够安心而顺畅地读下去。所以我不写不干净的东西,不管文字展示生活的方式是冷峻的还是和暖的,残酷的还是热情的,我要叫我的孩子和有缘看到我文字的所有孩子,亲人,朋友,陌生人,都身心愉快,不尴尬,不脸红,不反胃,自在,且有所收益。如果我的文字,能带给他们好的心情,良的感觉,一点点认同和共鸣,一点点启迪和感悟,一点点心灵的抚慰,甚至营养,那我就是开心的。就像平凡无奇的小米,虽然不起眼,却总是有营养,也是有性格的。年复一年,世事变迁,只小米的谷香不变。

  2010年,我也是那么做的,无论是工作的文字,还是自己的文字,虽然写得不多,不好,但谷香依旧。林清玄说:我的小米没有失去,希望你们也不失去。我也想说,我的小米没有失去,希望那些认真对待文字和人生的你们,也不要失去自己淳香的本质,让文字充满清香,营养我们的世界和人生。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海子

  2010年,虽然忙碌,却是幸福的一年。最大的幸福是我的父母,从他们各自闪光的为此辛勤了一生的事业里,回到了我的身边。按着我们的心愿,和我们比邻而居。从此,我和儿子在先生不在家的日子,结束了胃口向忙碌和厨艺妥协的日子,开始锦衣玉食起来。虽然身材很明显地健硕,但天天可以看到爸爸妈妈。可以看着父母家的灯光在深夜里写字,带着父母的笑意和鼓励在尘世间穿行,心里有说不出的踏实和安定。

  因为这样的幸福,那几个月时时和装修公司斗智斗勇,不断出入建材市场和家具店、电器城、百货店的日子,虽然劳心劳力,累,却不烦。而且学会了很多生活的技巧。曾经给我们装修过一次房子的师傅跟爸爸说,我是一个好女儿,因为去年给我们家装修的时候,他只见过我两次,一次是送钥匙给他们,一次是来拿钥匙,而今年爸爸的家里,我却变成了一个尽职的“东家”。爸爸转达这样的话时,我不禁笑了,的确是那样的。作为父母的孩子,尽量让父母对新房子的每一个细节都乐意,都不留遗憾,是我们想为他们做的。一切装修的细微,都遵循了父母的喜好,哪怕是他们仅仅为了怀念从前生活方式的过时的“革命浪漫主义情结”。最后,当父母搬进今古结合、中西合璧的新房子时,他们中意的笑声和急切想跟老街坊老朋友分享的快乐,让一切为房子的奔忙有了回报。那样的时候,我想,那也是人生的意义吧,因为自己,让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快乐,比拥有金子还宝贵。

  有时候,就是那样想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要用心去爱自己的亲人。没有理由,没有条件,没有原则,没有时限,就像他们爱我们一样。人总得有一些可以在他们面前永远充满热爱,永远理直气壮的亲人,在那样爱的氛围里,每一个人才是珍贵的,无比的,肆意的,宠溺的,幸福的。当外面风起云涌的时候,当世态炎凉的时候,在红尘滚滚的杂乱之中,我们还可以躲进我们爱的小楼,像大力士躺在大地母亲怀抱一样,汲取力量,汲取勇气,汲取能力。我多年的同学说,原本我们家的家庭气氛就很浓,我先生的加入,变本加厉。是的,好在,先生是很顾家的男人,在他的人生字典里,家比事业和前途重要得多。这大概也是我们骨子里的默契吧。

  2010年,我和从前一样,有时候,会放下一切,做回父母的孩子,家人的跟班,兄弟姐妹的亲人。在我心里,常常记得海子诗里那句: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是啊,人类自有人类去关心,而我们的亲人,当然要我们去爱。还有,爱我们自己。

