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动功功法普及教材【第四章 运用意识是智能气功的关键 第五节 正确对待幻觉与真妄相攻(Ⅲ、幻景、真妄相攻是怎样产生的 )】

保健大全 2017-12-06 22:24:11

 

Ⅲ、幻景、真妄相攻是怎样产生的

 

 

古人对于幻景与真妄相攻,多总称为魔境或幻景。对于它的产生,虽也有的指出了是“金丹之化机”、“五脏六腑……变化出的幻景”,但其根本原因,却是意识不够纯净之故。正如《性命法诀明指》所说:“魔来之害,实我阴神扰吾心君,”“念不归一而外驰,则魔斯至矣。”这就明确指出了幻景之产生,是念不归一的结果。从气功科学的立场来看,这些论述无疑是正确的。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幻景与真妄相攻的产生尚有层次的不同。下面试分述之:

 

一、幻景的产生

 

 

幻景多是人体内部气化反应的“变态”反映。我在《气功探邃》一书中指出:“幻景是五脏气化与意识中已有概念(或映象)相结合而产生的。所以出现不同的幻景,是体内气化连及不同内脏而牵动意识的结果。”按照气功的整体观理论,人体五脏(心肝脾肺肾)与五种情志活动(喜怒思忧恐)有连属关系,而情志与人体的气机变化又是密不可分的。“志”专一,则可“动气”,如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思则气结,忧则气消,恐则气郁等。反过来,气的动势专一,也可引发情志变化,这即古人说的“气一而动志”。幻景的产生,多与此有关。试以喜为例,就其产生幻景之机理,作一简单分析。

 

中医理论认为:“喜则气和志达,荣卫通利”。即当人受到良性刺激而感到舒适、喜悦时,体内的气血也会相应得以舒畅。也可以说,人体的舒适愉悦的感觉与自身气血的畅通是紧密相关的。人体的这种愉悦状态及其相关过程(包括诱发喜悦的因素),都会在意识中留下“记忆痕迹”。当练功入静后,气血得以畅通,也会产生一种舒适、愉悦感。这种内在的感受,容易引起兴奋神经型的人不自觉的追忆,于是以往曾招致喜悦的经历即可展现出来,如宁静的湖面,秀丽的山川,艳丽的花卉……自然美固然可以成为浮现的对象;而壮观的庙宇,绮丽的塑像(包括佛仙塑像)……造型美也可以成为追忆的素材。由于入静时,逻辑思维处于朦胧状态,故其不自主地追忆的景象,有时会呈现“哈哈镜”式的变态映像。加之练功时气的质与量都优于常态,所以显现的景像也较日常所见更为艳丽与富于光泽。幻景产生的机理与睡眠时受到种种刺激而招致梦境的机理相似(但不等同)。譬如睡眠中腿受到了冷的刺激,于是形成种种缘故引起在冰上跑而掉进冷水的梦境。需知梦中的繁杂的情节过程,是腿受了冷刺激后,在睡眠状态下,大脑不能进行精确分析,从而引起了生活中经历过的冷的追忆。在这里不难看出,梦中的境象过程是虚幻的,而梦中冷的感觉却是真实的。同理,练气功的幻景,其中景象是虚幻的,而各种感受(包括心理状态)则往往是体内气化的结果。鉴于此,不能把幻景说成是该人的思想状态,更不能依此作为判断迷信的根据。迷信与否,不在产生幻景,而在于对待幻景的态度。对幻景中的神佛顶礼膜拜,把幻景中的某些语言奉若神明,才是迷信;把幻景看做是练功过程中的一种现象,加以分析研究,则是科学。

 

二、真妄相攻的产生

 

 

真妄相攻是在潜能刚刚得以开发时出现了幻景的特有名称。练功到达一定程度后,潜在智能如透视、意识感知、预知等功能即能得到开发。这些功能可以不借常人的感觉器官(眼耳鼻舌身)来认知客观世界的具体事物。

 

由于常人意识中只建立了依据普通感官认知事物的模式(或称参照系),对于新开发出的特异功能认知事物尚未建立起参照系,因此有的人不能迅速正确地反映这些特异信息,在接受到特异信息的一刹那,这时实际上已经有了完整判断,但不知是怎样得来的判断。于是已往的经验:以靠眼看、耳闻等反映过程,又以幻景的形式展现出来。譬如特异功能已感知张三在门口,由于没意识到自己的潜能已被开发出来。在意识领域中的繁杂而迅速的信息活动中,引发了过去眼看耳闻的认知事物的活动过程——幻景。或是看到形象,或是听到有人告诉“张三来了,在门口哪”的声音。由于结论与事实相符,所以有这种境遇的人,都认为是仙佛、高级生命或高级老师在帮助指引。由于意识里把它信以为真,这一过程就得到了意识的强化,以后甚至可与意识里的声音对话,询问一些事情,而且有不少答案是正确的——因为这是靠开发出的特异功能查知的,需知这时的功能还不够强,加上分散了意念去注意幻景中的事物,所以功夫就难以上进了,在这水平上的查知功能,受到一定的外界干扰,就出现错误判断。真妄相攻这一关过不去,不仅不能正确认识、自如地掌握特异功能,而且有神志失常的危险。1987 年我到安徽讲学,遇到一对能诊查疾病的夫妻,他们说,老师经常在练功时来指导他们,但未见过面(每次都在他们的意识里说话,而且对每个人说的也不一样),并说他们可以随时请老师帮助诊疗疾病。当时,我告诉他们这种现象属于真妄相攻,不是实有之事,他们不以为然。为了进一步说服他们,于是请他们在“气场”中给一位地区卫生局的副局长诊查疾病,先由女士诊查,结果查不出来,继由她丈夫进行诊查,结果仍查不出病来。我告诉他们二人,说这人肯定有病,请他们的老师来帮助诊查。他们真的请“老师”了,查出的病与病人的实际状况完全不符。当时他们感到诧异。我告诉他们,在真妄相攻阶段,功能还不稳定,需要继续练功,恢复主人公本来面目,才有可能再进一步。但他们未听劝告。1988 年 5 月,正当我到武汉市去讲学的时候,该女士奉她“师命”到北京来找我,先设法找到形神庄天安门辅导总站站长,说他的老师知道庞老师正在练功过大关,过不去了,要她给庞老师送松花蛋,并说每天吃一个,把一篮子松花蛋吃完就过关了……。站长告诉她,庞老师不在北京。她不信,说她的老师查了,庞老师正在过关,不见别人。但她来送蛋是好意……,站长只得把我在武汉办班的招生简章给她,但她仍不信,最后没法只好回安徽,结果是白跑了一趟北京。1988 年 8 月去安徽办班讲学时,听别人说该夫妻二人性情变得很不好,经常吵架。这事实表明在真妄相攻阶段,个人的性情多未得到应有的陶冶,所以更谈不上变换气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