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儿童插座价格联盟

一个局外人经历的荒诞生活

楼主:空间戏剧 时间:2017-12-13 06:43:05

阿贝尔·加缪二十六岁,写完了《局外人》。倒退回六十七年前,这部“怀胎”两年的不朽之作瓜熟蒂落。翌年,这位四十四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哲学家完成了他隽永的哲理之作《西西弗神话》


回溯加缪四十七年的短暂一生,《局外人》不仅是他的成名之作,无疑也是其最重要的代表作。



《局外人》篇幅不大(全书仅五六万字),故事简单,语言精简,好像与其厚重的文学地位极不相称。全书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讲述的是一个凡事都态度冷淡的小职员的庸常生活,以及他在稀里糊涂中犯下命案的经过。第二部分写的则是作为当事人的小职员如同被置于局外般地被法院判处死刑。


有趣的是,加缪以传统的现实主义风格的笔触,写出了一种超越现实主义的现代趣味;在庸常繁琐的生活细节的缝隙中,捕捉到了隐藏其后的荒诞现实。

 


小说家为了检视一些深邃的东西,总是擅长于在人物身上叠加假设,或者将人物置于特定环境之中,而刑事案件监狱生活又是众多小说家所青睐的对象《局外人》继承了这一假设场景,但又找到了独特新颖的观察视角。也正是基于这样一个故事背景,评论家们热衷于将《局外人》的主题局限于司法迫害的范畴,认为它表现的是现代法律机器运转中对人性、对精神道德的残杀。加上考虑到加缪活跃的社会活动家的身份,这种说法当然有强大的说服力。


但我总以为,一切不仅于此。我以为,《局外人》的两部分分别编织了两个“局”,前一个“局”现实冷酷平静阴郁,后一个“局”荒诞动感激烈冲撞,后一个“局”又嵌套在前一个“局”的深处。换言之,刑事案件与监狱不过是作者用来将荒诞现实冲突升级的工具罢了,这种囚徒困境换成学校、医院也没什么两样。这个“局”将主人公默尔索排除在外,或者说,加缪通过巧妙的构思和写作技巧让默尔索生活在“局”中,而又赋予其抽离“局”中的生活态度和价值取向,在这种冲突之中,将“局”为何物与生之意义展现在读者面前。


杨婷导演《局外人》剧照,拍摄师:褚银

 

小说中,加缪借默尔索的视角,总能在平淡生活的细微之处观察到荒诞感的栖身之所。那么,默尔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加缪对这个人物的赞词是这样的:


“他不耍花招,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他所生活的那个社会里的局外人”,


“他拒绝说谎......是什么他就说是什么,他拒绝矫饰自己的感情,于是社会就感到受到威胁”,


“他是穷人,是坦诚的人,喜欢光明正大”,


“一个无任何英雄行为而自愿为真理而死的人”。


他好像对待任何事情都采取可有可无的态度,这不仅包括跟谁结婚,是否和外界评价不好的人做朋友,是否努力进取改变生活,甚至包括最后被判处死刑被问“是不是有话要说”,也说了声“没有”,展现出一个“最安静的绝望者”、“极端虚无主义者”的应有形象。


无论身处何处,都有一种“陌生感”、“异己感”,以一个“局外人”的姿态坦然地面对“局”内的世界以及“局”对自己的审判与安排。但这又与随波逐流浑浑噩噩的生活态度有着本质的区别,默尔索清楚地告诉玛丽并不爱她但是可以结婚,不愿意改变生活是因为他认为“人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生活“,言语中透露出一种洞悉生活本质的透彻与绝不掩饰的坦诚


他能清楚地感受到人的生存荒诞性,但又因此面临着人类世俗与社会意识形态的致命压力,这也是推进故事发展的内在矛盾。

 

杨婷导演《局外人》剧照,拍摄师:褚银


作为存在主义文学、“荒诞哲学”的代表人物,加缪在《局外人》中也着力表现了他对人的生存状态与荒诞现实的思考。这里摘取自己非常喜欢的一段如下:

 

有一天,我在床板与草褥子之间,发现了一张旧报纸,它几乎与褥垫粘在一起,颜色发黄,薄得透明。那上面报道了一桩社会新闻,缺了开头,但看得出来事情是发生在捷克斯洛伐克。有个人早年离开自己的村子,外出谋生。过了二十五年,他发了财,带着妻儿回家乡。他母亲与他妹妹在村里开了家旅馆。为了要让她们得到意外的惊喜,他把自己的妻子与儿子留在另一个地方,自己则住进他母亲的旅馆。进去时,母亲没有认出他。他想开个大玩笑,就特意租了一个房间,并亮出自己的钱财。夜里,他的母亲与妹妹为了谋财,用大锤砸死了他,把尸体扔进了河里。第二天早晨,他妻子来了,懵然不知真情,通报了这位店客的姓名。母亲上吊自尽,妹妹投井而死。这则报道,我天天反复阅读,足足读了几千遍。一方面,这桩事不像是真的;另一方面却又自然而然。不管怎样,我觉得这个店客有点咎由自取,人生在世,永远也不该演戏作假。

  

杨婷导演《局外人》剧照,拍摄师:褚银


这样一个黑色幽默故事绝不仅是为了揭露人性丑恶,悲剧的外壳下,内核里隐藏的是我们这样的生存状态,即一切都无法预料地发生着而我们又无能为力。具有荒诞意味的是,”我“从中得出这样的结论,即觉得这个店客”不应该演戏作假“。而小说里的”我“正是以这样的坦诚姿态生活的,最终依然逃离不了被妖魔化、被判决死刑的命运。左右为难的囚徒困境。这正是生而必死、劳而无功的生存荒诞,我们便是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这也是小说里反复描述的生存状态。

 

此外,默尔索”只因在母亲葬礼上没有哭而被判死刑“,作为审判的当事人而又只能委托律师发言,在监狱里靠回忆度日等等,小说里到处都是加缪对荒诞生存状态的思考与感悟。


杨婷导演《局外人》剧照,拍摄师:褚银


最后想强调一下的是,《局外人》的精彩之处不仅表现在其深邃的思想性上,也体现在其简洁凝练、韵味隽永的文字风格上。就如许多其他的伟大小说一样,开头第一段便奠定整体基调同时给人深刻印象,《局外人》也是如此。《局外人》开篇这样写道:

 

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在昨天,我搞不清。我收到养老院的一封电报:”令堂去世。明日葬礼。特致慰唁“它说得不清楚。也许是在昨天死的。

 

对妈妈死去时间概念的模糊,一下将”我“从世俗情感和观念中抽离出来,好像一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冷冷的看着妈妈死去的发生。短短几十个字,就将”我“作为局外人的形象显露无遗。

 

《局外人》还有很多值得玩味的地方,小说的魅力正是蕴藏在字里行间的精微处,等待着每一位读者去发现。



剧目名称《局外人》

演出时间2017.03.17-03.26

演出地点北京中间剧场

演出票价240-400


法律顾问:北京市东友律师事务所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王二风流史,想和作者进一步交流的,欢迎添加微信勾搭哟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