  无论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遇见你就是正好的方向——小米

  朋友的孩子给她的同学写贺卡,想要几句能表达自己心情又好看的话,就打电话来找我。开始我也想不出来,怎么去告诉那位她在新学校里遇到的同学,她的欣喜和感激。第二天一个人走在路上去赴约,北方冬日的街道上行人匆匆,我一边走一边脑子里就蹦出来这句:无论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遇见你就是正好的方向。以这个开头,很快就给孩子写好了贺词,孩子和她妈妈都很满意,于是我也对自己的句子很满意。从那天开始,就被这句话抓着,老在想,2010年,我是不是也碰到了想对他们说这句话的人。

  2010年,因为忙碌,我和好多朋友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去年一有时间就凑在一起的胡子,去年一周至少会相聚一次的音乐,去年常常会约见、短信、电话的老朋友,也将相见改为怀念。去年不时要长谈一下人生的老师,也把每每想起来的对我的教导,改写在留言本上,神龙见首不见尾。去年,一周至少要去两到三回的三联书店,那个喜欢和我谈书的老板娘,每次见我都会问上一句,最近忙啥呢,前几天还念叨你呢。去年,啊,不,是上个月还在单位的楼道里碰到的同事,也打电话说:看不到你,在哪里体察民情。……罗列这么多的对比,不仅是想说我和朋友们远离的内疚,更想说的是,生活里,朋友们来来去去,远远近近,其实是很正常的事,只是,有的朋友,不管离我们多远,却总是在身边。记得有人说,人不会遇见不必要遇见的人。意思就是所有的相遇,都是一种缘分和注定。所以时空不是距离,视线不是距离,距离也不是距离。

  不经意间,我们就会碰到合意的朋友,也许是曾相识也许是才相见。一位朋友是个相信因果的人,他说,有的人碰到,是前世注定,无论错过多久,如恒河沙数世劫,总会相见。我在想,如果是这样的相见,会不会永远?虽然我知道,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可遇不可求的,虽然我也看到,多少情投意合的情谊,会随风飘远,多少承诺和誓言,会风化成尘。但碰到一个相知相惜的朋友,总想地久天长是每个人的心愿。过去是过去的,未来是未来的,曾经的朋友说,珍惜当下。那么,不管明天,田野里的风和林间的小溪是不是会因此欢畅,也不管明天,我们是不是还在一路相伴守着大地和花香,只要今天相见,我们就一起珍惜吧。我想对2010有幸碰到的朋友说:无论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遇见你就是正好的方向。我也想对2010还在相伴着的朋友说,谢谢我们还在正好的方向里,一路同行。

  2010年,除了亲人朋友,除了工作的需要去拜访的各色人等,我常常看到的人,是小区的保安兄弟、小区的园丁师傅,当当网负责送书的女子,小区门口超市的收银员,天天晚上接孩子时学校外面那些熟悉和不熟悉的家长,和有时出去徒步时大街上行色匆匆的陌路人。2010年,朋友里说话最多的是寒梅和雪海,讲电话最多的是筱冰大哥,和筱冰二哥(这个是儿子说的,以前他以为,这是蒲公英人专有的名字,耕耘、寒梅等都被当作二哥过,一听说的是论坛事,开头没特尊敬地叫一声筱冰大哥,儿子就了然地说,这是筱冰二哥。后来接完电话,儿子问我,我有时就顺嘴跟他说:筱冰二哥,儿子便会意,知道是蒲公英的人。)交流最多的是论坛帖子里的各位,惦念最多的是在论坛门口徘徊的哥们姐们……

  2011年,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过得很精彩,但我知道,2010年的歌谣,还会在心底唱响,我还会是你们熟悉的人,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没有最老,只有更老,也许会懒散,也许会固守,也许会捣乱,也许会无赖,但肯定是没有最真心,只有更真心。如果你还不肯放弃,那么。坚定地朝着你们正好的方向,来相遇俺吧。


微信号:pgywxw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优秀的原创作品

在这里 你可以欣赏

一个纯净的文学天地

为文学爱好者打造

原创

蒲公英文学

散文 | 小说 | 诗歌 | 随笔 | 摄影

选自蒲公英文学专版【第19期(总第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