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香椿时

学国学网 2018-01-27 16:11:01


昨天,侄子从老家回来,给我捎来一把家里的香椿芽。今天下班后,趁回家早点,打算给儿子做道家乡菜。


不同于菜市场卖的香椿芽,老家的香椿芽要硕大的多,枝条看起来像已经长老的,但其实鲜嫩无比,因为这确实是老家院子里的老香椿树上长的第一茬香椿芽,而市场上卖的更多是大棚里养殖的,基因差远了。





将冲洗干净的香椿芽用开水焯一下,随后放冷水里,捞起凉干后切成末,放进大碗里。


然后往碗里打四个鸡蛋,放少许盐,搅拌均匀,备用。等锅里的油七成热后,放入葱花,闻到葱花香味,将鸡蛋香椿糊糊倒入锅中,翻炒至鸡蛋呈金黄色后,出锅。


于是,一盘香味四溢充满农家风情的北方名菜——香椿炒鸡蛋,出炉了!






在儿子赞不绝口的肯定声中,顷刻间,菜尽盘空。


其实吧,以前我对香椿没啥感觉,因为在老家它太普通了,我家后院里就有好几棵香椿树,当年我在老家时嫌多,还砍掉几棵。


2002年,来北京后,最初住在邮电大学,有次发现楼下有人争吵,一打听才知道,是因为有一家嫌另一家摘了他家的香椿芽而愤怒,我这才知道在北京,香椿芽的珍贵,有次去市场买菜时特意问了一下。天!按两卖,一两七块!


后来我发现,因摘别人家香椿芽而被指责的那位邻居,也在楼下找了块空地种了两棵小香椿树苗,还用砖、树枝拦起来,定期浇水,时时关照,看架势,大有一朝香椿丰收时,笑看邻里众小儿的架势,而这位邻居当时据说已退休三四年了。





从那以后,不知道我是因为认识到香椿芽的珍贵,还是因为年长口味转变的原因,竟然开始喜欢上了这一口,可喜欢归喜欢,一年到头也吃不上一次。


因为:老家太远,北京太贵。


后来,我儿子出生时,我家老太太来帮忙。和善质朴的老太太,来到大北京也没有什么不适,不久,就和院里的退休老干部、老教授们熟识起来,经常一起在楼下唠嗑拉家常。


有一次,老太太回家说:这还都吃国粮的、有学问的,咋都恁小气!我赶忙问怎么了。老太太说,四号楼一层那个张教授和四层的李处长吵起来了,因为香椿芽!我说娘嘞,你以为是咱老家啊,隔墙二婶子三大娘不是找你借棵葱就是舀盆面从来不用还,咱们树上长得香椿芽谁来串门谁采一把。这里可是城里!是北京!这里的香椿芽比肉贵几倍!


儿子上幼儿园后,老太太回老家了,每年香椿芽长出来后,都把第一茬给我留一些,我没空回去她就让人捎来,要不她就腌起来,等我回去后再带回北京。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买过香椿芽,因为我家的冰箱里常年有一罐腌制的香椿芽……





子曾曰过: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当今中国,为了梦想,有多少像我们这样辞别老母辗转四方的呢?又有多少人儿深夜无眠思念故园里的点点滴滴呢?


但好在家中还有老母牵挂的目光,还有种种令我们难以割舍的故乡风物,即便飞得再高再远我们心始终没有远离那片热土。


望着吃饱喝足满意而去的儿子和眼前一空的杯盘,不觉释然。又是一年香椿时……


我不是尚书

又是一年香椿时,又是一年思乡情







责任编辑:尚书(微信号:xgxw01)

⊙转载事项:标明原创的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或联系尚书

⊙投稿邮箱:909036475@qq.com


※下拉屏幕参与文章留言