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手为何“绝迹”王府井?

平安北京 2018-05-15 14:52:14

王府井,北京地标之一,繁华商业区和人流如织是它的“代名词”。这里既是人们休闲购物的热门,也是扒手们伺机下手的热门。然后,近半个月里,王府井派出所在这一地区接报的扒窃警情数量为零,扒手竟然在此“绝迹”,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事情还要从2017年2月下旬说起,就是从那时起一支神秘的队伍进驻了王府井大街:


王府井大街上,鳞次栉比的商厦间霓虹流光溢彩,摩肩接踵的人群中,这支神秘的队伍始终穿梭其中,低调而又安静,刹那间的一个眼神交汇之中,贼影便被立即锁定。


没错,他们就是令扒手闻风丧胆的反扒尖兵——便衣民警。


据东城警方介绍,自2月下旬以来,东城警方已抓获33名扒手,而其中在王府井大街上落网的人数几乎占到一半,靠的就是这支拥有“火眼金睛”的便衣打扒队伍。


报警不到20分钟扒手落网

3月中旬的傍晚,天气仍有些微凉,但繁华的王府井小吃街上依旧热闹非凡。王府井大街派出所的反扒民警,身着便衣游弋在拥挤人群中。隐藏在轻松自然的面部表情之下的,是便衣民警们刻意压制的悸动又紧张的内心,因为就在五分钟前他们接到派出所指挥中心的报警,一名游客在小吃街里手机被人偷了。


根据汇聚来的警情线索,游客当时刚刚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入衣兜,站在一家摊位旁几串羊肉串下肚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兜里已空空如也。


既要搜寻可疑的作案者,又不能动作太大打草惊蛇,便衣民警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目光却在小吃街的人群中扫视。就在这时便衣民警发现了举止异常的两人,他们并不像普通游客那样顺着人流行进,而且眼神也总在人群中闪烁漂移,但他俩视线汇集之处,却都是游客们随身携带的财物。“长期干反扒的都明白,贼也挂相,他们在人群中扫活儿,同时警惕性也极强,有时便衣民警和他们一旦对视,对方便立即收手。”王府井大街派出所打扒民警曹雪松说,“干多了就会知道,他们的眼神和正常人绝对不一样。”


于是,便衣民警悄无声息地跟踪在两人身后,等待两人再次作案时人赃并获。几分钟后,就在两人正在掏另外一个游客的挎包时,便衣民警一拥而上将两人擒获。民警看看时间,此事距离第一位事主报警还不到20分钟。贪心的扒手在刚刚偷到第一部手机之后,也并没有收手的意思,而是选择在短时间里继续铤而走险。


然而,直到两人被带入审讯室,一件让老曹始料不及的事情却发生了。在搜查中民警并没有发现第一位事主丢失的手机,两人也并不愿承认自己与第一起扒窃案有关。老曹敏锐地意识到,这两人肯定还有同伙,来不及等待他立即部署民警继续在王府井大街搜索。终于,在新东安商场,一名扒手在作案时被民警擒获,那部被盗的手机也终于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至此,这一团伙的三个扒手在不到1小时均被抓获。

便衣专项行动擒胆大蟊贼

东城区历史文化悠久,旅游景点和商圈星罗棋布,大量游客的涌入,也让不法分子有了可乘之机。随着天气回暖逐渐进入旅游旺季,为了彻底整治辖区治安环境,自2月下旬,东城警方就对扒窃形成了一种高压态势。2月17日起,东城公安分局启动百警百日便衣打击专项工作,分局成立专项工作领导小组,由刑侦支队主责,会同分局各职能部门组成,便衣打击人员自局属派出所抽调共计120人,分批次、分时段投入重点地区开展工作。


此次专项行动,以永外百荣、崇文门新世界、北新桥莱福士三个商圈为主攻战场,辐射覆盖前门、王府井、朝阳门等商业、写字楼集中的区域,以及协和医院、同仁医院等重点单位,全面出击,重点攻艰,以打击扒窃犯罪牵动全局加强对街头高发案件的高压控制和主动打击的意识与能力,遏制侵财案件的发生,进一步巩固东城各个地区的治安秩序。北青报记者从警方获悉,截至4月5日,东城共抓获扒窃类的违法嫌疑人33人,破案43起,刑事拘留26人。


在这场行动中,王府井大街派出所根据行动的部署,加大警力对重点地区、重点时间段进行打击,同时也依据警情的变化随时调整警力的部署。如今,一旦接到扒窃报案,王府井大街派出所会立刻分析嫌疑人可能离开的路线进行设卡布控。就在3月初,一名嫌疑人在发案5分钟后就被便衣民警抓获。

最爱看到失而复得的表情

在警匪大片中,抓捕嫌犯的激烈程度让观众也为之紧张,而便衣民警的工作看似平常,却也充满着挑战和危险。


曹雪松入行十几年,他还记得最开始跟着师傅学抓人时,每天在外边跑十几个小时,脚上一开始磨出了好多个泡,晚上挑破了拿绷带缠上第二天继续跟。嫌疑人可能在暂住地睡觉,下午才出门,但民警可能早上7点就已经在人家门口蹲守布控了。


体力上的比拼靠勇气和坚持,但跟嫌疑人斗智,还要靠时机和经验。曹雪松说,贼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仗义的,有无赖的,有笨的,有聪明的,正如电影《天下无贼》里形形色色的“贼”一样。扒手和正常人的视线是不一样的,正常人往前看,往商品上看,而贼是往人身上看,往包上、裤兜上看。聪明的贼到商场溜一圈不偷,他需要观察,看有没有可疑的人,偷之前回头看一眼身后有没有人才会决定是否下手。便衣民警最担心的就是和这种嫌疑人“对上眼”,而能对上眼的那都是聪明的贼。


一开始,跟踪嫌疑人,看他们偷的时候,曹雪松其实比他们还紧张。现在干了十几年了,曹雪松不再紧张了,但是仍然觉得抓贼是个很兴奋的事,当事主拿回被偷的手机、钱包,感受他们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同事在一块讨论贼是怎么抓到的时刻,这便是曹雪松最简单又朴素的快乐之源。


3月份,曹雪松带领探组抓获了12名嫌疑人,多年来,打扒经验丰富的他仍在不停总结经验——案件为什么会发生、明天警力如何安排、下一步防范重点是什么。曹雪松说,所有的一切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贼只要在王府井没走或者再来,一定会把他抓获归案。

解锁更多精彩内容

  • 本期编辑:木    易  

  • 文        字: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