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王传奇】首开先河丹吉林

京华小屋 2017-12-06 19:55:18

1757年,执掌政教大权的七世达赖喇嘛圆寂,雪域顿时群龙无首。

一到四世达赖仅是宗教领袖,到五世达赖才开始当政,而后者当时已经成年。六世达赖只是政治傀儡,实权在桑结嘉措手中。七世达赖少时仅为虚君,先后由康济鼐、颇罗鼐两位地方政府首脑执政,到了中年才真正掌权。

此前情况各异,根本没有惯例可循,人们都不知道怎么应对,其中也包括西藏真正的主子——乾隆皇帝。

考虑再三,皇帝采纳了自己最亲密的宗教顾问——三世章嘉活佛的建议,决定委任一名大活佛暂代神王:

朕以为卫藏之事业极为重大,于达赖喇嘛之转世活佛尚未找到之前,暂由一大呼图克图负责藏务,于卫藏百姓极为有利。

活佛摄政制度从此发端,清廷称之为“掌办商上事务”,乾隆要求摄政王:

要负起达赖喇嘛之一切事务,弘扬黄教,为西藏百姓谋幸福,符合朕于天下众生大慈大悲之意念。达赖喇嘛转世活佛未明之前,悉遵朕之谕旨办事,不得误失。

章嘉相中的人选是七世达赖的得意弟子——六世德木活佛,他也是六世班禅的学生。一年后,清朝正式册封德木并颁发给摄政大印,封号“掌办黄教事务吉祥诺门汗”,印文则为“办理藏事宏扬佛教吉祥诺门罕之印”。乾隆强调,这枚大印不光是给德木自己的,今后的西藏摄政王都要以此为凭。

这位活佛因其主寺——德木寺而得名。“德木”本意是“母鸡”,来自工布(今林芝、波密等地)一位母鸡模样的护法神。寺院最初由康巴大活佛一世帕巴拉所建,后赐予他的叔父兼经师一世德木。

该寺位于雅鲁藏布江北岸的林芝县米瑞乡,临近苯教圣地苯日神山,历史极为悠久,附近矗立着一块摩崖石刻,记录了一千两百多年前吐蕃赞普与工布统治者嘎朗王的盟誓,是林芝留存的最早文字记录。

前三世德木与帕巴拉关系密切,但从四世开始,双方逐渐脱离。四世德木是四世班禅的学生,1652年随五世达赖喇嘛进京,顺治皇帝对其赞赏有加。他系统性编制整理了全套羌姆(跳神祭祀的宗教舞蹈),对藏文化贡献重大,后来布达拉宫、桑耶寺等处僧人,都到德木寺学习羌姆。

从五世起,德木活佛归入达赖喇嘛门下,得到五世达赖喇嘛赏赐的大批寺庙庄园,从此这个活佛系统势力迅速壮大,所辖寺院遍布林芝、波密和康区中部。不仅如此,五世德木与清朝关系也十分密切,他应邀来内地传教,参与主持过许多佛教典礼,最后还圆寂在北京。六世德木后来能当上首任西藏摄政王,与其前世在朝廷混了脸儿熟不无关系。

摄政王上任的第五个年头,清朝下令在拉萨为其新建府邸——广法寺,藏语名丹吉林,他从此又称丹吉林活佛。

(丹吉林寺,笔者拍摄)

六世德木或丹吉林活佛执掌大权达二十一年,据当时来藏办理通商交涉的英国人记载,藏王一切唯朝廷马首是瞻,早请示晚汇报,大事从不擅自做主,与自己师父、黄教第一人——六世班禅屡有冲突,但乾隆对他显然十分满意。

从六世开始,丹吉林活佛一发而不可收,连续三世(算法不同,一说四世中三世)都做过藏王。七世丹吉林是九世达赖的经师,1811年代替去世的功德林活佛担任摄政王,共执政九年。

八世(也有算为九世)丹吉林活佛于1886年再次接任去世的功德林活佛担任摄政王,并担任了十三世达赖经师。他执政期间英军入侵西藏,他支持驻藏大臣文硕积极抵抗,但清廷一味妥协,最后文硕被免,藏王不再受朝廷待见,十三世达赖趁机下手,于1895年逼其退位。

