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辑第238期|最远的地方生长着远见(组诗)|​​吴开展(湖北)

诗家园 2018-06-12 13:15:22

吴开展

男,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写作范围包括诗歌,散文诗,散文及文艺评论,荣获《北京文学》年度诗歌奖,EMBA硕士研究生学位,主要著作有诗集《我写下的越来越小》、《七宗罪》(合集)及职场畅销书《一个人力资源总监的工作手记》。居湖北荆州。



故乡其实是个很大的词


原以为故乡是个很小的词
这是我的错

当命运把我变成游子很多年
当一个人在漆黑中拍着自己入睡
当火车失去了呼啸和颤栗
当人群中的羞耻没了泪水与膝盖
当面对这个坏了的世界,诗人的怒火
和绝望都已无能为力
才发现故乡是个很大
很大的词

故乡实在是太累了
既要承载幸福的泪水
还要承担痛苦的抒情与叙述



失败之心


请不要钦羡我,也无须与他人较量
人一生需要有一点失败之心
需要中一点点毒。这个时代
有太多热闹的事物,到处都有升腾而起的尘埃
与悲欢,你反复变换角度和姿势
看到的最多是一个人的背影
活得太拘谨太严肃。这身体里潜伏的闷响和虚无
是自我的囚徒和难题

我们浑浊的尘世,何等卑微
美与不美之间永恒誓不两立
每一颗色泽圆润的珍珠,都是砂砾
与河蚌肌肉的磨砺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低处使钱,高处羞愧

 


没人能读懂我的故乡


故乡越写越小,诗句新如题
仍在那些经典里寻找说辞
楚地的巫术,怀乡病,漂泊综合症
楚方言,一声比一声嘶哑

时光下手太狠了,我一再地把自己掏空
再装满,打开。纵使生活捏疼了脸
我依然吐吐舌头傻傻的笑着
一肚子发霉的汉字是我弯垂的籽实
比中年更像中年。我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
才这样与众不同
我是如此的相信,亲人的幸福就是
我的幸福,仅有的一颗心分成了
两瓣,一瓣给了故乡
一瓣陪我在异乡受苦,把命偿还
我自己也说不上是征途

还是归途,是忧伤多一些

还是渴望多一些



漂泊综合症——出租屋

 

房子很小,几乎容不下一个灵魂

在里面大喝一声

每天依然把自己情人一般约见

做自己的王,书是美人,笔指江山

不管,不顾,内心晧月长空

镜子里那个佯装强大的男人

脸上不易察觉的阴影,是内心真正的死角

以至于从不敢熄灯,我知道

生活的泪珠与真相都在暗处挣扎

会生成病根。也常在亮堂堂的灯光下自我藉慰

掏空肉身,这些静默的毁灭

并不使我懊丧和感到羞耻

我习惯把自己一再抱紧,抱成一根针

一罐蜜,一辆轰鸣的火车,抱成高山

抱成一个亲亲的人儿,只是不知

一个人要住多少出租屋才能找回故乡

一只鹰要穿过多少逆流才能安息在高原上



老男孩


我这颗狂跳而结满沉沉籽粒 

老男孩般的心,犹如草丛中的野兽 

潜伏着,等待着一个又一个新的开始 

一种向前的跳跃。我有我的理想国

翱翔的鹰把我的目光牵引到了远方

我的体内还藏着飞沙走石的风,藏着一根针

一罐蜜,一辆轰鸣的火车

仿佛是神的应允,内心灯火通明

我知道平凡的日子也有刀刃与蜜剑

但我不会与自己和解,不要做一个转身就走的人 

我相信,远方的痒和点石成金的梦 

它有多大的隐秘,就能打开多大天空

 


最远的地方生长着远见


回首荒芜的来路
那些向下的斜坡,那些马蹄和冷月
那些惑我入歧途的春风们
伎俩都不过如此,远程的劳顿
和途尘,我都放在迎风的兜里
谁也别想把我吹灭,一骑绝尘
 
远行是为了更好的回来

回到生命的最初,回到故乡,回到感恩

亦有走丢的魂魄要招回
最大的对手是内心的小兽
不断缩小的背影,在继续缩小

出门在外,山水移情,以无为师
终日须三省吾身:要抬头,在人前,在人世
远离刀剑和舌头,择善修身
难过的时候,就仰望星空,回望下来路
谁不是在路上呢?谁不是光阴的囚徒?
最远的远方生长着远见



我也很想和你谈谈我的沧桑

 

能掂量出一个男人重量的 

除了浮沉之光,还有什么

 

这些年我越跑越远,犹如丛林中的野兽 

蛰伏着,等待着一个又一个新的开始 

一种向前的跳跃。撞了南墙头颅 

长出了一块多余的骨头,像铁了心的铁钉 

锲入成熟的灵魂 

没有随随便便选择平庸,用一生在封自己的王 

飞向我驾御的天空之外

 

如今到了中年之境,发烫的铁轨碾碎了我 

失守的年轮,西风也把我越抱越紧 

身体布满了水渍和裂痕 

请允许我背地里舔舔伤口 

与你谈谈苍桑。没忍住打转的眼眶 

你千万别看,别拭,千万不要像那年撕碎 

我不务正业的诗稿一样 

伤害一个男人的荣辱与高远 


本期发稿:夏曼曼


微刊选用诗人名录

栏目设置|编务团队|稿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