四年后,因涉嫌诅咒达赖,前藏王丹吉林活佛被捕,很快神秘死去。民间传闻他是被按在大水缸里淹死的,也有人说他是被活活饿死的。随后,十三世达赖上报清廷,将丹吉林的财产统统没收,永远不许转世。

(丹吉林寺大殿,笔者拍摄)

但是,丹吉林寺的僧人却私下里偷偷寻访转世灵童,经过一系列纯属巧合或并非巧合的寻访,人们“惊喜”地发现前世活佛降生到了十三世达赖家中,灵童毫无疑问是一位贵妇人的新生儿,而按辈分算,达赖喇嘛是孩子的舅舅(一说表哥)。

于是在家族的压力下,十三世达赖爽快地接受了结果,九世(也有算为十世)丹吉林就这样产生了。小活佛出身显赫,除了母系,其父亦属西藏名门——阿沛家,并与拉加里(吐蕃王裔)等大贵族沾亲带故。

清末,驻藏大臣联豫赶跑了十三世达赖,随即为丹吉林活佛翻案,宣布他是被诬陷的,于是老活佛的名誉被恢复,没收的产业发还小活佛,曾经破落的丹吉林寺和德木寺重又兴盛起来。对此判决,流亡的十三世达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当年德木寺附近曾驻扎了许多清军,九世丹吉林活佛只有十岁,据说一位名叫陈渠珍(后来的民国军阀,号称‘湘西王’)的清朝军官见他聪慧可爱非常喜欢,遂以自己的姓氏相赠,于是这位叫丹增嘉措的小活佛就有了一个汉族名字——“陈丹增”。

辛亥革命后,反攻倒算的藏军包围了驻拉萨的清军,历来亲汉的丹吉林寺站在清军一边。清军被迫撤走后,丹吉林再次受到严厉惩罚,寺院和财产又都被没收,不过由于达赖喇嘛的关系,小活佛仅降为措钦活佛——这是黄教第四等的大活佛,一等是教主达赖、班禅,稍低的哲布尊丹巴和章嘉为二等,三等则是几家藏王,而拉卜楞寺主嘉木样、塔尔寺主阿嘉等人都是措钦活佛。

(殿内做法事的僧人,笔者拍摄)

小丹吉林自幼聪明,年仅十九岁就获得了黄教最高学位拉让巴格西,十三世达赖曾对他寄予厚望,教育很严,但年轻人对政治毫无兴趣,反而迷上了照相,这位西藏最早的摄影家,留下了许多弥足珍贵的老照片。

十三世达赖圆寂前,把丹吉林活佛叫去谈话,颇为遗憾地说,本来我这么严格待你,是想把你培养成甘丹赤巴(黄教名誉教主),然后当摄政王,但看来你没有这个心,那我也只好不强人所难,希望你好自为之吧。

因此丹吉林活佛始终不温不火,手头也不太宽裕,直到其好友——五世热振活佛做了藏王,从前没收的寺院财产才被发还。从工布江达的巴松措以东,一直到昌都的八宿县,大概有一百二三十个庄园和牧场都是其领地,此外在拉萨、日喀则、那曲等地还有不少零散的庄园田产。

其实,丹吉林本有机会重现前世辉煌——后来热振退位时,希望好友代理藏王,但后者又一次推脱掉别人求之不得的良机,宁愿在暗房里摆弄底片药水。热振不得不考虑其他人选,从而埋下了自己悲剧结局的祸根,也严重影响了西藏此后十多年的政治走势。

(寺内供奉着西藏四大护法神之一桑耶护法,笔者拍摄)

后来,丹吉林干脆连喇嘛也不当了——他爱上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尼姑,遭到宗教界人士普遍反对,活佛不惜放弃僧人资格,向自己的上师奉还了比丘戒(此举相当于还俗)。上师苦苦相劝,无奈徒弟心意已决,毫不妥协。

他婚后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后来做了活佛,即欧美非常有名、弟子众多的格列仁波切。小儿子生下后,被认为是策墨林(也是有藏王资格的大活佛)转世,父亲不同意,说爸爸是活佛,大哥是活佛,他又是活佛,哪有这么巧?最后,丹吉林用一架既时髦又稀罕的印度铁梯走后门,终于请达赖的管家把儿子从灵童名单中划掉了。

这个孩子从此成了快乐的俗人,长大后还继承了父亲的爱好,他就是著名的藏族摄影家德木۰旺久多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